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comments

  1. 我們再上一次天安門,他們不會再向我們開槍的!他們不會再活生生的開着坦克從我們身上碾過去了!不會的,絕對不會的!……打倒中國共產黨!中國人要freedom!

    曹老師,推翻中共後,我們要到美國當面向你表達感激之情!……曹老師,這段時間你可千萬、千萬要注意安全啊!

    2017,起來中國!

  2. 小右派、現刑反革命劉淇昆談郭文貴

    朱女士:

    我的“反革命”經歷和您有得一比。我的父母親五七年都是“極右分子”,文革中被迫害至死。我本人五八年被打成“小右派”,文革中當了十年“現刑反革命”。本人現在定居溫哥華,是本地著名的反共分子,以“本拿比劉先生”著稱。

    我支持郭文貴爆料,但與您的態度有所區別。下面轉貼我的兩篇文章,供您參考。
    ——————————

    郭文貴自破騙局

    在7月27日的視頻中,郭文貴對如何應對針對他的誹謗官司,對如何在美國法庭上證明黃艷、范冰冰、許晴與中共高官有柒,作了進一步的說明。他的說明使我錯愕不止,驚掉下巴:郭文貴自己戳穿了自己的騙局!

    郭文貴講,他將在法庭上要求黃艷等“驗定三個方面”。“第一個,你的DNA。還有,女人發生性行為以後留存的某種東西,是可以化驗的。還有一個,就是我掌握的錄像,這個錄像裡面和你本人特徵的比對。比如說,黃艷女士,你的胸部,右胸和左胸之間有一個黑的痦子。……范冰冰女士,在右下部特別明顯有一個小疤痕。許晴女士身上有一個更大的特徵。……再驗證,叫法官要求你提供,當時那個時間段,你幹嘛去了?這不就證明了嗎?” (以上引號內,是郭文貴一字不易的原話,出自YouTube視頻「2017-07-27 郭文貴直播精華版(中國藏富於貪官污吏,藏富於黃艷的小手,藏富於范冰冰那塊大臭逼,卻從來不藏富於民)」。視頻開始不久就是這段話。)

    郭文貴要求黃艷等人“驗定三個方面”,但就是不拿出他以前自稱擁有的性愛視頻。即使美國法院接受郭的要求而進行這三個方面的驗證(那將違反程序正義),也根本無從證明這些女人陪中共高官睡過覺。只有性愛視頻,才是權威的、唯一能夠證明淫亂行為的證據。郭先生舍此不論、絕口不提,無異於承認,他手上根本就沒有什麼性愛視頻。

    對郭先生所謂“驗定三個方面”作深入的分析,恐怕有辱智者的智商。但是考慮到這個帖子的讀者可能有“郭粉”,還是講幾句吧。

    郭先生首先要求黃艷等人在美國法庭上驗證的,是她們的DNA以及“女人發生性行為以後留存的某種東西”。姑且不論美國法庭是否會要求、接受這種證據,即使(郭先生提供的)“女人發生性行為以後留存的某種東西”和黃艷等人的DNA吻合,又能說明什麼呢?如何證明那次(或者那些)性行為和中共高官有關?至於郭先生能說出這些女人身上的某種特徵,就更與高官淫亂扯不上關係了(其實,能夠拿出女人性交時的分泌物,說出她們身上的某些特徵,倒可以作為郭文貴自己搞這些女人的佐證,雖然仍不是確證)。郭先生要求驗證的第三個方面,就更加荒乎其唐了:他要求黃艷等人提供在他指定的某些時間段,“幹嘛去了?” 奇哉怪也!為什麼郭先生自己不證明,在這些時間段她們在幹什麼?與哪個中共高官上床了?請問,誰能回憶得出,若干年前的某個特定時間,幹嘛去了?而且,以黃艷等人的官方背景,她們在國內的行動、某時某刻做了什麼,什麼樣的假證明她們得不到?她們提供的證據,能夠相信嗎?

    在YouTube郭先生視頻後面的留言中,一個叫“亮子”的網友一語戳穿了郭氏騙局:“老郭的神邏輯,你身上有個痦子,有個傷疤,說明我手裡有你的性愛視頻。”

    這裡必須聲明,我絕不認為王歧山等中共黨魁在男女關係上是清白的。不要說黃、范、許三個女人,這些無恥的、罪惡滔天的“盜國賊”就是玩三百個女人,恐怕都不止。我也不認為黃、范、許這些女人是清白的,說她們“那塊大臭逼”,恐怕並不為過。但是,在沒有真憑實據的情況下,象郭文貴這種“瞎咋乎”,只會使自己失信於人;對揭露中共的罪惡不僅無助,反而有損。

    郭文貴經常炫富,經常提到自己的律師團隊,提到花了多麼巨額的律師費用。但是看到他大聲喧囂,讓對手在法庭上「自證無罪」,要求法庭做違反起碼的程序正義之事,看到他在黃艷等人訴訟案上的出乖露醜、進退失據,我真不明白,郭先生身邊都是些什麼狗頭軍師(或曰豬頭律師)?郭先生身邊哪怕只有一個普通的律師,也不至於鬧這種自戳騙局、自搧嘴巴的笑話。我嚴重懷疑,郭先生一再聲稱他爆料時拿出來的各種文件、證據,是經過他律師團隊的嚴格審核,是真的嗎?打個比方,如果一個人說他腰纏萬貫,但是連一個燒餅都買不起,你會相信他口袋裡真有錢嗎?

    我認為,在反共陣營中,並不存在有人憂慮的“反郭現象”;現在應該加以遏制的,倒是郭文貴的“老虎屁股摸不得”,是他對一些傑出民運人士的肆意誹謗和人身侮辱,是一些人在努力營造的“郭氏一言堂”。在中國當代民主運動的歷史上,還從來沒有一個人,象郭文貴這樣橫行霸道。我們應該支持郭先生對中共權貴集團罪惡的揭露,不管他出於什麼目的,不管此人的素質如何。但是對他所爆之料,我們不能盲目相信,不加分析、鑒別地照單全收。否則,郭文貴的真真假假、虛虛實實,會傷害到民運自身的信譽;對郭大俠盲目的推崇,也會將這個來自中國臭氣薰天糞坑中的草莽英雄“捧殺”。

    ————————

    民運中有“反郭現象”嗎?

    曹長青先生是我極為敬佩的政論家,「長青論壇」是我每天上網訪問的第一個網站。但是,對曹先生在視頻訪談中“痛斥民運中反郭現象”,筆者有不同意見。不揣冒昧,陳述愚見,就教於曹先生。

    愚意以為,民運中並無“反郭現象”。社會上、網絡輿論中,確有反郭現象,但那是中共的網軍、五毛和被中共徹底洗腦之人所為。在海內外民主運動中,在對共產黨的獨裁暴政深惡痛絕的人群中,對郭文貴的爆料基本上有兩種態度。一是照單全收,大力頌揚,甚至頂禮膜拜,山呼萬歲。另一種是客觀、理性,肯定、支持郭的爆料,但並不諱言郭爆料中的不足。言其不足,不是為了打擊郭、否定郭,而是希望郭能改進,以增加對中共打擊的力度。

    上述第二種態度的代表人物,恐怕非章立凡、夏業良、李偉東先生莫屬。請問,他們什麼時候斥責、反對過郭的爆料(即使是在郭對他們進行了下流的人身攻擊之後)?有誰說過,郭的爆料是胡說八道,根本不足信?在中共反對派的陣營中,即使有極個別的人,全盤否定過郭的爆料,也遠遠、遠遠不足以構成民運中的“反郭現象”。

    倒是郭文貴對民運人士下流的人身攻擊、肆意的造謠誹謗,有目共睹,有耳共聞。郭文貴對章立凡、夏業良先生的攻擊、誹謗,這裡不重複了。如果說,郭文貴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誰對他稍有不敬、略有微辭,他就象猛虎一樣撲上去撕咬,更有民運領袖級人物,遭到無妄之災。在7月17日的爆料視頻中,郭文貴對陳破空先生進行了劇烈的攻擊;而且一如既往,攻擊中夾雜着人身侮辱,嘲笑陳破空“那付德性、歪嘴”等等。我大惑不解:陳先生沒有得罪過郭大俠呵?懷着這樣的疑問,我打電話給一個朋友,他是陳破空的朋友,與陳時有來往。我問他:莫非陳破空對郭文貴有什麼不敬之處?這個朋友回答說,他也感到奇怪,為此打電話向陳破空詢問;因為陳先生忙,數次致電才在晚間終於通上電話。通話中,陳破空本人也莫名其妙,說從來沒有對郭的爆料表示過“保留”意見。(我的猜測是,陳破空先生的無妄之災,來自他以前與法輪功的關係。法輪功因為力挺習近平、王岐山,對郭文貴爆料實際上是敵視的,這點被郭大俠查覺。因此郭大俠在7月17日的視頻中,在痛斥法輪功的石濤及教主李洪志時,陳破空遭到了池魚之殃)

    如果說,郭文貴對章立凡、夏業良、陳破空等的攻擊,尚屬私人性質,郭先生對民運整體也進行過劇烈的誹謗、攻擊。恐怕不少人都記憶猶新,郭文貴在視頻中說過:你們民運連共產黨的一個村長都不如,民運要是在中國掌了權,中國人民就倒了大霉了,等等等等。

    曹先生對郭文貴爆料的力挺,無疑是正確的。在視頻訪談中,曹先生實際上對郭文貴所爆之料,做了淋漓盡至的發揮,痛斥了共產黨貪污腐敗、殘民以逞的罪惡,令人擊節讚歎。不過,愚意以為,在反共陣營內部,現在應該加以遏制的,不是“反郭現象”,而是郭文貴的專橫霸道和一言堂。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