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奧巴馬謀殺黑人!

美國共和黨代表大會,正式提名了川普為總統候選人。為了打敗民主黨的左瘋候選人希拉里,很多非常不情願支持川普的共和黨領袖,也只得在“兩害相全取其輕”下支持川普。他們的最主要理由是,川普起碼不會任命左派做最高法院大法官(目前因一名保守派法官去世而出現空缺)。如果大法官中左派佔多數,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確立的“人民擁有槍枝權”就受到威脅。

共和黨代表大會不僅正式提名總統候選人,也是一次政要名流的宣講大會,不僅比口才,比人氣,更是比政見,比誰的話最引起與會代表們的共鳴。

在迄今為止的代表大會上,最受聽眾歡迎的,不是川普的模特妻子講話,也不是他的兒女們,而是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因他口無遮攔、針鋒相對地痛批政治正確,清晰、明確地高聲喊出:“黑人的命重要”運動(black live matters)是種族主義!

朱利安尼鏗鏘有力,激情四溢地喊道:難道白人的命、西裔的命、其他族裔的命不重要嗎?!只是強調哪一個族裔的命是重要的,實質上是種族主義。其實再往深層里說,這個“黑人的命重要”口號簡直是自我作踐,等於說:我也是人!

八年前以白人為代表的多數美國人選擇奧巴馬做總統的時候,一個重要的原因和共同的願望,是能藉此縮小黑白對立,抹掉黑白撕裂的傷痕。沒想到過去八年卻成了過去幾十年(起碼我在美國的28年中)黑白對立最嚴重、衝突最激烈的。

川普這個痞氣十足的商人,之所以能出乎絕大多數選情專家意料地當上共和黨候選人,實在是托奧巴馬的“福”。因為奧巴馬政府給美國人民帶來了極大的不安全感,導致相當一大批人實在受不了! 在“痞子(川普)”和“騙子(希拉里)”之間,很多人寧可選一個“非君子”,也不再向“政治正確”妥協。

川普和希拉里的對決,其優勢主要就是這兩點:

一是更多美國人民認為自己國家(自身)安全最重要。在佛州奧蘭多槍擊案後,川普的民調上升了5個百分點。最近法國的恐怖分子卡車襲擊案(造成80多人遇難,幾百人受傷),德國的阿富汗難民屠殺火車乘客案等,都更引起美國民眾的擔憂,更提升了“國家安全問題” 在本次大選中的重要性。所以在移民問題上立場強硬,提出暫停接收敘利亞難民的川普,一定會比仍要接收敘利亞難民的希拉里更能贏得選票。有專家預測,如果大選前再發生幾次恐怖襲擊案,川普就一定當選。

二是美國內部的黑白問題急劇惡化。為什麼多數美國人對“黑人的命重要”運動嚴重反感?因為它掩蓋黑人問題的真相,轉移問題焦點,煽動族裔對立。

作為總統的奧巴馬,在電視講話中強調,黑人被警察拘捕、槍擊致死的數量多於白人,說黑人遇難人數是白人的二點五倍,但他刻意迴避的事實是:黑人的犯罪率是白人的七倍!據美國聯邦調查局的報告,在美國的強姦和性侵犯罪分子中,黑人是亞裔的32倍!

黑人被警察槍殺,其中不當的部分,絕大多數都是誤判、誤殺,最後經陪審員審理,當事人的警察被判無罪。美國是法治國家,必須尊重陪審員作出的裁決,他們經過長期審理,掌握和知道的涉案資料最多最詳細,所以他們最有資格做出判斷,而不是善於用捕風捉影、煽動種族對立的左派媒體。

對曾經槍殺了黑人的當事人警察的法律審理結論證明,沒有任何一個警察,僅僅因為對方是黑人,就故意開槍打死他!所以,現在美國黑人和警察的衝突,主要是犯罪率問題,而不是膚色問題。是因為黑人犯罪率太高,才導致了他們跟警察的的更多衝突,以至不斷發生惡性事件。警察多是為自衛而開槍,導致悲劇發生。

解決這個問題的出路絕不僅是警察需要提高專業訓練(避免誤判對方是掏槍),更需要黑人群體,尤其是黑人知識分子,停止利用這類事件煽動黑白對立、黑人跟警察的對立;在致力降低黑人犯罪率的同時,也要普及強化黑人族裔的法治觀念,在遭遇警察時,要服從警察(所代表的公權力),如果認為有不公平,應法庭(法治)解決,而不是跟警察直接公開衝突。一位芝加哥的華裔警察說,他們受的訓練是,當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時,他們有權開槍自衛,而且一旦開槍,必須擊中對方要害,以保護自己。

但奧巴馬和大多數黑人領袖,總是強調黑人在美國受到的歧視,永遠不忘用皮膚的顏色,來掩蓋 “行為的對錯”這個真正的問題。這種做法既違背美國的真實,更對黑人狀況的改變絕無益處。

實際上黑人在美國的地位和待遇,是歷史以來最好的。美國黑人在教育、就業、住房等多方面,都從政府(從聯邦、州、地方)的政策性規定得到平等機會,更由於《黑人照顧法案》(即平權法案)而得到特別優待。例如政府照顧房(房價遠低於市場價)很多都是黑人獲得。在就業和入學上,即使考分或程度相同,但由於“黑人照顧法案”,黑人卻被優先錄取和僱用,即使黑人分數比白人低,有的大學也寧要黑人、拒絕白人。現在亞裔也遭到這種因照顧優待黑人,雖然高分,卻被拒絕的情形。這等於黑人不僅獲得平等,甚至獲得了“特權”,給其它族裔帶來“不平等”。

專門研究族裔平等問題的華盛頓民間機構“平等機會中心”主席、知名的西裔學者琳達.查韋絲(Linda Chavez)幾年前就在“讓我們對種族問題儘可能誠實地對話”專文中用數字證明,黑人在美國的地位空前提高。例如25%以上的黑人現在是管理層人員或專業人士;三分之一以上的黑人家庭,年薪愈五萬美元;近半數的黑人擁有自己的住房;27%的黑人夫婦,家庭年入七萬五千美元以上。

查韋絲文章說,美國過去幾十年的所有關於種族的民調,白人對黑人有“不好感”(unfavorable)的只有10%。2007年美國知名的Pew研究中心做的民調,“不好感”降至8%。這個數字遠低於黑人對自己族群的“不好感”比例。

但另一個事實是,黑人青少年犯罪率很高,從學校退學又很多。它不是什麼種族歧視或白人政府造成的,它和黑人的不重視“家庭價值”、大量婚外生子、黑人男子不負責任,以及黑人的“受害者心理”有直接的關係。

40年前,有25%的美國黑人婚外生子,在當時已是令人震驚的比例。可到了1980年,這個數字增長了一倍。而現在美國黑人的婚外生育率高達70%(亞裔的婚外孩子比例不到5%)。據最新的統計,在當今美國15到25歲的黑人女性中,未婚生了孩子的高達75%!也就是說,每四個黑人孩子,有三個沒有父親。

孩子的心靈和德育成長,很大程度取決於父母家教。可是絕大多數黑人家庭對孩子都缺乏家教。孩子在沒有父親的環境下成長,本身就帶來心理等問題,另外由於是單親家庭,再加上經濟壓力等,都導致對孩子缺乏管教的精力和能力,而很多黑人又生好多孩子,更雪上加霜。黑人要這麼多孩子,又和福利制度有關:人頭多,就可領到更多福利。如有二、三個孩子,母親就基本不需要工作,可以靠福利維持基本的生活。

最近有個華人餐館老闆告訴我,他們餐館的黑人員工說,很多單親母親並不是沒有男人,而是為了領福利,不辦結婚手續。因為單身(帶幾個孩子),就可拿到政府更多的福利,很多還可以根本就不用交任何稅。

奧巴馬和黑人領袖們,一再強化黑人的“受害者心理”,煽動黑人鬧事,用示威遊行,打砸搶(在密蘇里州弗格森小鎮的黑人燒毀華人餐館等),甚至公開殺害華裔警察(在紐約),殺害五名白人警察(在達拉斯)等等。這在本質上是謀殺黑人,先謀殺他們的正向的思維,再謀殺他們健康的心理,最後導致犯罪、跟警察衝突而被打死。

所以,慫恿不健康的受害者心態、煽動種族對立、刺激黑人跟警察對立的奧巴馬總統和他的左派啦啦隊,才是謀殺黑人的真正兇手!

2016年7月20日於美國

(Visited 2,916 times, 1 visits today)

12 comments

  1. 在留言處發言可只留名字(真名、筆名、匿名均可) 。是否留電子信箱請隨意, Email 和 Website 處可空白。支持和反對意見均會在稍後顯示出來,只有人身攻擊語言會被過濾掉。歡迎參與發言。

  2. 美國許多的黑人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當時解放黑奴的政黨是共和黨不是民主黨. 民主黨是恨不得將黑人當成奴隸的. BLM的確是種族主義, 是恐怖組織. 就跟KKK一樣 只允許一種色種的存在.
    之前還有BLM的人說All Live Matters這句話是針對黑人的種族歧視, 這真的是自我做賤不求長進的一直把自己當成受害人.

  3. 共和黨籍黑人例如ben carson ,condoleeza rice等等才是黑人的希望和搒樣,可惜liberal 控制的media絕不會說成這樣。

  4. 但是曹先生應該明白,美國實現種族主義政策有近150年的歷史,這回導致長期的後遺症,雖然今天美國早已沒有種族主義歧視政策,但是以前導致的黑人缺乏長期的教育和財富積累等等後遺症,依然使得黑人無法取得同一起跑線上,因此儘管目前規則平等了,但是起跑線不平等。
    一個政府錯誤政策會導致後遺症,而且世界越長後遺症越嚴重,需要時間去逐漸彌補。
    專制統治導致專制後遺症,即使走向民主都會充滿戰亂和動蕩。
    對黑人的種族壓迫和其實完全違背美國立國之本,而且長達百年美國都是執行這種政策,導致大量,深遠的後遺症。
    黑人祖輩就是一代一代黑人社會最底層,奴隸和被歧視對象,因此其後代,缺乏財富和教育積累,而白人總體處數百年處於一個優越位置。
    移民們在本國也不是處於奴隸和缺乏教育地位,而且有承受艱辛的思想準備。
    而黑人一直就是如此生活在美國,而且以美國本土人自居,所以導致了黑人缺乏教育和財富積累。

    總之是美國當年的政治者,違背美國立國之本,實行長達百年多的種族壓迫制度,導致的後遺症,欠的債總總是要換的,要用時間和精力去彌補。因此美國精英階層認識必需政治正確的傾斜黑人,從而逐漸實現在同一起跑線上的平等。

  5. jiguang 先生, 我想一句古話也許能解決您的疑問,上帝的歸給上帝,凱撒的歸給凱撒。黑人如果有受到歧視,那是他們自身主體文化,和自身教養,智商等問題。你會歧視文質彬彬説話理智而親切的本 卡森醫生麽?可見這和膚色無關,我不管你是白是黑,你褲子穿在屁股上,指手畫腳,嘴裏F來F去,你就該被歧視。另外你所謂父債子償的論調更是毫無邏輯。前人歧視了黑人,我今天就要傾斜他彌補他?荒謬。

  6. 只說黑人犯罪率是白人的7倍不盡公允,要考慮黑人的人數只有白人的1/5不到。由此觀之,平均每犯罪人口,黑人被誤殺的機率還是比白人高很多很多。


    facts:
    1. 黑人犯罪率是白人的7倍
    2. 白人的人數是黑人的5.3倍
    3. 黑人被誤殺人數是白人的2倍。

    請問,平均每犯罪人,黑人被誤殺的機會是白人的幾倍? 1.88倍

  7. 天下沒幾個人只因為別人皮膚黑就歧視的,是因為他們那群人里太多犯罪、懶惰、態度惡劣,導致別人的成見。上面老海說的好,“你會歧視文質彬彬説話理智而親切的本 卡森醫生麽?” 像本卡森這樣文明、禮貌、有成就的黑人都被那些壞黑人給連累了。就像很多熱愛和平的穆斯林人,都被那些極端瘋狂的屠夫們給連累了。還像很多在全世界到處不文明禮貌的中國人把華人的形象給糟蹋了一樣。怪別人不尊重你的種族一點用都沒有,只有自己族群內的人痛罵,把大多數自己族內的人改造得像人樣,值得別人尊重,才是唯一出路。哭鬧要不來愛,打砸搶、殺人更要不來尊重!

  8. 老海 ,你的這套理論純粹是動物世界邏輯,整個世界歷史長河中的各種欺壓和歧視,都可被你這種歪理論正當化,純粹強權邏輯。你還一口一個上帝,按照你的這種邏輯,法利賽人把耶穌釘十字架,都是應該的。當年義和團壓迫基督徒也是合理。
    在古代時期,中東和非洲都有燦爛的文明,而歐洲白人還是野蠻人,按照你的那種簡單邏輯,是不是又可以說白人智商低呢?
    人類的歷史長河中,每個民族都有其輝煌和衰敗低谷歷程,這裡面的原因是複雜的,而且也不是永遠不變的,就像一個人歷程一樣,有的人年輕輝煌,有的中年輝煌,有的老年輝煌,而且還有的在不斷的成功,失敗的歷程中交替。
    所以如果一個中年成功人,傲慢的認為自己智商超越其他人,那隻能說明這個人是一個暫時獲得好的運氣的一個蠢蛋,簡單認為目前成功就是永永遠遠的成功。同樣一個人如果判斷目前一個種族取得優勢,就斷言這個種族高人一等,而處於落後的種族天生智力低下,那麼做出這種判斷人也是一個弱智水平。

    一個種族錯誤的違背自己的信仰和立國之本,壓制,歧視另一個種族近150年,在這150年的歷史進程,使得被歧視的種族一代一代蒙受屈辱和缺乏教育積累。難道僅僅通過數十年改變,就能如此迅速,完美的彌補這種錯誤帶來的深淵影響嗎
    一場文革十年,對於中國人造成多麼深淵影響。

    19世紀享譽世界的法國政治思想家,托克維爾在其巨著,論美國民主中對美國民主社會有高度評價,預言當時還很弱小的美國必將稱雄世界,但是同時對於美國黑奴制和後來廢奴後,美國隱藏的巨大危機也有相信分析,也就是認為對黑人奴役和歧視這種最初罪惡,反而會隨着黑人獲得自由之身,在未來帶來危機,作者甚至一度悲觀的認為兩個種族會有一個消滅另一個結束。
    作者同時也有一句名言,意思就是,美國的偉大並不是比其他國家更聰明,而是因為美國能夠修正自己錯誤。

    感謝上帝,應該說美國社會在黑人問題上形成強大的政治正確,其實也和美國主流社會和精英認識到,美國必須為以前錯誤的政策付出代價和買單和進行修正。美國儘管種族融合的道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美國獲得成就也是有目共睹的,廢除種族隔離50年來,非洲裔美國人的狀況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美國黑人巨星層出不窮,體育,藝術,軍界尤為突出,比世界其他所有國家的黑人取得總和還多,為美國的強大帶來動力,美國是政治,軍事,經濟,體育,文化的超級大國。美國軍隊黑人四星上將也大量出現,黑人在軍隊比例超過社會平均值,這隻多種族的訓練有素高科技軍隊,遠渡重洋,以世界上最快的衝擊速度和世界上最大的傷亡比懸殊比,極低的附帶傷亡,以精確閃擊戰,只用了21天,就推翻了一個地區強國的政權,樹立了新的戰爭標杆。

  9. 美國的種族融合還需要一段很長的路要走,還遠遠不夠。
    畢竟非洲裔美國人才剛剛起步50年,因此起點低,導致了缺乏必要的財富、特別是一代一代教育積累更是缺乏,一些非洲裔陷入了惡性循環,非洲裔單親母親較多,兒女一籮筐,許多非洲裔兒童自小就缺乏良好的教育環境,例如:許多女孩十五六歲就成了單親母親,其後,有生了一大堆孩子,靠福利生活,無法給自己的孩子提供良好的教育,自己本身就是不成熟的單親母親,如何能夠負責人的養育兒女呢?另外就是生活周邊環境也是充斥着犯罪和幫派暴力,因此陷入一代一代破罐子破摔的惡性循環。除非有非常潛質的孩子,才能通過超出別人好幾倍的付出努力,在這種混亂的環境中通過優異的學業等等考上大學擺脫這種環境,還有就是通過體育運動,轉入體育等行業,憑藉優越的身體素質,進入大學,擺脫這種環境。
    因此在非洲裔有時在社會形成一種臉譜化的歧視,這也對於非洲裔的發展是不利的。

    法國享譽世界的思想家和歷史學家托克維爾1835年的名言:“美國之偉大不在於她比其他國家更為聰明,而在於她有更多能力修補自己犯下的錯誤” 大家拭目以待,托克維爾曾經預言當年還很弱小的美國必然會稱霸世界,如今這個名言,我們也是拭目以待,看看非洲裔美國人在美國未來的發展能否突破瓶頸更上一層樓。

  10. 頭一次覺得曹科長言之有理。語言精準。前幾天找工作面試,老子花了半天時間給一西裔ceo解釋為什麼華人GMAT750上不了哈佛商學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