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假博士当真总统是台湾的耻辱

这篇文章(李丁园:为什么不支持蔡英文连任?http://taiwanus.net/news/press/2019/201912022130381267.htm)是我看到的对蔡英文论文造假事件最完整的综述;文章作者曾担任全美台湾同乡会中西部区理事长,是知名台派。

这里只简评一点:这篇文章作者也是博士,他写道,在美国获得博士时,母亲已过世,父亲因经济原因而无法从台来美参加他的毕业典礼,但到电信局打越洋电话告诉他,在家门口放了鞭炮,祝贺儿子获得博士学位。他照了多张戴博士帽的照片,寄给父亲等家人。

另一位台湾人学者、美国北卡大学的涂瑞峰(Jay Tu)教授也在质疑蔡英文假博士的文章中说,他在美国拿到博士时,家人参加他的毕业典礼,看着他戴上博士帽的荣光,然后全家开车去佛州旅行一个月,分享这个值得庆贺的时刻。

众所周知,蔡英文的父亲蔡洁生非常富有,还养了四房太太(类似这种事只见过媒体报导富豪王永庆,养了什么好几房之类);蔡洁生的富有甚至在他死后都是招摇的,他的墓地豪华庞大,占地1712平方米!台湾有规定,墓地不得超过8平方米,但蔡父的墓地超标200多倍! 不是一般的富有。

如果蔡英文真获得了伦敦政经学院的博士学位,作为她父亲最疼爱的么女,又最看重她的学历,那么对她的毕业典礼,这父亲必定亲自带着蔡英文的生母去伦敦参加。什么飞机住宿等这点花销,对蔡洁生来说,如同一个铜板。

但蔡英文的父亲没有去伦敦(蔡英文说她获得博士学位的1984年,她父亲66岁,随后又活了22年),她的生母也没去,全家谁都没有去!仅从这一个情形就可判断,蔡英文没有获得博士学位,所以也就没有她父母亲去参加毕业典礼的事情发生!

另一件人人都会做的小事——拍毕业照,蔡英文居然也没做。她至今拿不出一张戴博士帽、跟同学们一起参加毕业典礼的照片。这虽是「小事」,但那是十年寒窗苦的回报,是向父母亲友的交代,是一个年轻人事业有成的一个重要里程碑。那么看重自己的「博士学位」,一吹再吹,却没给自己拍一张戴博士帽的照片,为什么?就因为她从没有得到过那个学位。

另外,对于博士论文草稿问题,我问过一些博士朋友,他们说,没有谁会保留几十年前的草稿,因上面改来改去,还会有语法或拼写错误等,就不留着露怯了。既然有修改好的、口试通过后的典藏版论文,谁还留着错漏百出的草稿?如果自认自己将来是伟大人物,草稿要留着进博物馆,那典藏本就更得留着了。而且典藏本按规矩也得印制多本,要给学校图书馆收藏,还要给系主任、指导教授、论文口试委员,甚至给亲朋好友等。而蔡英文居然一本典藏本都拿不出来,却保留了一页页散张的、有白色涂抹液的草稿。这逻辑在哪里?连草稿都能保留,却不保留修改好的正版典藏本,为什么?再没脑子的人也一目了然吧:因为她压根就没有定稿的博士论文,而草稿无法通过,所以她从来就没获得过博士学位!

一个35年来靠「假博士」欺世盗名的人,怎配当民主台湾的总统?在专制国家领导人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用假博士欺骗35年!如此天大丑闻被揭发之后,还能硬挺下去,甚至还要继续选总统!如此这般欺骗的胆量,如此这般超人程度的无耻,真可谓前所未闻的惊世骇俗!

天下没有人认为“必须有博士学位才能当总统”,蔡英文的问题是严重践踏诚信价值,不仅35年来博士造假,且党内初选完全作弊,更用公权力为一系列谎言护航。那些喊没有博士照样可以当总统的人,第一,完全不看重诚信的价值;第二,用这句话证明:他们跟所有质疑蔡英文的人一样,相信蔡英文没有博士学位!

蔡英文这个令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弥天大谎,欺骗了全台湾一次有情可原,但还能继续骗下去,甚至再骗出个台湾总统,那就不只是蔡英文个人的耻辱,而是民主台湾的奇耻大辱。

那些袒护蔡英文弥天大谎的媒体人、知识人、政客们,是践踏良知、践踏诚信价值、践踏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底线。

蔡英文的博士造假事件,将给民主台湾留下长久的、难以消除、不可原谅的道德污点!

2019年12月2日于美国

——原载台湾《民报》
https://www.peoplenews.tw/news/34bcf0b5-b734-4c07-8a1f-3498b8ab96a3

(Visited 3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