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讓民主自由的價值霸權世界

70年前的今天,日本軍隊侵入東北,在中國的土地上開始了一場血腥的屠殺——“9.18”成為中國人做亡國奴的開始,但它更是日本軍國主義滅亡的開始。

一個星期前的今天,恐怖份子襲擊了美國,殘殺了三千多無辜的生命——“9.11”成為恐怖主義向人類文明宣戰的開始,但它註定將是這種邪惡被終結的開始。

世貿大廈和五角大樓被炸毀的電視畫面傳遍世界之後,面對如此殘忍、恐怖的襲擊、謀殺,全球人類都做出了強烈的反應。但在一片震驚、憤怒和悲痛中,只有兩個 群體里有幸災樂禍的聲音。一個是阿拉伯群體,除了電視曾播出他們歡呼的畫面之外,在他們的電腦網絡上也出現了許多喝彩的言論。對此一位美籍阿拉伯人在《華 爾街日報》上撰文指出並強烈抨擊。

另一個群體就是中國人,無論在中國大陸還是在海外華人的網站上都有幸災樂禍的言論,而且比例相當不小,認為這是美國霸權主義的報應。中國官方最近做的一項 調查顯示, 98%的中國民眾都對美國的受難者表示同情,但同時有80%的民眾認為美國是霸權主義。也就是說,只有18%的中國民眾在不譴責美國霸權主義的基礎上,完 全同情美國人。這麽大比例的對美國霸權主義的認知是從那裡來的?毫無疑問是中共媒體多年來宣傳、洗腦、毒化的結果。

美國到底是不是霸權主義?對美國歷史的簡單回顧可以清楚地看出,美國從建國到現在225年來,不僅不是一個施行霸權主義的國家,而恰恰是和平的維護者、自 由的捍衛者、民主的傳播者。霸權,主要是指對土地的霸佔,擴大自己的國家,建立殖民地。最近在南非閉幕的聯合國反種族歧視大會上,非洲國家和歐洲國家發生 了衝突,因為非洲國家要求當年侵佔他們土地、在非洲建立殖民地的歐洲國家道歉和賠償;但沒有國家向美國提出這種要求,因為美國不僅沒有佔領過非洲的土地, 也從來沒有在任何地方建立過殖民地。

美國從英國獨立出來以後迅速成為了世界強國,它沒有能力霸佔土地、建立殖民地嗎?當然完全有。在二次世界大戰以前,美國就已有足夠的政治、軍事和經濟力 量,起碼去霸佔她自己所在的美洲大陸的任何一塊土地,任何國家都不是美國的對手,但美國沒有那麽做。美國的一些土地擴張都是通過花錢購買實現的,像從墨西 哥購買德克薩斯州,從俄國購買阿拉斯加州等,而不是用軍事佔領的方式。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及之後,美國更成為了和平、自由的捍衛者和保護者。二戰已經人所共知是德國法西斯和日本軍國主義的邪惡,在歐洲和亞洲屠殺了幾千萬人 民,在這種情況下,是美國的參戰才扭轉了戰局。美國投入了1,224萬部隊(正好是今天美軍數量的10倍),投資了3,410億美元(其中包括給中國國民 政府抗擊日本侵略的援助50億美元),這個數字有多大?日本在整個二戰期間的損失(包括被原子彈毀掉的廣島、長崎)才是5,620億美元。除了巨大的財 力,美國人更付出了巨大的生命代價,近41萬將士在二戰中陣亡,100多萬人傷殘。沒有美國的參戰、沒有美國人的巨大犧牲,歐洲的那場戰爭不知要延續多少 年,是不是能打敗希特勒都很難說,因為德國製造原子彈的速度僅比美國晚了幾個月。

而在亞洲戰場,雖然中國人頑強抗日,但以當時中國的國力、軍力,如果沒有美國對日本宣戰,中國那場抗日戰爭不知還要再持續多少年;是美國打敗了日本,才使中國附帶地成為了戰勝國。

二戰中美國的軍隊遍及英、法、德、意、奧等歐洲國家,以及亞洲的印度、菲律賓、印度尼西亞、中國、日本、越南等等,為什麽今天沒有任何人指責美國是軍事霸權主義?因為遭德國法西斯和日本軍國主義踐踏的人民清楚,美國是為保衛世界的和平、捍衛人類的自由和尊嚴而戰。

二戰後,美國同樣是建立聯合國、維持世界秩序的主體力量。接著就發生了韓戰。西方的歷史資料早已證實,韓戰完全是由於北韓首先違反聯合國協議,侵犯南韓。 在這種情況下,聯合國通過決議制止北韓的侵略。誰都清楚,這支和北韓(及中共軍隊)戰鬥的聯合國部隊絕大部份是美軍。美國在韓戰中犧牲了3萬7千多官兵才 保住今天的南韓(英、法、澳、加、土耳其等其他參戰的聯合國部隊總共才陣亡2千多人),如果沒有美國的參與,整個朝鮮半島上的人民在過去的50年就會全部 生活在今天北韓的狀況中。還有誰比經歷過共產專制的中國人更清楚那是一種什麽樣的生活!

韓戰以後,冷戰開始。以美國為首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抗衡以蘇聯為首的華沙條約組織。如果沒有以美國為主的全力遏阻,蘇聯華沙條約組織的共產帝國就有可能蔓 延到整個歐洲,甚至整個人類都有可能進入奧維爾筆下的“1984”和“動物農場”的世界,也就是蘇聯和共產中國的世界。那會是一個人們無路、無處可逃的世 界。

美國為了抵抗共產主義的蔓延,參加了越戰,犧牲了五萬多人。但最終結局美國根本不是被越共打敗的,美國可以擊敗精銳的德國納粹,和武士道士氣的日本軍國, 怎麽可能打不敗土匪民兵組織起來的越共?!這場越戰美國完全是被國內和西方那些對共產邪惡毫不了解、充滿浪漫情懷、盲目反戰的左派份子們打敗的。

如果沒有美國的全力抵抗,共產主義在全球的勝利並不是完全沒有可能的。正是美國的存在,美國強大的自由力量的存在,才使冷戰以自由世界的勝利而結束,致使現在共產國家只剩下中國、北韓、古巴、越南等,而且毫無疑問地大勢已去。

冷戰結束以後,美國成為世界唯一超級強國,於是有人指責美國到處插手國際事務,是霸權主義。那麽我們來看一看美國干預的主要國際事務,哪一個是霸權行為:

第一個是1989年的巴拿馬事件。美國的確是把巴拿馬的領導人諾利加抓到美國,審判後關進了監獄。諾利加是個什麽人?這個通過暗殺國防部長奪取了巴拿馬軍 權的獨裁者,把整個國家變成了走私毒品的大本營。在1989年的大選中,諾利加不僅不承認選舉結果,還指使士兵當街毆打獲勝者,逮捕反對黨領導人,將其拷 打致死後分屍。諾利加本人更在群眾集會上揮舞大刀,展示他毫不在乎文明世界的反應。諾利加政權這種把國家變成毒品集團,殘忍殺害異己,不僅危害美國和周邊 國家,本國人民也忍無可忍。美國政府是聯合巴拿馬內部的民主力量推翻了諾利加政權,從此使巴拿馬成為一個民主國家。

那些指責美國干預巴拿馬內政的人,應該問問巴拿馬人民怎麽想,怎麽看待這件事。任何對這件事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巴拿馬人民是多麽歡迎美國的干預,多麽感激 美國的幫助。美國軍隊進入巴拿馬的時候,人民是夾道歡呼的,而且今天仍然在感激,因為是美國改變了這個國家的進程。巴拿馬這些年的政治穩定和經濟繁榮,是 與那次美國的干預有直接的關係。美國在抓獲了諾利加之後,並沒有佔領巴拿馬,而是交給了巴拿馬人民自己的政府。這種干預是霸權嗎?

巴拿馬事件之後,最讓中共等獨裁國家指責美國干預內政的是1990年的海灣戰爭。這場戰爭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伊拉克在一夜之間就侵佔了弱小的鄰國科威 特。如果這種情形被容忍的話,那麽這個世界上任何國際秩序都不存在了。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得到聯合國授權後,聯合了36國部隊,打敗了伊拉克,把科威特還 給了科威特人民。這個公認的正義行為得到了全世界,包括許多阿拉伯國家的稱讚和歡迎。但對這個主持正義和公道的軍事行動,中國在聯合國常任理事國表決中卻 投了棄權票,這是中國的恥辱。如果沒有美國的干預,今天科威特人民就會生活在伊拉克獨裁專制的殖民統治下。

那些指責美國霸權的人民應該去問問科威特人民怎麽想,怎麽看美國的干預?如果美國是霸權,科威特人民應該是恐懼和仇恨的,就像面對德國納粹的歐洲人,面對 日本侵略者的亞洲人。但科威特民眾在街頭揮舞著美國國旗迎接美國士兵,感激他們趕走了侵略者。指揮海灣戰爭的老布希總統離職後到科威特訪問,更受到科威特 政府和人民的盛大歡迎。今天科威特人民仍對美國充滿感激,建立了“科威特感激美國”網站(www.KuwaitThanksAmerica.org), 首頁是一對兒童,揮舞著科威特和美國國旗,文字是:科威特感激美國人民,為了我們的家庭、我們的自由、我們的明天。在這次美國遭襲擊後,科威特馬上在《紐 約時報》上發表整版廣告向受難者致哀,並表示堅決支持美國的反擊行動。還有什麽能比科威特人民的態度更能說明美國的軍事干預是主持正義還是霸權?

海灣戰爭之後,美國被指責干預內政的主要事件是海地事件。作為美洲35個國家中最貧窮的國家,海地在1988年終於實行了大選,結束了專制,走向民主。但 民選政府不到半年就被軍事政變推翻。1990年在國際監督下海地再次舉行大選,牧師出身的阿瑞斯蒂高票當選總統,但他執政了不到一年也被軍事政變推翻,他 本人被迫流亡美國。軍人政權掌權後就開始屠殺人民,三年內殺害了一千多人,平均每天殺一個。雖然美國國內有相當強烈的呼聲要求克林頓政府干預,但他遲遲不 肯出兵。當時美國各大報的專欄作家聲嘶力竭地呼籲,甚至有一名前駐聯合國的海地裔美國官員到白宮門口絕食,誓言只要美國不出兵,他就絕食到死。在這種情況 下,克林頓總統不得不準備軍事干預,但在軍事攻擊之前還特地派前總統卡特和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現國務卿)鮑威爾前去斡旋,希望能減少犧牲。在這種情況 下,那些軍事政變頭目同意出走他國,海地恢復了民主政府。

如果有人認為這種軍事干預是霸權的話,那麽你去問問海地人民是怎麽想,怎麽看這種干預的。美國把海地交給民主政權以後,派去的兩萬名士兵幾乎全部撤回了美 國,剩下500名在那裡維持秩序,因為海地政府和人民要求美軍在那裡作為一個象徵的力量,促進這個國家的穩定和轉型。即使這一小支美軍也在去年一月全部撤 回美國。和巴拿馬人民一樣,海地人民對美國的干預是歡呼和感激的,對於美軍的撤出很不情願。這種軍事干預是霸權嗎?

海地事件後,是波斯尼亞事件。波斯尼亞原是南斯拉夫聯盟的一部份,那裡住的多是穆斯林人,由於他們有謀求獨立的傾向,遭到信仰基督教的白人政府的鎮壓,在 那裡進行血腥的種族屠殺。面對這種情形,美國也是延誤了很久才干預,畢竟事情發生在歐洲,在巴爾幹半島,離美國很遠;除了克林頓政府上台後有很多內政等待 處理之外,還有來自包括中共政權在內的,指責美國干預內政的國際壓力,所以美國不想涉入這項事務。美國媒體要求干預的呼聲相當高,例如《紐約時報》自由派 專欄作家路易士是最支持克林頓民主黨上台的,但波斯尼亞戰爭期間他成天坐在那兒罵克林頓的不干預,我沒有具體數過他到底寫了多少篇專欄呼籲,感覺中三年多 來他寫了有上百篇。當時絕大多數專欄作家都強烈主張干預,以至於不主張干預的另一《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羅森紹在餐廳都受到同行的孤立和冷落。

如果以宗教和種族劃線,美國應該支持基督教白人的南斯拉夫政權,但美國幫助的卻是穆斯林人的波斯尼亞,因為是他們遭到種族屠殺。在美國犧牲自己的人力、財 力進行干預下,南斯拉夫被迫和波斯尼亞簽署協議,允許波斯尼亞獨立。美國這次的干預也受到文明世界的高度讚譽,只有中國這種獨裁國家在自己的媒體上進行污 蔑性、歪曲事實的報導。

波斯尼亞事件之後,就是最受中國政府抨擊的科索沃事件。而科索沃事件更是一個人類絕不可以容忍的種族屠殺事件。在科索沃的200萬人口中80%是信仰穆斯 林教的阿爾巴尼亞族裔,由於他們要求自治,南斯拉夫政權就採取種族清洗方式進行鎮壓,一萬多人被屠殺,100多萬被迫逃離到鄰國成為難民。在人類經過了納 粹之後,再容忍南斯拉夫這種種族屠殺的話,那麽人類所有的道德底線就會崩潰。

在國際輿論壓力毫不起作用的情況下,美國才進行了軍事干預。然而這樣一次充滿人道情懷的正義的軍事干預,恰恰被中國政府完全歪曲,成了美國干預南斯拉夫內 政、進行軍事霸權的行為。那麽我們看看南斯拉夫和科索沃人民是怎麽反應的。今天,那個領導種族清洗的南斯拉夫總統米洛契維奇已經被南斯拉夫人民自己送上了 國際法庭,而即使不送到國際法庭,他們自己也會審判他。從南斯拉夫本身的變化就可以清楚地看出中國的宣傳是多麽顛倒黑白,中國政府支持的南斯拉夫獨裁者已 經被自己的人民送上了法庭,我不知道中國政府是怎麽向中國人民解釋這個事實的。

再問問科索沃人民。1999年我曾到科索沃和馬其頓邊境的難民營採訪,站在21世紀的門坎,看到那滿山遍野的難民帳篷,看到無數一家老少僅僅是因為種族就 被驅趕的情形,傾聽科索沃人哭訴家人、鄰居遭屠殺的經歷,任何人都會支持美國的軍事行動。我在馬其頓政府的記者採訪登記錄上,沒有查到任何一個來自中國大 陸的記者的名字。今天當然沒有任何人願意看到因美國誤炸中共領館而導致的生命損失,但同時也不能因此就否認中國駐南斯拉夫記者完全是共產黨謊言機器的一部 份這個事實。那個新華社記者邵雲環往國內發回的全部報導都站在南斯拉夫政府的立場上,她的文章只要改一個署名,叫“米洛契維奇.邵”就完全可以在南斯拉夫 的國家電台播出。如果他們稍微有一點記者的良知,有一點人性,就應該去看一看、聽一聽難民的聲音;即使他們不能把難民的聲音傳給中國民眾,起碼他們能發表 出來的文字不應該像中共政府一樣充斥謊言,像米洛契維奇政權一樣冷血。

在世界任何正義的行為中從來都沒有共產中國的影子,這已經丟盡了一個自認大國的中國的臉面了;而歪曲並阻撓人道關懷的行為更是罪犯的同謀。中共為什麽總是 強烈詛咒美國的所謂干預內政,不就是擔心在它用獨裁專制的武力侵犯民主自由的台灣時美國干預嗎?還有比這更明擺著的事實嗎?

美國這次出兵,是她所有軍事干預中最偉大的一次,她完全是站在一個和自己的宗教、種族不同的被迫害的弱者一邊,而沒有任何自己的私利。所以捷克總統哈維爾 說,美國這次出兵是最具有人道色彩的一次。今天不僅科索沃人民感激美國,連南斯拉夫人民都感激美國促使他們加速了南斯拉夫的民主進程。

從上述事實可以看出,美國冷戰後在世界各地的所有軍事干預都和二戰時的性質完全一樣,都是為了保衛和平,給當地人民帶來民主、自由。她在所有軍事干預後都 沒有佔領任何土地,憑什麽被指責為霸權呢?對這種維護世界和平,捍衛文明價值的行為,世人不僅不應該譴責,而應是高度讚美。如果這種正義的行為叫霸權,那麽這種霸權越多越好,越廣泛越好!

今天,人們可以設想一下,如果二戰時沒有美國在歐、亞兩個戰場扮演最關鍵的角色,冷戰中沒有美國抵抗蘇聯共產帝國的蔓延,今天沒有美國對世界各地邪惡的制約,這個世界會是一幅什麽樣的圖畫?如果今天不是美國,而是蘇聯成為地球上的唯一超級強國,人類會生活在怎樣一個世界?

在二戰中,帶著美國標誌的士兵、坦克和飛機的出現,給集中營里的猶太人,給淪陷中的法國人,給所有被侵略者奴役的國家的人民,帶來多少興奮和激動;美國星條旗飄揚的地方就是反法西斯勝利的地方、反日本軍國主義勝利的地方。

今天,對巴拿馬人民、對科威特人民、對波斯尼亞人民、對海地人民、對科索沃人民來說,美國代表著正義的伸張,自由的勝利。即使越南人,也對美國抵抗共產邪 惡充滿了感激,“ 9.11救援基金”目前為止收到的最大個人捐款支票是200萬美元,來自一個越南人。今天,正是由於美國的存在,才使人感到世界有和平的保障;正是由於美 國的存在,才使人對自由世界的最後勝利充滿信心。

這次美國被襲擊,喪生人數超過美國歷史上兩次最大災難(泰坦尼克號沉船和珍珠港事件)的總和。這是美國為保衛世界和平所付出的沉重代價。作為一個中國人, 我深深地感激美國為捍衛人類的自由和尊嚴所做出的巨大努力和犧牲;作為一個美國人,我為自己屬於捍衛和傳播自由價值的一部份而感到驕傲,更感到責任。

今天,我們看到星條旗不僅在美國,而且在世界各地飄揚。對於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們來說,這面旗幟的意義已經遠遠超過了國家象徵,它代表著自由、尊嚴、文明 的價值;人們舉起這面旗幟,更支撐起這面旗幟所代表的價值。如果這是霸權,那麽就應該讓這種民主自由的價值霸權整個世界!

2001年9月18日於紐約——原載《長青論壇http://cq99.us/

(Visited 299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