2017.01.20【政經看民視】曹長青:大膽強硬川普就職,更比照出蔡英文的軟弱

(Visited 806 times, 1 visits today)

2 comments

  1. 曹老師,您好:我是您的忠實觀眾,我現在台灣近兩個月,對於那些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傢伙我和您有同感,擒賊先擒王,要先從孫中山開始,國民黨把這個始亂終棄,言而無信,一肚子壞主意的二流子美化了,神話了,我們要剷除孫中山這條害人蟲,他是一個罄竹難書魔鬼。我祖父是中華民國民選曹錕大總統,他是憲政民主領軍人物, 他頒布了中華民國第一部憲法,他是一位偉大的民族大英雄。孫中山國民黨為了篡權,勾結倒戈將軍馮玉祥,蘇俄,搞了北京政變,他們不斷地布局,破壞,最終摧毀了中華民國憲政民主國體。我手裡有充分的史料證明我祖父是人民一票一票通過選舉,當選成為中華民國民選大總統的,我祖父480票當選,孫中山18票落敗,說明人民擁護憲政民主,反對孫文一黨獨裁的暴力革命。如果您需要史料我可以向您提供。我是美國公民,我還要在台停留一個月,我現在告國民黨損毀我祖父的名譽,不久將上法庭, 希望我們並肩作戰。下面有一篇哈佛辛亥革命百年論壇袁偉時的一篇演講:是觀察中國問題,必須拋棄革命史觀,不要有片面的革命史觀,因為它歪曲歷史,人為製造革命對象。19世紀中國人自己摧殘了一億多人,兩千多萬死於戰爭,三十萬死於南京大屠殺,七八千萬非正常死亡,主要是中國人自己摧殘自己。20世紀繼續摧殘了一億多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也是中國人自己摧殘自己。
    革命史觀就是要製造革命的敵人,第一個就將北洋政府妖魔化,說成革命對象。任何一個國家政府都有他的成長階段,辛亥革命政治上的成果是三權分立,言論自由。從1912年到1926年北洋政府都在堅持和挽救三權分立的統治。1927年國民黨建立政權,那是黨國體制,因此歷史進入另外一個階段。
    究竟北洋政府作了什麼,1921年到1922年華盛頓會議以後,劃分勢力範圍的時期過去了,中國的外交發起了劃時代的變化,北洋政府開啟了收回主權的階段。在過去的意識形態下,從國民黨建立黨國開始,就有意識神話自己,利用政權的力量來美化自己,醜化政治對手。北洋政府為什麼就應該認為是應該是被打倒的政府?反過來,它對孫中山和他自己的施政就加以美化,而且現在還在神話。所以如果不澄清歷史事實,將來會犯同樣的錯誤,不能不從中吸取教訓!
    1939年國民黨把孫中山推捧為國父,把它的著作作為憲法是極其荒唐的。辛亥革命是三種力量共同努力的結果,不能歸功孫中山一人,辛亥革命建立民國以後孫中山作了的許多事都是錯誤的,對這些錯誤很多人現在還在歌頌。首先以建立民國制定“臨時約法”就是極大的錯誤。從程序上就是錯誤的。1912年2月12日清朝下令退位,15日袁世凱宣誓出任第二任臨時大總統,就在這個時候,孫中山匆匆忙忙制定了臨時約法,意圖在哪?就是想讓袁世凱變為虛位的元首,綁住袁世凱的手腳,將實際的權力掌握在內閣手上,國民黨要將戰場上打不過,取不回來,在談判桌上,在法理上,在民心上也得不到的東西通過制定一個“約法”奪回來,甚至產生很多計劃,暗殺許多人包括國民黨本身的人,國民黨認為是敵人的人,張繼準備暗殺袁世凱。
    這麼一件大事竟不讓當選總統和擁有半壁江山實力最強的北洋派參與。程序上就是錯誤的。這個文件不是由已經宣誓就職的第二任臨時大總統袁世凱簽署公布,而是由已經下台的孫文簽署頒布,世界制憲史上罕有其匹。這個臨時約法從內容上講是不符合現代政治要求的內閣制,行政系統沒有解散議會的權利,議會也沒有投票通過那個新立案權利,沒有制定公民的保障權,沒有憲法解釋權,議員腐化嚴重,最高表現是賄選曹錕,這是國民黨革命派議員控制下的議員乾的事。整個政治混亂,其根源就在“臨時約法”。
    國民黨孫中山發動的三次戰爭都是錯誤的。二次革命應通過司法解決,國民黨內部說“現在發起戰爭是沒法取勝的”孫中山堅決不聽說:“說誰檔你指揮就幹掉他”。護法戰爭它幹了許多壞事。北伐戰爭,當時正是全國聯省自治,正處在成敗的關鍵時刻,在蘇聯的支持下就是要北伐戰爭,孫中山要武力統一中國。結果就是建立國民黨的黨國統治,所有摧毀辛亥革命的措施都是從廣州開始。建立大元帥府,改組國民黨,禁止言論自由,這是辛亥革命的最大成果,廣東民國日報也不例外受摧殘。三權分立的體制也被摧毀,1924年1月孫中山下令撤掉廣東大理院院長趙士北的職務,大理院是廣州的最高法院,他堅持司法獨立,孫中山說他跟黨化司法不相符。教育搞黨化教育,廣州大學,黃埔軍校說成文武兩學堂,是他的功績。在國民黨內部凡是反對他的開除,那樣一個體制,然後推廣到全國。
    為什麼孫中山會幹出這些事,認真研究他的思想就有問題了,從他上書李鴻章的時候,他的思想就沒有達到時代應有的高度,跟當時的先進思想比較起來差一大節,比如跟鄭觀應的“盛世危言”比較,趕不上那個水平。建立同盟會開始就有我就是黨,國家那樣的思想,黃興等提意見都是具體的意見,孫中山說:“別提了同盟會解散了,我是同盟會總理,我籌來的款,我說怎麼用不應受到你們牽制”這就可以看出他“我就是黨”。在一九一四年中華革命黨要向他宣誓,並說:“非中華革命黨,在革命時期不享有公民權利”。那樣一個小團體你有什麼權力把四億中國人民都排除在外,荒唐透頂。這些則是受蘇聯影響以前的事。孫中山有許多幫派朋友和背景,如紅邦,他的職務是紅棍,具有中國傳統幫派專制思想。國民黨改組以後,在黨章里居然寫到“總理孫中山對中央執行委員會決議有最後決定權”。對現代政黨不了解,對現代政治不了解。
    很值得重視的是澳大利亞黃毅和教授《三十歲以前的孫中山》在孫中山的心目中政府是什麼樣的,是殖民地香港那種總督治理下的,總督管理一切,立法會議,司法,等都是輔助性的。沒有三權分立。在他的腦袋裡就是這樣,他根本不懂三權分立,相互制約,從臨時政府剛成立就顯現出來,當他出任臨時大總統時,他堅決反對內閣制,說“我們自己人當總統為什麼要牽制他”,說這種話非常幼稚。當議會投票定都北京,孫非常不滿意,讓議會改南京,議會說;“行啊,你總統不同意,按照規定你寫咨文來,我們再議”,黃興說:“明天上午不改過來派兵把同盟會議員都綁起來,當時革命領袖就是這個水平。孫中山傳統的專制思想,在蘇聯的專政的社會主義影響,成為黨國體制,還要神化這樣一個領袖,批評他的錯誤有沒有道理,國民黨在這裡做了許多壞事!

  2. 從本質上來說,蔡英文的成長經歷與個性特點,決定了她是個好好先生式的循吏,缺乏大刀闊斧推動改革的領袖潛質。不要說與美國川普總統相提並論,單就執行力而言(指達成目標的程度),甚至連中國的一些政治人物都不如,比如胡耀邦要重新評價毛澤東與毛澤東思想,結束文革體制,推行市場經濟。其難度與曹先生提到的,蔡英文政府面對的,如年金改革,司法改革等改革,當然有天壤之別。當年中國支持文革體制的人大有人在,胡上面還有特權分子加以壓制。年金改革的反對者,只有20萬軍公教人員,司法改革的反對者大約也只有3000名左右的恐龍法官。民進黨又全面執政,蔡總統背後又沒有太上皇,為什麼改革效果如此之差。談兩個原因,一是人員任用。進行根本變革,核心幹將當然要在理念上與既得利益集團大相徑庭,台灣現有的司法系統已經是千瘡百孔,你還拿這幫人來主導改革,會有效果嗎?中國男足打不過只有100萬人口的小國——卡塔爾組成的足球隊,連中國的足協主席蔡振華,都知道要引進意大利的冠軍教頭裡皮,讓原來的教練“下課”,我們要向蔡總統剴切陳詞,近親繁殖是要生怪胎的。台灣司法系統現有的“教練員”是不及格的,必須“下課”,從外部引入更高水平的“教練”。第二是不知道聯合改革力量,打擊反改革力量。此種戰法蔣總統稱之為“聯甲倒乙”。老蔣總統固然對台灣人民犯有大量罪行,但是君子不因人費言,民進黨與台灣的改革力量,確實需要批判繼承國共兩黨的一些合理的運作手段,從而“師夷長技以制夷”。胡耀邦只消把文革中的各種冤案,四人幫犯下的罪行稍加公佈,結束文革路線就可輕鬆結束。蔣光頭只是把汪精衛與日本勾結的事實略加公佈(日本對台灣固然多有善政,但當年中日戰爭在中國搞死了2000萬中國人,也是事實啊),汪派力量就開始靠邊站。阿輝總統只是把野百合學運的代表善加撫慰,再釋放民進黨的若干前輩,大家把酒言歡,於是刑法一百條,戒嚴條例,萬年國代等等前朝惡政,就“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了。從這些道理出發,我認為,民進黨應該積極推動,比如可以利用民間力量,集中公佈恐龍法官的一些惡行,把它們拍成短片,利用互聯網,社交媒體等平台廣為傳播。發動一些群眾集會,聲討軍公教人員的自肥條款(像他們的利率有18%,台灣現在經濟成長率有多少啊,這樣做事赤裸裸地搶後人的錢啊),又或是針對司法制度發出抨擊,清晰傳播主要的訴求,如電視直播,引入陪審團制度,引入法官退場機制等等。開會是沒有用的,有了大規模的群眾集會,傳達訴求,特權分子清楚看到多數人不站在他們這一邊時,執政黨再善加引導,問題自然迎刃而解,就可以“從大亂當中求大治”了。
    但是蔡英文好好先生的特點,老是怕得罪人,希望討好所有人的特點,很可能只是搞些小修小補的事情。形勢一片大好,執政卻鮮有亮點,這才是台灣2300萬同胞與全世界所有熱愛公平正義的人士的悲哀。難怪長青先生要在節目中對其疾言厲色,當頭棒喝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