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毛澤東為什麼會變成魔鬼?

毛對自己的“虎猴”兩種氣質的概括相當準確。面對知識分子,毛身上有“虎氣”,他敢霸道,敢兇殘,有大殺大砍的雄梟之氣,因此能鎮服或吸引那些心靈軟弱的知識人。而對那些早期燒殺搶奪的土匪式紅軍,毛則是“知識分子”,他會寫詩撰文,還雄辯滔滔,有猴子般的靈氣。

Read more

曹長青:雨果和魯迅的革命共識

雨果、狄更斯、陀思妥耶夫斯基和魯迅,都不否認需要用革命摧毀舊世界。革命本身並不錯,最關鍵的是在什麼思想指導下的革命。建立在高揚人道主義精神地基上的革命,是摧毀泯滅人性的專制舊制度的必須。而建立在否定個體生命的自由和尊嚴之上的、高舉群體主義(collectivism)、公共利益旗幟的革命,為了群體、消滅個體的革命,則必然帶來巨大的災難。

Read more

曹長青:中國再發生文革的可能性——寫在文革50周年

政治瘋子哪裡都有,但如果沒有極權制度,病態人生的“政治瘋子”就無法獲得絕對的權力。首先選票就會阻止瘋子掌權,即使僥倖獲得權力,也會被下次選舉淘汰,不會長期掌權。像美國曾有過的“人民聖殿教”和“大衛教”,教主都像毛一樣瘋狂而殘忍,但在民主法治下,他們既無法獲得全國權力,更在法治制約下迅速敗露而滅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