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智官:華人盧比奧、克魯茲在哪裡?

盧比奧,大名鼎鼎,美國佛羅里達州參議員,新任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代理主席,還兼任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主席。他在其位謀其政,傾力支持中國人民抗共爭自由事業,在國會中提出大量相關議案,僅去年就參與制定或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新疆人權政策法案》《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還推動禁止美國退休基金購買中國證券、將中資公司剔出美國交易所上市名單、收緊對中國輸出敏感科技等議案。盧比奧由此贏得了追求民主的海內外華人的尊敬,也因此成為中共的眼中釘,被污衊為“反華急先鋒”,並被列入禁止入境中國的黑名單。這是中共對他的最大褒獎,證明他不愧為逃離卡斯特羅政權的流亡者後代。

無獨有偶,另一位德州參議員克魯茲也是古巴流亡者後代,也同樣十分關注中國人權,堅定支持台灣、香港、西藏、新疆對抗中共打壓,去年親臨香港了解反送中活動,還去台灣參加了雙十節。

如同所有共產國家,卡斯特羅建立的古巴也推行一系列暴政:沒收私有財產,取消言論出版自由,鎮壓異見人士,關押政治犯……但相比暴君毛澤東治下害死八千萬人的中國,古巴可以說是“溫和”極權,至少沒無休止地搞政治運動,沒發生餓死人的大饑荒,還因實現有效的全民醫療和普及教育而受到世界肯定。

連這樣的古巴都“培養”出反共鬥士盧比奧和克魯茲,那麼海外華人理應出更多盧比奧、克魯茲吧?故此,有人追尋,華人盧比奧、克魯茲在哪裡?

眾所周知,華裔在美歐等西方國家參政的不乏其人,當上各國家或地方議會議員的政治家也不鮮見,但我們不僅看不到盧比奧和克魯茲這樣的人,反倒見識了不少身在曹營心在漢的愛(中)國者。僅去年就沒少曝出醜聞:香港出生的澳州首位華人眾議員廖嬋娥,曾經是中共統戰機構成員,至今還和中共暗通款曲;瑞典納卡市議員劉芳被所在的黨開除,因她在與中共相關的組織里擔任重要職務。當然,最能比照盧比奧和克魯茲的是美國現任交通部長趙小蘭和眾議員趙美心。

幾年前偶然看到趙小蘭在中國演講的視頻,內容是她在美國如何獲得成功的勵志故事,聽了很不是滋味。她對生活在專制社會的聽眾不宣講美國的自由民主價值,也不講美國的多元化讓她當上勞工部長,反而如所有“衣錦還鄉”的海外華人,俗套地講自己孩童時期在美國遭受的“種族歧視”,卻把自己的成功歸功於父母傳授的中國文化。她曾說父親“讓我了解自己的根、祖先、文化和歷史,在我們心靈深處種下熱愛中國的種子,並以身為華裔而自豪。”演講最後,趙小蘭把她父親趙錫成請出來介紹給聽眾。

趙錫成1949在上海交大畢業後進入航運工作,因國共內戰逃亡台灣,一九五八年赴美國學習,後來在美國建立航運公司成為“船王”。趙錫成理應知道民國時代的船王盧作孚,國共內戰時他棄國民黨而支持共產黨,最後拒絕去台灣做“交通部長”而留在大陸。1952年盧作孚因不堪共產黨的整肅而自殺身亡。趙錫成應該清楚,如果自己留在中國,根本不可能成為“船王”,即使成了也一定是第二個盧作孚。

趙小蘭61年移居美國,因父親的關係應該對中共有清晰的認識,也應明白,她若生活在大陸必定是政治或經濟賤民,想當部長是天方夜譚。趙小蘭的身世類似盧比奧,按理,她該比盧比奧更加痛恨中共暴政。事實卻完全相反,至今她從沒發表過任何批判中共的言行,也從不為中國的自由人權事業說話,反而跟隨父親忙不迭地攀附中共權貴。

趙錫成開始中美造船和航運業務後,與江澤民搭上交大同窗的“私誼友情”,趙小蘭竟稱江澤明為“世伯”。父女倆還多次受到朱鎔基、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等中共寡頭的接見和嘉勉。趙錫成借用這些關係發展業務牟利賺錢,同時,用大量金錢支持趙小蘭丈夫麥康奈爾競選連任參議員。所以,投桃報李,麥康奈爾在參議院中屬“親中”派,一直主張發展對華貿易及軍售。時下,麥康奈爾作為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在對華政策上也始終保持溫和。

美國首位華裔女眾議員趙美心的“愛(中)國”熱情比趙小蘭更有過之。她在擔任蒙特利公園市長和當選國會議員後,也是“光宗耀祖”地多次回大陸父母故里省親。她在當地參觀華僑博物館時,同樣不講美國的好處,也是矯情地強調華僑在美國承受的苦難和盤剝,卻不指出為何中國人甘願去美國受“盤剝”,而且至今仍然冒着生命危險前赴後繼?最荒唐的是,去年中共建政七十周年,趙美心竟然參加蒙特利公園市升五星紅旗的儀式,不知她愛的是哪一國,這樣的人又是如何當上美國國會議員的?

盧比奧和克魯茲秉持堅定的反共立場,除了對古巴真相的了解,肯定還受了父輩的影響,因為在邁阿密的約120萬古巴人中,反共人士約佔100萬,卡斯特羅去世時,邁阿密的古巴人徹夜狂歡,這就是盧比奧能夠當選參議員的基礎。

如果說盧比奧和克魯茲是古巴移民的代表,那麼趙小蘭和趙美心等人就是華人移民的代表。與邁阿密的古巴移民不同,在海外的華人移民多數是愛(中)國者。所以我們經常看到這樣的奇觀,當民運人士、法輪功修鍊者、藏人、維吾爾人等抗議來訪的中共領導人時,中共使館就授意同鄉會之類的愛國社團組織龐大的隊伍,打着愛國擁共的旗號與抗議者對陣。

近日又有兩位這樣的華人出了大名。

一位是推特新任獨立董事70後的李飛飛。她是隸屬中共統戰部的歐美同學會成員,曾入選“2017年度中國留學人員50人榜單”,最近推特註銷反共人士的自媒體賬號都與她有關。另一位是CBS的華裔女記者80後的蔣為佳。前不久,她在白宮記者會上無視中國隱瞞疫情的問題,卻用美國疫情刁難川普而被憤怒地懟回去。李飛飛十六歲來美,蔣為佳2歲來美國,讓人不由揣測,她們的愛(中)國反美熱情是否得自父母?

更可惡的是吃美國肉砸美國鍋的華裔“美奸”。近年,FBI逮捕了不少在美從事科研的華人間諜,不少人是中國“千人計劃”的成員。他們竊取在美國參與研究的尖端技術和科研成果“報效祖國”,然後在國內大學或研究所拿巨額經費和高薪建自己的實驗室,或直接開公司盈利,干盡名利雙收的好事。

去年2月,依據華裔科技間諜接二連三被逮捕的事實,美國聯邦調查局長在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聽證會上指出,在美國“幾乎所有領域”學習工作的中國“教授、科研人員、學生”都可能成為“非傳統的情報收集人員”,他們秘密為中國政府收集情報。

對此,在美華裔精英組織“百人會”發表聲明。他們不首先告誡華人,要自律,要堅守基本的職業操守,不要辜負美國的培養做違法的事,反而指責聯邦調查局長的言論過分標籤化,且存在着不必要的偏見。他們認為,僅以純粹的種族和出生地就懷疑一個群體,違背了無罪推定、正當程序以及平等保護等美國憲法的根基理念。聲明還以1882年的《排華法案》為例,提醒美國不要再犯種族偏見的錯誤。

聲明利用美國的政治正確,不論事件的肇因和是非,只一味強調種族歧視,以此偏袒同族的惡行,並維護自己的名聲,充分表現了在美華裔精英不知廉恥不知反省的做派。

今次武漢爆發瘟疫並蔓延全球,上述海外各國華人議員和精英團體一如既往,明知中共刻意隱瞞導致瘟疫擴散他們不出聲;中共野蠻封鎖武漢和湖北,出現全國歧視湖北人引發人道災難時他們也不出聲;歐美成重災區各國出現追責中共時他們仍然不出聲。然而,當西方報紙說“中國病毒”和“東亞病夫”時他們發聲了:西方各國零星出現辱罵華人是“帶毒者”時,他們不僅發聲還誇張地反對“種族歧視”了!趙美心還收集了1000樁華人(或亞裔)遭侮辱的案例,使她大做“種族歧視”的文章有了佐證。

奇怪的是,上述華人竟不知自己言行的悖論。一方面,他們始終懷抱愛“母國情懷”,在心理上只是把美歐當作寄居的寶地,把自己當外人,而不是在住國的一員。一旦母國和在住國發生爭端,他們不分是非立即榮歸故里,站在母國的立場作愛(中)國主義的表演。另一方面,當承受瘟疫無妄之災的美歐個別洋人遷怒於華人,斥責他們滾回中國時,他們馬上表示憤怒,感到自己受了“種族歧視”,抱屈說自己已經加入美歐國籍,為何洋人仍然不把他們當自己人?

他們不去想,如果海外華人和洋人同聲譴責中共,甚至表現地比洋人更強烈(憑他們對中共德性的了解,他們理應如此),真正不把自己當外人,由此贏得洋人尊敬,他們還會遭遇這麼多“歧視”嗎?順便說一句,除非一國政府制定歧視某個族群的法律和政策,否則不同族裔者間的爭吵相罵不能簡單地都以“種族歧視”論。

多年來,許多海外華人一邊享受西方民主人權和各種完美的社會福利,一邊無視國內百姓在中共獨裁統治下的苦難,利用西方的言論自由為中共搖旗吶喊當宣傳員和別動隊,自以為得計地兩邊通吃。

直到這場瘟疫降臨,才讓他們聰明失靈舉足無措。即使你生活在爪哇國,也難免受累於中共造下的孽:或中斷學業;或失去工作;精神上因“病毒歧視”遭打擊傷害,肉體上和外國人一起經受染疫危險,不幸者同樣或病或死。

禍兮福所倚。惟願這次人禍大疫讓更多海外華人幡然醒悟,中共一天不倒,就一天不會停止禍害人類,海外華人也就一天不能置身事外。也惟願海外華人的二代、三代,也出幾位盧比奧、克魯茲那樣的政治家,引領海內外華人及世界正義力量決絕抗共,促進中國早日實現民主。到那時,海外華人才能無愧於母國,也無愧於居住國。

——原載《光》傳媒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