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智官:搗糨糊和精緻利己主義

“搗糨糊”是上海只有二十多年“詞齡”的新俚語,從字面看類似北方話的和稀泥,又有些許不同。最大的不同是,和稀泥一般是第三者用折中方式無原則調和他人糾紛,他本人未必要從中得多少好處。搗糨糊除了類似功用或胡吹海侃僅博人一樂外,多數場合是以此得利。比如,歪理十八條地搗糨糊為自己的過錯狡辯,甚至諉過於人;買賣雙方做交易時,賣家以此漫天要價,買家也以此就地還錢;諸如此類的搗糨糊把戲不一而足。

與搗糨糊同期出現了一個詞是精緻利己主義,是北大教授錢理群發明的,奉行這一主義的就是精緻利己主義者。我原本以為這兩個詞完全是風馬牛,前者多為販夫走卒所慣用,後者則是有學識者之所為。詎料,最近才發現兩者有時可以是一回事。

因為關注方方事件,見她在同行中孤立無援的樣子,也就格外在意支持她的人,在不多的幾位中最有名的當數易中天。

儘管八年前在“韓寒代筆”事件中,我對易中天失去應有的判斷力頗為不解,但我不主張因人廢言。多年來,易中天在各種演講中,以不逾規越矩的方式講解諸如憲政、公權、自由、民主等觀念,並以他的口才概括出不少格言警句,也是宣傳普世價值,在言論不自由的環境中實屬不易。

是次武漢發生大疫的前期,他在2月13日寫了一篇博文《武漢鉚起,馬屁精滾開》。文中不僅認同方方,許多激憤話語比方方挨批的日記中的言論有過之而不及。他說:

“不要再宣傳什麼懷孕的護士、流產的醫生堅守崗位之類。那才真是吃人血饅頭!不拍馬屁,會死人啊?吃人血饅頭的往往也是馬屁精。

“馬屁精是土特產。每到國難當頭,他們就會不甘寂寞地跳出來舞文弄墨,標準動作則有兩個:一是把喪事辦成喜事,二是吹捧領導人。

“因此我希望,所有媒體都能夠——多點理解,少吹牛皮。守住底線,不唱高調。你們的鏡頭,不要總是對着領導人,我們也不希望看到諸如此類:打着紅旗在疫區合影留念。站在病床前放聲歌唱。跟在領導人後面滿臉堆笑。那隻會讓人產生不當聯想。請關注底層,請關注一線,請關注疫情!包括那些連數字都算不上的冤魂!請學會說人話,請學會懂人心!這,很難么?”

上述言辭尖銳痛快毫不含糊,甚至提前描述了武漢解封時喪事當喜事辦的場景,令人擊節稱賞。

轉眼過了兩個月,4月12日,就在為方方的《日記》出英德文版的事鬧得佛反盈天時,易中天又寫了一篇博文,先是闢謠,也是急於撇清,他沒說過“站在方方一邊,就是站在人的一邊”,然後談有關方方《日記》的出版爭議。對照前文,你絕不會想到是同一個作者,卻絕對是一篇難得的搗糨糊範文:

2012年初發生揭露“天才”作家韓寒的“代筆事件”。當時的韓寒如日中天,被譽為“當代魯迅”、“全國教授加起來不及他一個”,尤其是韓寒的粉絲有上億之多。

易中天也是“韓粉”,他請韓寒去他工作的廈門大學“演講”,他要借韓寒的光吸引“韓粉”。“代筆”爭議正酣的2月中旬,他寫了《我看方韓之爭》,通篇站在韓寒的立場說話,還支持韓寒向法院起訴揭露者“侵害了他的名譽權”。

然而,不到半月劇情大翻轉,韓寒文章由人代筆的有說服力的證據大量湧現,韓寒難以自辯無力招架,只得去法院撤回虛張聲勢的起訴。這時,易中天又寫了篇文章《韓寒出來混,遲早要還的》,也是和前文的調子突變,用的也是抹糨糊手法,和前述論方方《日記》問題如出一轍,令人不忍卒讀。

細究易中天舊事不是本文的目的,就此打住。但他關於韓寒代筆的一段話倒可以拿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如果拿不出鐵證,那麼,誰被懷疑代筆,我就站在誰一邊”;“我不能不想,如果我被質疑‘代筆’,該怎麼自證清白?”“我不能因為自己高枕無憂,就置同行的安危於不顧。”易中天挺身為韓寒擋子彈,不惜生拉硬扯搭上自己,精神可嘉。但按此邏輯,方方的出版自由神聖不可侵犯,他更應力排眾議傾力支持,因為作為作家必定感同身受,“如果我的書在海外出版,也受到阻攔怎麼辦?”因此,決不會在對待方方問題上退避三舍,並曖昧地顧左右而言他。

“當代魯迅”韓寒在“代筆事件”中倒塌後,再也寫不出為他招來人氣的微博,更沒再寫出一部小說。但依憑一大批死忠的粉絲,當不了作家的韓寒開始改行,身兼連鎖飯店的老總、歌手、電影編劇、導演、演員等多職。易中天也繼續為韓寒捧場,2017年為他“導演”的電影《乘風破浪》拉票;2018年仍然讚賞他是“一個說皇帝沒穿衣服的孩子,比國學教授都勇敢。”

難道大才子易中天真的識別不了“天才”韓寒?難道他真的欣賞韓寒“導演”的電影?當然不是,只看《易中天中華史》的出品人是路金波,這個路金波真是當年偶像韓寒的操盤手,如今是韓寒“導演”電影的合作方,明白他們間的關係就不難理解易中天不合常理言行的來由。

易中天2005年開始上央視《百家講壇》講解歷史故事,成為走入尋常百姓家的“明星教授”、“學術超男”,他的粉絲有幾百萬,他的舉動能對社會產生不小的影響,一如孔子所說:“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所以,指出易中天在方方事件中的精緻利己主義表現,並非吹毛求疵苛責他,而是期待他及和他同類的人能夠反躬自省,為匡正精緻利己主義盛行的世風作出應有的表率。

——原載《光》傳媒,文字有刪節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