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美国的第四次重大选择

【作者注:这是10月20日我给台湾《看》杂志写的专栏,因无法确定两周后(11月3日)美国大选结果,所以宏观概括了美国的几次重大历史抉择及后果。】

这次美国大选空前激烈,两党都使出最大力气。因这次大选不仅对今后四年,更对美国未来具决定性影响!它的重要性可与之前美国几次重大转折点相比∶

美国最早一次决定性选择发生在建国初期。当时建国之父们对这个新生国家的方向、路线发生重大分歧。首任总统华盛顿、财政部长汉密尔顿等强烈主张走英国道路,即注重传统、法治、秩序、基督教信仰、道德等,要建立一个联邦政府主导的强大美国。而独立宣言和宪法起草人杰弗逊、麦迪森等则推崇法国式道路,要大鸣大放的所谓民主,倾心一揽子解决问题的革命(麦迪森比较温和,晚期杰弗逊朝向麦迪森)。

这是一个决定美国命运的选择!美国刚刚打了一场艰难的独立战争,华盛顿领导的大陆军如果没得到法国的直接军事帮助,打败英军是难以想像的,更别谈独立建国了。但令人惊奇的是,华盛顿和汉密尔顿等建国之父,并没有因为得到了法国援助就倾心法国模式、拒绝英国体制,反而独立后坚定明确地要走英国道路,借鉴英国的政治、经济和道德理念。他们的高瞻远瞩、不感情用事,强大的理性能力和精神,决定性地给美国带来辉煌的前景——今天美国在经济、军事等各方面的世界超强地位,都得益于当初华盛顿、汉密尔顿等人的智慧和勇敢的选择。

这里汉密尔顿起了重大作用。虽然他是财政部长,但当时华盛顿内阁只设国务卿(下属仅十几人)、财政部(近百人)等而已。汉密尔顿领导财政部,创建了关税、海关、债卷、中央银行、外贸、市场经济机制等。大权基本在财政部。汉密尔顿出生在英国海外属地,一度成为孤儿,在艰苦环境中成长,后来做海外船运商贸的会计等,对商业、经济、英国体制非常熟悉,他坚持借鉴英国模式,同时对法国大革命的践踏法治、秩序等深恶痛绝。他和杰弗逊们针锋相对,得到华盛顿的力挺,所以他们这派(美国最初的保守派)占上风。华盛顿领导大陆军打赢独立战争,尤其是在独立战争最艰难的阶段,是华盛顿独撑大局。他是美国人民心目中的绝对英雄,当时地位之崇高,杰弗逊们没法比。

华盛顿做了两届八年总统,第三届总统亚当斯也是保守派。这12年基本确立了美国的亲英体制。虽然后来杰弗逊和麦迪森都做了总统(两人各做八年),但他们也没有全盘推翻这种体制,主要有四个原因:一是他们对起草独立宣言、宪法等做出重大贡献,但比较善于纸上谈兵,不善政府具体管理和创建新体制,所以大体上只能延续前任。二是杰弗逊虽强调小政府、注重州权,但做了总统就知道联邦政府的重要。三是杰弗逊当总统后,法国大革命的残暴信息更多传到美国,也降低了他亲法、走法国大革命的热情。四是他和麦迪森都做了总统,当家就知柴米贵,不再热衷发动群众上街的所谓大民主和革命。所以,华盛顿和汉密尔顿当初确立的英式体制(当然更有美国自身的创新)就确立延续下来,这是他们的重大贡献,也是美国历史首次重大选择,选对了!

第二次重大选择是南北战争时期。除了解放黑奴之外,其实还有更深一层、也事关美国前途命运的选择:林肯的北方要走工业化强国之路,而倾心杰弗逊思路的南方想走田园风光的小农经济之路。

林肯则像华盛顿、汉密尔顿一样高瞻远瞩,认识到美国必须工业化。但以种植棉花为经济主体的南方分庭抗礼,不仅拒绝废除黑奴制,也拒绝接受工业化,甚至以要独立出去来威胁。最后通过一场南北战争,结束了分歧:工业化的北方击败了农业化的南方;自由经济理念打败了墨守成规的家族式田园经济。林肯要废除黑奴制,最根本着眼点,或者说理念根源,是要实现经济自由,他认为只有“自由”才能带来个人的经济独立、富有和尊严。作为首位共和党籍的总统(之前华盛顿、汉密尔顿的政党叫作联邦党),林肯坚信市场经济和自由的价值,他曾如此精辟阐述:

“你无法通过削弱强者来强化弱者。你无法通过摧毁大人物来帮助小人物。你无法通过榨干富人来致富穷人。你无法通过搞垮雇主来帮助雇员。你无法通过透支来摆脱困境。你无法通过借钱得到安稳。你无法通过剥夺人的动力和独立来塑造人格和勇气。你无法通过替别人做他们自己能够并应该做的事而真正帮助他们。”

林肯的上述言论非常清楚:他不是强调均贫富、反富仇富、阶级斗争,而是强调个人自立自强,靠个人的能力,自我的实现,发财致富。后来史学家评价说,“林肯决心拒绝、并最后击败黑奴制度,不是建立在种族平等的理念上,也不是抽象的人类尊严的理想,而是根基于他的信念:所有类型的自由,都始于经济自由。”

像第一位保守派总统华盛顿一样,第一位共和党籍总统林肯也是高瞻远瞩,为今天强大繁荣的美国奠定了坚实底座。

第三次重大选择发生在二战和冷战时代。左派民主党的罗斯福总统利用三十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而推行所谓新政(New Deal),其实就是全面走向社会主义,包括高税收、国有化、均贫富、建立社安保险等,政府从摇篮管到墓地。当时美国的个人最高所得税率竟然高达91%!等于勤劳者的财富都被政府强行高税收掠夺,然后进行财产二次分配,是效仿红色苏联和墨索里尼的意大利。

罗斯福打破建国先贤华盛顿的总统只做两届八年的不成文规矩,做到第四届(死在任期开始)。他死后国会立法限定为总统两届,就是防止“罗斯福第二”。

罗斯福死后,虽然美国经济复苏,但后来的共和党总统艾森豪威尔等没有强力对抗和改变“新政”。六十年左派民主党总统约翰逊更继续扩大政府,提出建造“大社会”(Great Society),其实就是强化罗斯福的新政,政府更要主导个人的经济命脉。

直到八十年代初共和党籍总统里根执政(两届八年),才强力回击“新政”,把个人最高所得税率一下砍去42个百分点,降至28%。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幅度减税!同时废除限制经济发展的陈规陋习,给企业松绑,并强调道德、基督信仰等。美国保守派大回潮,同时带来美国经济的强劲复苏。很多左派强调克林顿时代经济好,事实上那皆因里根的减税政策和砍掉有碍企业发展的政府限制,才有了随后长达110个月经济扩张(增长)期。

第四次重大选择,就发生在近年。黑人奥巴马当选总统后,全面走向社会主义,不仅增税、国有化、均贫富、大撒币高福利(领取福利者从2千多万暴增至近5千万,等于美国3.28亿人口中平均每6人就有1人领福利),还削减美军,外交妥协绥靖(奥巴马出访到处鞠躬)。而且,奥巴马执政8年,更煽动制造了严重的黑白族群对立;今天美国的黑命贵、安替法等打砸抢烧,都是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后遗症)。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人民愤怒了。在左媒甚至全球左派的围攻下,政治圈外的商人川普竟异军突起、胜选进入白宫!奥巴马可谓是川普的最大助选员,因为没有奥巴马的八年糟蹋美国,就没有“外人”川普进入白宫的可能。川普誓言抽干政治沼泽,把美国还给人民!四年执政下来,无数美国人民被川普的改革勇气、魄力、兑现竞选承诺的政绩所感动、振奋。而民主党也空前恐惧川普再做四年,因为他会使美国更进一步扬弃左派热衷的社会主义。所以这场大选,成为美国历史上的又一次(以我的总结是第四次)重大历史选择。

川普赢了,将再塑“川普的美国”,即延续华盛顿、林肯、里根以来的宪法精神至上的传统美国。拜登赢了,美国将走向热衷法国大革命(今天就是黑命贵、安替法)、以民主名义和革命口号摧毁传统价值和体制、左派主宰的美国。有人把今天的选择概括为:是选择传统的伟大美国,还是“非美国”。

美国这个国家的伟大不是偶然。从历史上美国几次重大的决定性选择都可以看出,美国建国先贤、杰出的政治家,尤其是美国人民,虽不断面临坎坷和艰难的抉择,也多次因错误而重创,但挫折之后,总能用智慧的选择来纠正。今天美国再次冲到一个十字路口,这次的选择结果意味着什么?

2020年10月20日于美国

——原载台湾《看》杂志2020年11月号(11月5日出版上市)

曹长青脸书:https://www.facebook.com/%E6%9B%B9%E9%95%B7%E9%9D%92-218812861516992/

曹长青推特: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长青网站:https://caochangqing.com/gb/index.php?dispmode=0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