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智官:华人卢比奥、克鲁兹在哪里?

卢比奥,大名鼎鼎,美国佛罗里达州参议员,新任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代理主席,还兼任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主席。他在其位谋其政,倾力支持中国人民抗共争自由事业,在国会中提出大量相关议案,仅去年就参与制定或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新疆人權政策法案》《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还推动禁止美国退休基金购买中国证券、将中资公司剔出美国交易所上市名单、收紧对中国输出敏感科技等议案。卢比奥由此赢得了追求民主的海内外华人的尊敬,也因此成为中共的眼中钉,被污蔑为“反华急先锋”,并被列入禁止入境中国的黑名单。这是中共对他的最大褒奖,证明他不愧为逃离卡斯特罗政权的流亡者后代。

无独有偶,另一位德州参议员克鲁兹也是古巴流亡者后代,也同样十分关注中国人权,坚定支持台湾、香港、西藏、新疆对抗中共打压,去年亲临香港了解反送中活动,还去台湾参加了双十节。

如同所有共产国家,卡斯特罗建立的古巴也推行一系列暴政:没收私有财产,取消言论出版自由,镇压异见人士,关押政治犯……但相比暴君毛泽东治下害死八千万人的中国,古巴可以说是“温和”极权,至少没无休止地搞政治运动,没发生饿死人的大饥荒,还因实现有效的全民医疗和普及教育而受到世界肯定。

连这样的古巴都“培养”出反共斗士卢比奥和克鲁兹,那么海外华人理应出更多卢比奥、克鲁兹吧?故此,有人追寻,华人卢比奥、克鲁兹在哪里?

众所周知,华裔在美欧等西方国家参政的不乏其人,当上各国家或地方议会议员的政治家也不鲜见,但我们不仅看不到卢比奥和克鲁兹这样的人,反倒见识了不少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爱(中)国者。仅去年就没少曝出丑闻:香港出生的澳州首位华人众议员廖婵娥,曾经是中共统战机构成员,至今还和中共暗通款曲;瑞典纳卡市议员刘芳被所在的党开除,因她在与中共相关的组织里担任重要职务。当然,最能比照卢比奥和克鲁兹的是美国现任交通部长赵小兰和众议员赵美心。

几年前偶然看到赵小兰在中国演讲的视频,内容是她在美国如何获得成功的励志故事,听了很不是滋味。她对生活在专制社会的听众不宣讲美国的自由民主价值,也不讲美国的多元化让她当上劳工部长,反而如所有“衣锦还乡”的海外华人,俗套地讲自己孩童时期在美国遭受的“种族歧视”,却把自己的成功归功于父母传授的中国文化。她曾说父亲“让我了解自己的根、祖先、文化和历史,在我们心灵深处种下热爱中国的种子,并以身为华裔而自豪。”演讲最后,赵小兰把她父亲赵锡成请出来介绍给听众。

赵锡成1949在上海交大毕业后进入航运工作,因国共内战逃亡台湾,一九五八年赴美国学习,后来在美国建立航运公司成为“船王”。赵锡成理应知道民国时代的船王卢作孚,国共内战时他弃国民党而支持共产党,最后拒绝去台湾做“交通部长”而留在大陆。1952年卢作孚因不堪共产党的整肃而自杀身亡。赵锡成应该清楚,如果自己留在中国,根本不可能成为“船王”,即使成了也一定是第二个卢作孚。

赵小兰61年移居美国,因父亲的关系应该对中共有清晰的认识,也应明白,她若生活在大陆必定是政治或经济贱民,想当部长是天方夜谭。赵小兰的身世类似卢比奥,按理,她该比卢比奥更加痛恨中共暴政。事实却完全相反,至今她从没发表过任何批判中共的言行,也从不为中国的自由人权事业说话,反而跟随父亲忙不迭地攀附中共权贵。

赵锡成开始中美造船和航运业务后,与江泽民搭上交大同窗的“私谊友情”,赵小兰竟称江泽明为“世伯”。父女俩还多次受到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等中共寡头的接见和嘉勉。赵锡成借用这些关系发展业务牟利赚钱,同时,用大量金钱支持赵小兰丈夫麦康奈尔竞选连任参议员。所以,投桃报李,麦康奈尔在参议院中属“亲中”派,一直主张发展对华贸易及军售。时下,麦康奈尔作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在对华政策上也始终保持温和。

美国首位华裔女众议员赵美心的“爱(中)国”热情比赵小兰更有过之。她在担任蒙特利公园市长和当选国会议员后,也是“光宗耀祖”地多次回大陆父母故里省亲。她在当地参观华侨博物馆时,同样不讲美国的好处,也是矫情地强调华侨在美国承受的苦难和盘剥,却不指出为何中国人甘愿去美国受“盘剥”,而且至今仍然冒着生命危险前赴后继?最荒唐的是,去年中共建政七十周年,赵美心竟然参加蒙特利公园市升五星红旗的仪式,不知她爱的是哪一国,这样的人又是如何当上美国国会议员的?

卢比奥和克鲁兹秉持坚定的反共立场,除了对古巴真相的了解,肯定还受了父辈的影响,因为在迈阿密的约120万古巴人中,反共人士约占100万,卡斯特罗去世时,迈阿密的古巴人彻夜狂欢,这就是卢比奥能够当选参议员的基础。

如果说卢比奥和克鲁兹是古巴移民的代表,那么赵小兰和赵美心等人就是华人移民的代表。与迈阿密的古巴移民不同,在海外的华人移民多数是爱(中)国者。所以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奇观,当民运人士、法轮功修炼者、藏人、维吾尔人等抗议来访的中共领导人时,中共使馆就授意同乡会之类的爱国社团组织庞大的队伍,打着爱国拥共的旗号与抗议者对阵。

近日又有两位这样的华人出了大名。

一位是推特新任独立董事70后的李飞飞。她是隶属中共统战部的欧美同学会成员,曾入选“2017年度中国留学人员50人榜单”,最近推特注销反共人士的自媒体账号都与她有关。另一位是CBS的华裔女记者80后的蒋为佳。前不久,她在白宫记者会上无视中国隐瞒疫情的问题,却用美国疫情刁难川普而被愤怒地怼回去。李飞飞十六岁来美,蒋为佳2岁来美国,让人不由揣测,她们的爱(中)国反美热情是否得自父母?

更可恶的是吃美国肉砸美国锅的华裔“美奸”。近年,FBI逮捕了不少在美从事科研的华人间谍,不少人是中国“千人计划”的成员。他们窃取在美国参与研究的尖端技术和科研成果“报效祖国”,然后在国内大学或研究所拿巨额经费和高薪建自己的实验室,或直接开公司盈利,干尽名利双收的好事。

去年2月,依据华裔科技间谍接二连三被逮捕的事实,美国联邦调查局长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指出,在美国“几乎所有领域”学习工作的中国“教授、科研人员、学生”都可能成为“非传统的情报收集人员”,他们秘密为中国政府收集情报。

对此,在美华裔精英组织“百人会”发表声明。他们不首先告诫华人,要自律,要坚守基本的职业操守,不要辜负美国的培养做违法的事,反而指责联邦调查局长的言论过分标签化,且存在着不必要的偏见。他们认为,仅以纯粹的种族和出生地就怀疑一个群体,违背了无罪推定、正当程序以及平等保护等美国宪法的根基理念。声明还以1882年的《排华法案》为例,提醒美国不要再犯种族偏见的错误。

声明利用美国的政治正确,不论事件的肇因和是非,只一味强调种族歧视,以此偏袒同族的恶行,并维护自己的名声,充分表现了在美华裔精英不知廉耻不知反省的做派。

今次武汉爆发瘟疫并蔓延全球,上述海外各国华人议员和精英团体一如既往,明知中共刻意隐瞒导致瘟疫扩散他们不出声;中共野蛮封锁武汉和湖北,出现全国歧视湖北人引发人道灾难时他们也不出声;欧美成重灾区各国出现追责中共时他们仍然不出声。然而,当西方报纸说“中国病毒”和“东亚病夫”时他们发声了:西方各国零星出现辱骂华人是“带毒者”时,他们不仅发声还夸张地反对“种族歧视”了!赵美心还收集了1000桩华人(或亚裔)遭侮辱的案例,使她大做“种族歧视”的文章有了佐证。

奇怪的是,上述华人竟不知自己言行的悖论。一方面,他们始终怀抱爱“母国情怀”,在心理上只是把美欧当作寄居的宝地,把自己当外人,而不是在住国的一员。一旦母国和在住国发生争端,他们不分是非立即荣归故里,站在母国的立场作爱(中)国主义的表演。另一方面,当承受瘟疫无妄之灾的美欧个别洋人迁怒于华人,斥责他们滚回中国时,他们马上表示愤怒,感到自己受了“种族歧视”,抱屈说自己已经加入美欧国籍,为何洋人仍然不把他们当自己人?

他们不去想,如果海外华人和洋人同声谴责中共,甚至表现地比洋人更强烈(凭他们对中共德性的了解,他们理应如此),真正不把自己当外人,由此赢得洋人尊敬,他们还会遭遇这么多“歧视”吗?顺便说一句,除非一国政府制定歧视某个族群的法律和政策,否则不同族裔者间的争吵相骂不能简单地都以“种族歧视”论。

多年来,许多海外华人一边享受西方民主人权和各种完美的社会福利,一边无视国内百姓在中共独裁统治下的苦难,利用西方的言论自由为中共摇旗呐喊当宣传员和别动队,自以为得计地两边通吃。

直到这场瘟疫降临,才让他们聪明失灵举足无措。即使你生活在爪哇国,也难免受累于中共造下的孽:或中断学业;或失去工作;精神上因“病毒歧视”遭打击伤害,肉体上和外国人一起经受染疫危险,不幸者同样或病或死。

祸兮福所倚。惟愿这次人祸大疫让更多海外华人幡然醒悟,中共一天不倒,就一天不会停止祸害人类,海外华人也就一天不能置身事外。也惟愿海外华人的二代、三代,也出几位卢比奥、克鲁兹那样的政治家,引领海内外华人及世界正义力量决绝抗共,促进中国早日实现民主。到那时,海外华人才能无愧于母国,也无愧于居住国。

——原载《光》传媒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