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 :钱杨的酒杯,自由派的块垒 ——一场关于知识分子责任的论争 

过去曾被溢美为“天才”、“博学鸿儒”的大师,现在被指出其著作既没有思想也没有创新,基本上停留在中国传统的学术方式上。批评者引用不少名家对钱钟书学问的褒贬。例如,余英时的看法:“一地散钱—都有价值,但面值都不大。”李泽厚说钱钟书只有零碎成果,是“买椟还珠”。

Read more

曹长青:六四悲剧和知识份子的责任

即使屠杀前夜,天安门广场的知识份子还在喊“我们没有敌人”,在美国的民运领袖主张“和共产党朝野良性互动”。最后当枪弹打到身上,还以为是橡皮子弹。天安门学生在中国知识份子的“寻找善良的狼”的幻想引导下,完全不知道,更不清楚,这个世界绝没有善良的狼,只要是狼,本质都是吃人的;必须结束狼的世界,才有羊生存的可能。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