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新冠病毒的源頭在哪裡?一場被誤導的爭論

近來,一個引發很大爭議的問題是:新冠病毒的源頭在哪裡?其實,這個問題本身就提的不恰當。這樣提出問題,實際上是模糊焦點,轉移視線。當我們在爭論新冠病毒的源頭在哪裡時,我們已經被誤導了。

這事要從鍾南山2月27日講的一句話說起。鍾南山說:“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鍾南山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聯繫這句話的上下文,再聯繫他此後的講話,我們可以發現,他這句話的前一段和後一段講的不是同一個東西。前面講的是疫情(epidemic),也就是新冠病毒病這種傳染病;後面講的是病毒(virus),也就是新冠病毒。一個是指新冠病毒病,一個是指新冠病毒,兩者不是一回事。鍾南山的意思是說,新冠病毒病(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新冠病毒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也就是說,新冠病毒不一定來自中國。

上海華山醫院醫生張文宏對鍾南山的說法不以為然。在談到新冠病毒的起源時,張文宏說:“通過全基因組測序,我們發現這個病毒的遺傳進化上肯定屬於蝙蝠冠狀病毒來源,這次這個病毒和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就是一家的,因此也引起了部分類似2003年薩斯樣的臨床表現。既然已經非常清晰它來自於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那蝙蝠是在這個海鮮市場上帶到人間,還是在隔壁縣裡的市場上帶到人間,最後又傳到這個市場,並在這個市場上爆發,你覺得有意義嗎?”

張文宏的意思是,新冠病毒就是來自蝙蝠;至於那蝙蝠到底是來自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還是來自隔壁縣裡的市場,這之間的差別沒什麼意義。

不錯,從理論上講,鍾南山說的沒錯。一種傳染病和引起這種傳染病的病毒,畢竟是兩回事。因此理論上不能排除這種可能,即,疫情發生於某一個地方,而造成疫情的病毒卻是出自另一個地方。2003年的薩斯事件就是一例。

眾所周知,薩斯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的廣東。起初,專家們認為薩斯病毒是來自果子狸,但後來又認為果子狸只是薩斯病毒的中間宿主,蝙蝠更可能是真正的源頭。於是,一些研究者跋山涉水,深入西南、華南、華中等地尋找蝙蝠病毒樣本,最後在雲南一處山洞裡的一種名叫中華菊頭蝠的蝙蝠體內發現了薩斯病毒,從而確認薩斯病毒起源於蝙蝠。至於說雲南蝙蝠身上的病毒是如何傳播到遙遠的廣東的動物和人身上的?這個謎至今尚未解開。

薩斯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的廣東,然後蔓延到中國的24個省份,包括雲南。廣東是薩斯疫情的發源地,但不是薩斯病毒的發源地。雲南是薩斯病毒的發源地,但不是薩斯疫情的發源地。廣東的薩斯疫情並不是從雲南傳過去的,而雲南的薩斯疫情倒是從廣東傳過去的。

也有專家說,到目前為止,薩斯病毒的源頭在哪裡還沒有最終定論。但是,無論薩斯病毒的源頭在什麼地方,那都無改於下述事實,即,薩斯疫情(注意,是薩斯疫情,不是薩斯病毒)首先出現在中國廣東,其他省份——包括雲南——以及其他國家的薩斯疫情都是從中國廣東傳過去的。

假如廣東省政府和雲南省政府互相“甩鍋”。雲南政府說,就是你們廣東爆發了薩斯疫情而未能得到控制,蔓延到了我們雲南,你們廣東應該負責任。廣東政府說,薩斯疫情雖然是在我們廣東發生的,但是薩斯病毒卻是來自你們雲南,你們雲南才應該負責任。在這場爭執中,哪一方更有道理呢?當然是雲南。

武漢病毒所的石正麗告訴我們:“在自然界野生動物攜帶的病源其實很多,但是感染人的機會非常非常少,它不會來主動感染人。我們現在經常能看到一兩年就有一個新發傳染病,這是人類活動的一個結果,我們人類要去侵襲野生動物領地,要去旅遊要去開發要養殖還有很多這種(人類活動),實際上是我們人類活動造成的被感染。”

這就是說,病毒本來就存在,存身於野生動物中的病毒不會主動感染人,因此有病毒本來不是問題。人由於自己的某些活動而感染上了病毒,這才是問題。人感染上病毒而又沒有及時隔離治療,導致越來越多的人被感染,甚至蔓延到別的地區別的國家,這才是問題。

這就是說,爭論病毒的源頭在哪裡,這個問題其實對我們沒多大意義。解答這個問題要靠專家。薩斯病毒的源頭之謎就是專家解開的,不是記者或公共知識分子解開的。還需要時間。薩斯病毒的源頭之謎是在薩斯病毒事件13年後才解開的,而且到現在也不能說就是最終定論。但這不那麼重要。因為我們真正關心的問題,並不是薩斯病毒的源頭在哪裡,而是薩斯疫情是從哪裡發生的,是怎樣蔓延開來的。而這個問題本來已經很清楚。如果我們去爭論薩斯病毒的源頭在哪裡,反而會使我們模糊焦點,轉移視線,用一個不重要又一時爭不清的問題,掩蓋了、代替了薩斯疫情是從哪裡發生以及怎樣蔓延這個真正重要的、並且早已清楚的問題。

回到新冠疫情和新冠病毒的事情上來。新冠病毒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武漢,然後蔓延到中國其他省份,蔓延到世界上很多國家,包括美國、意大利。正如張文宏醫生指出的那樣,新冠病毒和薩斯病毒同類,其源頭肯定就是蝙蝠,就是在中國。在沒有拿出證據的情況下就隨意猜測新冠病毒是出自外國,在科學上是不負責任的。

退一步講,即便我們在理論上承認,像鍾南山所說,新冠病毒不一定發源於武漢。新冠病毒也許發源於其他地方,甚至外國,例如發源於美國發源於意大利。但是中國武漢的疫情並不是從其他地方傳過去的,不是從美國或意大利傳過去的;而其他地方的疫情,包括美國的疫情、意大利的疫情,都是從中國武漢、從中國傳過去的。這一點仍是確定無疑的。鍾南山也承認新冠疫情是首先出現在中國。其言外之意就是,其他國家的新冠疫情都是從中國擴散出去的。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 中國武漢是新冠疫情的原發地,其他地方、其他國家的新冠疫情都是輸入型。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

最近,不時讀到一些消息,說美國某地或意大利某地,早在去年11月、12月甚至更早,曾經鬧過流感,很多人得了病,也死了不少人。事後推測,那很可能就是新冠病毒病,只是當時人們不知道,當作一般的流感或肺炎了。這就是說,新冠病毒疫情的原發地可能並不是中國武漢,而是美國某地或意大利某地,中國的疫情倒是從別人那裡輸入的。另外也可能,中國武漢是新冠疫情的原發地,但美國某地或意大利某地也是新冠疫情的原發地。新冠疫情有不止一個原發地。歐美國家的新冠疫情不是從中國武漢傳過去的,而是從它們自己的某個地方傳過去的。

上述推測都不成立。只講一個理由就夠了。

武漢病毒所石正麗在2017年“追蹤薩斯源頭”演講里講到:在薩斯疫情發生之初,由於缺乏對此病的認識,最初的薩斯病人,隔離措施做的不到位,包括醫院的醫生護士,他們自身防護不到位,“最早出現聚集性爆發的是在醫院裡”。

注意這句話——“最早出現聚集性爆發是醫院”。這次新冠疫情就出現了同樣的事情,也就是在醫院,最早出現聚集性爆發。發哨人艾芬就講到過這種情況。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向陽在3月6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在1月底之前,湖北有3000名醫護人員被感染。

這就告訴我們,醫護人員的狀況具有指標性意義:如果一個地方發生了薩斯疫情或新冠病毒疫情,而當地的醫生由於辨別不清,當成一般的流感或肺炎去治,因此隔離防護不到位,那麼,首先在醫院會發生大面積感染。

這必定會引起醫護人員的高度警覺,他們必定會有強烈的動機,下大功夫去查明。以意大利或美國的科研能力及設施,他們也會像中國的同行一樣,很快就弄清楚這不是一般的流感或肺炎,而是一種新的冠狀病毒引起的病。美國和意大利也會有李文亮、艾芬這樣的醫生,而在言論自由的美國和意大利,他們的聲音是不可能被壓下去的。這就是說,如果在去年美國或意大利就發生了新冠疫情,媒體早就有報道,公眾早就該知道了。既然當時的媒體沒有報道,可見當時沒發生過,可見當時發生的不是新冠疫情。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RFA)2020年4月2日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