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古拉格肯定会再发生

阿普尔鲍姆“发现”了西方左派与共产主义的内在思想连结:那就是“浅红” (西方左派)不愿批评(苏联的)“大红”,因为它们的本质都是“红色”,思想根基都是群体主义(collectivism),即热衷以意识形态的名义(人民的名义,公众利益等)剥夺个人权利,摧毁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均贫富和要平等的背后,是要建立消灭差异和不同的群体主义社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