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 两个西方,你选择哪个?

一个是传统的西方:那个产生了但丁、莎士比亚、塞万提斯、弥尔顿、狄更斯、亚里士多德、亚当.史密斯、华盛顿、林肯的西方;那个人们捧著《圣经》上教堂、唱著铃儿响叮当欢度圣诞节的西方;那个赢了二战、冷战,正在和恐怖主义作战、承担人类道义责任的西方┅┅那个被称为保守派的、右派的西方。

而另一个则是当代时髦的西方:那个产生了马克思、弗洛伊德、尼采、萨特们的西方;那个给共产世界和伊斯兰世界提供了最好的攻击把柄的西方——腐败堕落、玩世不恭的西方;那个当年推崇共产主义、今天惧怕恐怖主义的西方┅┅那个被称为自由派的、左派的西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