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从评价卡斯特罗看西方左右派

卡斯特罗死了,古巴有了改变可能。但社会主义那种乌托邦理想,却仍活在无数西方左派的心里,不会随着全球最长的独裁者而死亡。也许这世界上永远会有一类人,不亲自被投入古拉格绝不回头。当然,中国人里不也有在“古拉格”转了几圈的刘宾雁们,仍然至死向往社会主义吗。

Read more

曹长青:希腊拒走博茨瓦纳之路

人类进入21世纪不久,世界经济就被希腊拖累。希腊人口才1078万(不到台湾一半),排世界第76位,其生产总值(GDP)只占欧洲的2%,放在世界天平更是微乎其微。如此小国影响世界经济,按逻辑是不能成立的。但因为希腊是欧元区成员,它欠债三千亿美元,到期不还,还扬言要退出欧元区,导致欧元区主要大国(德国法国等)恐惧,担心多米诺骨牌效应,而导致欧元区崩溃。

Read more

曹长青:奥巴马和希特勒

很可能会有读者瞪眼,怎么可以把奥巴马和希特勒相提并论?希特勒的德国是纳粹,曾用武力征伐世界,对犹太人种族屠杀。美国是自由世界旗手,民主联盟的大本营。两个国家的领导人有可比之处吗?当然太有了。而且不仅今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德两国领袖就有相像、可比较之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