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陈映真的假天真

就这样一个作协,陈映真们却要巴结进去,实令人不齿。二十多年前,在旧金山市一个文学研讨会上,我被安排和陈映真住一套房间。言谈中感觉他比较亲共,所以我用了大半个晚上,给他讲中共的残忍,中国人的苦难。他没有反驳,只是说,真没想到,好像他并不知情。后来得知,他一路亲共,却又无法反驳那些事实,只好装出天真的样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