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毛泽东为什么会变成魔鬼?

毛对自己的“虎猴”两种气质的概括相当准确。面对知识分子,毛身上有“虎气”,他敢霸道,敢凶残,有大杀大砍的雄枭之气,因此能镇服或吸引那些心灵软弱的知识人。而对那些早期烧杀抢夺的土匪式红军,毛则是“知识分子”,他会写诗撰文,还雄辩滔滔,有猴子般的灵气。

Read more

曹长青:雨果和鲁迅的革命共识

雨果、狄更斯、陀思妥耶夫斯基和鲁迅,都不否认需要用革命摧毁旧世界。革命本身并不错,最关键的是在什么思想指导下的革命。建立在高扬人道主义精神地基上的革命,是摧毁泯灭人性的专制旧制度的必须。而建立在否定个体生命的自由和尊严之上的、高举群体主义(collectivism)、公共利益旗帜的革命,为了群体、消灭个体的革命,则必然带来巨大的灾难。

Read more

曹长青:中国再发生文革的可能性——写在文革50周年

政治疯子哪里都有,但如果没有极权制度,病态人生的“政治疯子”就无法获得绝对的权力。首先选票就会阻止疯子掌权,即使侥幸获得权力,也会被下次选举淘汰,不会长期掌权。像美国曾有过的“人民圣殿教”和“大卫教”,教主都像毛一样疯狂而残忍,但在民主法治下,他们既无法获得全国权力,更在法治制约下迅速败露而灭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