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智官 :老紅衛兵和新戰狼

兩年來,關心時局的海內外華人都困惑於一個說不上是迷的巨大謎團,在對應中美貿易戰尤其是新冠病毒大疫問題上,習近平為何一步錯步步錯,把中共帶入四面楚歌難以自拔的深溝?

本來,武漢“意外”發生瘟疫,無論病毒是實驗室泄漏還是野味市場引發,即使處理不當蔓延全國波及世界,倘若及時坦承虛心認錯,國際社會除了埋怨幾聲,還能怎麼樣呢?因為意外事故哪國沒有呢?然後習近平倒好,親自部署先隱瞞傳染源頭及初始疫情,繼而謊報武漢感染和死亡人數,導致各國輕視疫情釀成全球大瘟疫。更可惡的是,事後還製造輿論嫁禍美國,激怒了美國政府和民眾。再一壁全盤否認武漢是病毒起源地,一壁此地無銀地報復提議調查源頭的澳洲,引起世界各國的公憤。

眼見中國成為眾矢之的了,習近平非但不收手再火上澆油。他不甘心香港送中條例的失敗,為泄私憤霸王硬上弓,強推香港國安法,一舉毀掉一國兩制,完全暴露了蔑視國際法的無賴嘴臉。這下尚在中美爭端中遲疑的英國被激怒了,立即決定追隨美國攜手五眼聯盟共同對付中共,連避免選邊站的德法兩國也不得不跟進譴責。

到此,習近平還沒完,繼續不自量力地四面出擊,在南海與多國搶佔島嶼,在西邊和印度挑釁打架,在東邊強闖日本認定的領海,讓看客目瞪口呆。

雖說習近平是小學生“博士”,但在國內用厚黑手腕擺平政敵並不傻,“遠交近攻”“合縱連橫”的常識也非不懂,為何在國際政治上如此愚頑不可及,一路走麥城自陷絕境?

問題令人費解,答案卻並不複雜,習近平的所作所為不過是老紅衛兵的脾性使然。

紅衛兵的脾性是什麼?可以用一個形象來描述:文革初期,當紅衛兵蠻不講理的言行遭人指責時,他們傲然拍胸道“這是造反派的脾氣”!紅衛兵造反,造反就有理!別說造“黑八類”的反可以肆無忌憚,不同派別的紅衛兵互斗也是如此,“不獲全勝,決不收兵”。為了爭霸獨大,各派紅衛兵用大字報大辯論文斗,都以毛語錄為準繩批駁對方,也都能找到支持自己觀點的聖旨,所以,彼此毫無理性不談邏輯,抵死狡辯蠻橫到底。倘若文鬥不過,還有最後一招,拿起棍棒甚至槍支等武器上陣,以一決勝負。

當時,紅衛兵在國內打砸搶不夠,還要把紅旗插遍全球,沖衝殺殺撲向外國。在北京的紅衛兵衝擊蘇聯、印度和緬甸大使館,圍攻捷克、波蘭、匈牙利、保加利亞等國的駐華外交官,直到外交部的造反派“火燒英國代辦處”,引起周恩來震怒指示嚴懲才收場。與此同時,許多紅衛兵非法越境到越南、緬甸等國去與反動派進行“實際鬥爭”。許多外交使團也在駐在國搞文革,在倫敦的外交人員衝上街頭,高喊“打倒英帝國主義”和警察扭打;在仰光的外交人員也和緬甸警察發生流血衝突。為此,中國與有外交關係的40多國中的近30國發生外交糾紛,甚至惡化到降級或斷交的地步。

豈料,這一幕在復辟文革風潮的今天以另一種形式上演。

老紅衛兵習近平以世界老二自居,督導也是老紅衛兵的王毅領銜,指揮文革新生代的外交戰狼在國際舞台大展拳腳。

2016年6月1日,王毅在加拿大和加外長共同舉行記者會,一位加拿大記者以香港書商失蹤事件為例,向加外長迪翁提問,鑒於中國嚴重的人權問題,“加拿大為何要與中國保持更緊密關係?如何通過這種關係來促使中國改善人權?”王毅不顧外交禮儀,竟然搶過話頭手指這位記者說:“你的提問充滿了對中國的偏見”,然後是連珠炮地責問,“你去過中國嗎?”“知道中國從一窮二白,幫助六億擺脫貧困嗎?”“知道中國是人均(GDP)8000美元的第二大經濟體嗎?”“知道中國把保護人權列入到憲法當中了嗎?”……

在常人的意識中,外交官是最會說話的一類人,他們可以尖銳犀利,但不失得體文雅,所以人們形容過於委婉的言論為“外交辭令”。而王毅惡形惡狀的紅衛兵嘴臉,完全顛覆了西人對外交官的認知,讓他們只有被鎮住發愣的份。

在驕狂的王毅言傳身教下,陸慷、華春瑩、耿爽、趙立堅等外交部發言人,劉曉明等駐外大使紛紛以戰狼的面目出陣。

外交部例行記者會本是與外國記者理性溝通闡述本國政策的場合,但戰狼發言人卻常以紅衛兵大辯論式的言辭回懟記者的提問,用的也都是毛時代語言:什麼“不要好了傷疤忘了痛”;不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不要“說三道四”“指手畫腳”、不要“居心叵測、圖謀不軌”,還有完全是詭辯而令人不知所云的話:“有關部門當然就是有關的部門了,無關的就不能稱為有關部門。”更有以文革批鬥人的氣勢責罵“這幾個美國政客的言論所作所為,實在是無恥無德”,“奉勸美國政客收起這套騙人的把戲。”直至趙立堅回應美國制裁香港“中國不是嚇大的”,已完全是潑皮牛二的流氓腔了。

而中國駐外的戰狼大使,不是去和駐在國建立友好親善關係,而更像是中國派遣的欽差大臣,動輒頤指氣使地向駐在國發“哀的美敦書”。瑞典筆會向被中共羈獄的桂民海頒圖霍夫斯基獎,駐瑞典大使桂從友公開威脅經濟制裁瑞典;澳洲政府提議獨立調查是次疫情,駐澳大使成競業揚言,調查是政治操弄,中國將採取對應措施,減少從澳洲進口貨物並限制中國人赴澳留學旅遊;中共推行香港國安法後,駐英大使劉曉明囂張地宣稱,《中英聯合聲明》是一份“歷史文件,已經完成其使命”,失效了……

凡此種種,經歷過文革的人一眼看出,外交戰狼滿身是紅衛兵基因。

不幸的是,老紅衛兵不單指當年參加過紅衛兵的人,而是指文革時期成長起來的整整一代人,就像習近平當年非但沒資格參加紅衛兵,還是被紅衛兵迫害過的人,但他照樣承襲毛的衣缽。所以,當習近平等中共最高統治集團,以紅衛兵思維和手段荼毒百姓時,同輩的異議人士也帶着紅衛兵的烙印行事。

早在六四後,大批異議人士流亡海外,不少人一次次發起組建民運組織。可惜,因紅衛兵意識作祟,以自我和小集團為中心,寧為雞頭不為牛後,爭強好勝不懂妥協,每次都起於聯合終於分裂,最後山頭林立潰不成軍。老一輩的王若望和劉賓雁都曾哀嘆,“一個個都是小毛澤東”,小毛澤東就是老紅衛兵的別稱。

到如今人人可以塗鴉的互聯網,正好重現人人可以寫大字報的環境。海外異議人士不限於在有關中國問題上各抒己見,在有關美歐各項議題的爭論上也常各執一端。而且恰如當年從毛語錄里總可以找到為自己辯護的依據,網上也提供了五花八門有利於自己觀點的信息,所以每個人都是墨索里尼,都總是有理,也總能取得紅衛兵式大辯論的“勝利”,以至於常常偏執到走火入魔而不自知。

最近看到幾條推特,我不敢相信竟然(我原以為)是一位嚴謹學者寫的。其中一條這樣說:“川普利用反共騙取選票連任,連任後對內推動一黨獨大,設法自己及家族長期執政;對外則開始聯合中共對抗歐洲及世界,世界矛盾乃至戰火不斷。人們不僅失去對中共的信任,而且失去對美國的信任,世界秩序混亂,乃至擦槍走火,人類再次經歷一次大的災難。中國共產黨繼續存在五十年!”

你盡可以罵川普“無賴”當代“希特勒”,當美國總統就是給半數美國人和全世界人罵的。但這條推文的揣測和臆想哪裡是罵川普,而是把美國當經常鬧政變的非洲酋長國了!這位自視極高的學者鄙視地咬定“荒謬”“匪夷所思”的“川粉就是川衛兵”,我無言以對,只能由讀者判別誰才是如假包換的紅衛兵。

還有一位“小”紅衛兵輩的在美人權律師,因為反川而挺BLM運動,他在推特上問道:“假設1989年中國民主運動中出現少量的搶商店、砸玻璃等情況——1、你會把整個八九民主運動稱作騷亂、暴亂嗎?2、你想研究或向別人介紹八九民主運動,會把經歷僅僅放在或主要放在打砸搶方面嗎?3、你會因此支持中共鎮壓或屠殺嗎?”

儘管他解釋,用“假設”來表達“一場運動的主流和細枝末節的關係”,但把六四民運和BLM聯繫起來的糨糊“假設”本身還不反映作者荒腔走板的是非觀?對此已經沒有分析反駁的必要了,只等着再次被玷污的六四冤魂哪天去質問他吧!

又到8月18日了,這是紅衛兵的紀念日,1966年這日毛首次在天安門接見紅衛兵。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王力和戚本禹晚年都披露過,毛曾向文革小組解釋他親自接見紅衛兵的良苦用心。毛說,蘇聯為何變成修正主義,就是親眼見過列寧的人太少了。而毛因為在國共合作時的一次大會上見過孫中山,便始終銘記孫的遺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因此,毛要讓更多的紅衛兵見到他,讓他們知道毛對他們的希望,將來,毛不在了,有人要搞修正主義,在廣場上見過毛的紅衛兵就會造修正主義的反。

1966年8月到11月,毛8次共接見了1200萬紅衛兵。

半個世紀後回看,毛果然英明偉大,棋高一着,他的目的達到了。他親手培養出的一代紅衛兵,成為他留下的最大“功業”。仰仗着無論是支持還是後來反對他的紅衛兵,他安然躺在水晶棺材裡四十多年,至今陰魂不散,繼續通過老小紅衛兵來影響社會進程。

妄人習近平的上位,更如毛復活再世。他駕輕就熟仿效毛的手段,一手打擊統治集團內部的異己,一手殘酷鎮壓追求自由民主的民眾,還不知量力向世界推廣所謂中國模式,妄圖以此取代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所幸,他稱雄世界的野心驚醒了美國,套用紅衛兵的常用語是“多行不義必自斃”,目下遭到美國的迎頭痛擊,落得一敗塗地。

但依習近平的紅衛兵脾氣,他不會認輸,更不會服輸。這不!大家剛感嘆,在美國組合拳的痛擊下,楊潔篪、王毅開始放軟話,大有和美國停止“冷戰”的意味。誰知,話音剛落,習近平就悍然下令抓捕黎智英等香港民主人士,又一次引起世界輿論嘩然。同時,為報復美國衛生部長訪問台灣,解放軍東部戰區宣布在台灣海峽舉行實彈演習,再次用武力恫嚇台灣。

被毛主義喂大的習近平,先天帶着反人類的本性,既有文鬥不過來武鬥的迷狂,又存一定要解放台灣的心結,困獸猶鬥時保不定會用台灣戰端相博,成則實現與毛並列建立蓋世功勛的夙志,敗則把老百姓捆綁上戰車同歸於盡。

所以,包括台灣在內自由世界必須時刻警惕着。

——原載《光》傳媒2020年8月15日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