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我为什么“掺和”高智晟/唐柏桥之间的诈捐之争?

一个颇令人思考的现象是,就我两篇文章指出的问题,民运/异议人士圈内支持者是极少数。但在大众读者中,支持者(也就是跟我观点相同者)占绝大多数,反对者是极少数。从我看到的推特和Youtube关于此事的讨论中大致得出的结论是:非常高比例的人(我感觉起码90%以上,读者可以自己去浏览估算),1,不认为有诈捐七万美元的事情(没有任何证据),2,不相信捐款人在国内(基本常识)。3,不认同耿和不接受采访澄清问题的做法。另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人,非常不满(不是一般的不满)高智晟女儿耿格的说话口气和用语。

这件事情更让大家看清了我一直在台湾电视节目上强调的“陪审团制度”的重要性。大众是根据事实、证据、常识判案,而不是先入之见。这就是为什么律师选陪审团成员时,多愿意选择管道工、清扫员、出租车司机等普通人,而不是什么教授、作家、文科学者之类。正因为在这件事上我预料到民运圈的很多人一定会是让先入之见左右、未审先判,所以就出来喊了一嗓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