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特朗普和希特勒可以相比吗?

希特勒在《我的奋斗》说,他15岁就确信民族主义。虽然他是个蹩脚画家,但他最早接触的书,不是文学,不是艺术,而是战争题材,他说为之“著迷”。尤其是 德法战争史,让希特勒很早就形成德国要复仇的沙文主义心态。他在《我的奋斗》开篇就说,奥地利应该属于德国,德国的空间应扩大,要建立第三帝国。在德国百 废待兴、沮丧愤怒情绪弥漫之际,希特勒像弥赛亚降临,坚定有力地提出,要把德意志建成一个强国。这种强国梦陶醉了无数德国人,他们向元首伸出“手臂礼”, 宁可为德国而死。很多人做到了。

大众愤怒情绪,强国梦,排斥少数族裔,三位一体,构成希特勒麻醉人民,走向权力的法宝。

美国《独立宣言》没有提出要建立强大国家,其核心价值是∶保护个人权利,限制政府权力。美国的强大,是遵循这个立国之本的结果,而绝不是出发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