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智官:世界必将为失去川普付出沉重代价

是次美国总统大选的一大特点,就是与其说选民在川普和拜登中二选一,不如说是一次是否认同川普的公投。岂料,这个模式也出现在国际上。目前因计票出现海量舞弊,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认定选举没结束。但妄图先声夺人的拜登昭告天下自己已夺得大位,美国主流媒体跟着起哄,企望让尚未定案的事成为现实。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各国政要仅凭拜登一家之言就纷纷攀附献媚,只有墨西哥、巴西等少数国家坚持原则。许多人不解,连中共都装模作样说,在等待美国的法律程序判定选举结果,因为这是国际常识和惯例,2000年戈尔单方面宣布当选,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去道贺,今天,这些国家的政要为何一反常态?我却觉得,这是国际会社对川普的一次“公投”,看上去川普有点“不得人心”,川普输了。但关心政治的人们也由此看清,各国领袖中谁是蝇营狗苟的无良政客,谁是有理念操守的政治家。

像德国默克尔、法国马克龙、加拿大特鲁多之类的政客就不去说了,他们早就迫不及待地等着这一天了。让人看不懂的是英国首相鲍尔斯,印度总理莫迪,日本首相菅义伟,还有我们台湾的蔡大总统之流,为何也不顾真相和美国的法律抢先站队?莫迪和爱尔兰首相马丁还与贺锦丽和拜登套起了“血缘”近乎,真是不堪目睹。

对此,我忍不住也当一回“喷子”。请问鲍尔斯,你力主英国脱欧时,川普是如何支持你的?你感染中共病毒时川普立即表示派医疗队去,你见一点情吗?请问莫迪,川普访问印度时,你鞍前马后谄媚,前不久中印边境擦枪走火,蓬佩奥代表川普去印度力挺你,你变色得太快了吧?菅义伟,你怎么不长点记性?四年前,安培把宝压给希拉里,川普当选后他第一个去美国将功赎罪,川普不计前嫌和他结为哥们,事不过二,这次你也要“萧规曹随”?蔡大总统就更不要说了,川普之前的美国总统看中共的脸色,按流行的网络说法“谁把你当根葱”,只有川普上任后打破常规,给你打电话称呼你总统,给足你面子,此刻你急不可耐为哪般?最让人心寒的要数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川普一上任就退出让以色列不满的《伊核协议》,然后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承认戈兰高地是以色列的主权。这些都是以色列想让美国前几届总统做而没做到的。如今在川普的艰难时候,内塔尼亚胡竟然也忘恩负义,毫无定力地加入见风使舵的行列。

是的,川普不留情面的“美国优先”政策惹翻了所谓的“盟友”。但站在美国人的立场,作为美国总统不应该“美国优先”吗?除了中共和北韩金家王朝,英法德等国领导哪个不是自己国家第一?(不对,川普和他们也有不同,川普的“美国优先”是牺牲自己成全美国人民,而欧洲政客们的本国优先的终极目的是自己的名利。)当然,以二战以来的国际态势,美国可以承担应有的责任,但这也要在美国自身强大的基础上。川普所做的不过是纠正各国的“吃大户”心理,他们认为美国就得不顾自己作出牺牲。老实说,我去纽约坐地铁就为美国报不平,都是一百多年前的破旧设备却没钱更新,看上去像第三世界国家,难道美国不应该少撒点币自己用?川普要求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按协议支付费用错了么?川普提出各国互相贸易零关税错了么?

川普减少额外负担强盛美国,看似搞超级版“门罗主义”,过于自私和短视,但一个更加强大的美国的存在本身就是世界的稳定器。你看过去四年,大大小小的流氓国家都没敢轻举妄动,奥巴马时代连连核讹诈的北韩不敢再试射洲际导弹。这次拜登如当选,美国回到奥巴马对邪恶国家绥靖的老路,那么不消十年二十年,世界上民主和专制势力此消彼长,美国国力衰弱到被中共超越,到时想对抗也力不从心了,世界愿意接受那样的灾难性后果?

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了端倪。

“浪”漫“候任”女副总统贺锦丽在与彭斯辩论时说,“川普比习近平还坏”,当时我还以为她吃了蒙汗药。现在看来她说出了世界的真相,英德法加等国领导人确实怨恨川普胜于习近平。他们迄今不敢站出来声讨一手酿成全球大瘟疫的习近平,却对并没宣告败选的川普落井下石,从中不难看出他们卑琐的人性,从他们身上我们也不难预料接下来的世界走向。

是的,川普得罪了国内外无数政客。他一介商人,为了美国的再次伟大踏入政界,以直率的言行风格赢得上次大选。当上总统后他为抽干美国政坛“沼泽”而打击根深蒂固的利益集团,受到民主党同党建制派媒体华尔街的合力围剿。而他学不会政客的圆滑,锋芒毕露我行我素,再加被媒体妖魔化的形象,使近半数的美国人不接受他,这次他如真的由此失去连任,部分原因也可归结为他的独特性格,便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不过,套用鲁迅说过的老话,川普个性上确实有很多缺点,有很大缺点,但他的缺点再多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政治家,一个不屈不挠的勇士和斗士,他虽败犹荣,定会名留青史。而默克尔、马克龙、特鲁多之流再“完美”也是毫无信用的政客,他们一退出政治舞台就会在时代的洪流中匿迹。

何况,没有连任总统固然是川普终身的遗憾,但一位为了美国的伟大而呕心沥血的人被无情抛弃,反过来说美国也不配拥有这样真正的爱国者;一位能够在改变美国的同时也改变世界格局的人被黑暗吞噬,这个世界也活该无可挽回地滑向堕落。我相信,用不了多久,美国人民就会意识到他们因失去川普的四年而遭受的巨大损失,世界也必将为之付出沉重的代价。

当然,这是后话,目前美国选举还没结束。我忧心的是,万一因民主党计票舞弊定谳,拜登败选,上述政客拿什么脸面去见川普?尤其是一旦台湾遭受中共武力进犯,蔡大总统如何向川普寻求保护?

总之,此次川普和拜登的较量,也是人性和人格的较量,参与其中的政要和各色人等,都淋漓尽致地展露了各自的本性,可谓是一场人性的大考。美国大选尚无定论,但大考的结论已经出来。就此而言,无论选举最终结局如何,人类未来百年的走向已经改变,未来的世界史必定浓彩重抹今天这一页。

——原载《光》传媒2020年11月9日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