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包:被寵壞的蔡英文

小英到底怎麼了?

最近碰到台派綠營的人,大家都在問相同的問題;包括綠營的政治菁英,臉上也多掛着這個問號。台派有史以來,最具有看頭的完全執政,卻沒有人感受到應有的「民主的喜悅」。每天醒來,大家都有一種揮棒落空的懊惱。

完全執政,卻完全施展不開

有一個學者說得很好:小英現在擁有的完全執政能量,其實比當年的老李還大;和阿扁時期的少數執政相比,更是大太多。但有這麼好的條件,為何還是做不好?我想到當年施明德坐牢時,所體會出來的「孵豆芽理論」──孵豆芽時,要蓋上一個透氣、透陽光的竹編籃子,長出來的豆芽才會挺拔漂亮;如果什麼都不蓋,任其生長,很快就會長得歪七扭八,到處留情。

這意思說,有壓力時,反而長得挺拔,不會走樣。老李執政時,由於黨內非主流派虎視眈眈,他每天都戰戰兢兢,不敢有所鬆懈;加上在野的民進黨也在用心督促他,他更是要有所表現。至於阿扁,執政時是國會佔很少數的時代,用人都挑最好、最有使命感的,根本不敢稍有閃失。也因此,扁時代的亮眼表現,不在話下(扁的失政,是在家庭問題,不是施政表現)。

小英時代就不同了,民進黨完全執政,從地方到中央、到國會,藍營早已被「打回大陸去討拍了」。至於負責要監督她的媒體,每一家都在為新時代網絡浪潮衝擊而頭昏腦脹,虧損連連,根本無從培養好手來有意義監督她。舉例來說,你問那些跑線的記者:蔡英文到底錯在哪裡?他(她)們一定答不出來,或是人云亦云,而且也都會講些自相矛盾的觀點。這是因為經驗不足,也缺乏媒體提供的資源去做判斷。因此,小英政府是被寵壞了。

因為被寵壞,她才有閒情逸緻去搞評論者所譏稱的「文青式呢喃」;因為被寵壞,她可以半年故意不提出資政、國策顧問名單;因為被寵壞,她可以讓極重要的總統府秘書長懸缺半年(之前的林碧照,根本只是來佔缺,一陣子後,自己也覺得無趣走人了);因為被寵壞,她可以無視綠色執政招牌,讓內閣重要的位子,都由「老藍男」把持…。

小英上任時,說要拚經濟,因此端出「經濟大戰略」,就是新南向政策,還在總統府設辦公室。但任何人用常識想就知道,台灣因產業西進太嚴重,本國投資太少,惡性循環,致經濟不好,薪資十六年來不提升。現在說要拚經濟,應使盡渾身解數鼓勵、拜託台商回來,鼓勵「投資台灣」才對,怎麼叫西進的改成南向?到最後還不是本國落空?但我未見輿論有所指正者,就心知肚明這個新政府缺少真正的朋友、缺少一種站在高度替它看大環境的機制,以及社會條件──也就是缺少一種類似GPS,衛星定位導航的機制,以致完全執政的新政府,到現在還在摸石過河。

至於有影響力的電視節目,則為了延續選舉期間的高收視率,每天都在為賦新辭強說愁,營造莫須有的對抗性話題。這些當然更不可能提供給小英政府,有說服力的建言;久而久之,被寵壞的繼續被寵壞。

兩個政治素人,都卡在用人失敗

同樣是政治素人,我曾經比較柯P和小英的性格,發現大異其趣:柯P大開大闔,小英則謹小慎微──台灣話是說「捏怕死,放怕飛」。而兩人都有相同的問題:既然是創造新時代的偉人(合作把老K打成小K),就各有一套創新的用人模式。柯P獨創公開遴選的用人法,找來一堆平庸之輩;至於小英,則是誰也不信任,單打獨撐,用文青模式來自我陶醉。

柯P和小英,其心本善,但用人都忘了最重要的元素:既然都是沒有經驗的政治素人,當然都應該重用有豐富政治經驗的好手,這就是人們耳熟能詳,但常被忽略的:互補的功能。以小英為例,可能因為自己缺經驗,更不敢重用有經驗的老手,怕吃虧吧?不喜歡民進黨菁英,因為她自己太晚入黨了,在民主軌道上的倩影,都不如別人?最近有記者在小英周邊旁敲側擊,終於發現她其實對團隊內「皆不信任」(以致集體平庸化),就是這個心理因素吧!

唐太宗因為不怕用比自己有才華、有能力的人才,且特別喜歡聽諍言,因此創造了舉世讚歎的貞觀之治;德川家康用一本《貞觀政要》小冊子當傳家寶,因而創造了兩百六十年的江戶時代。或者這個可以讓小英參考一下:超越自己的自卑心理障礙吧!別在鏡子里找人,尋求最佳互補人才吧!別忘了妳是民主時代,擁有最大執政能量的總統!

2016-11-22

註:作者老包(本名詹錫奎)為台灣知名評論家,1996年創辦本土政論雜誌《新台灣新聞周刊》。該周刊在2008年馬英九上台後,廣告等受到限制而被迫停刊。本文原載台灣《民報》,為老包多年來重出江湖的第一篇專欄。在民報的欄目為【雅痞日記】,原題:被寵壞的小英

(Visited 720 times, 1 visits today)

2 comments

  1. 看衰蔡英文當總統會給台灣什麼好的改變,台灣千瘡百孔,須要有主見的強力領導,小英總統半年來只想混,雖不至於像阿扁總統繫獄凄慘,再好也就四年走過場淪為一個過度期的領導人。台灣真無能人,台灣人當總統要想像高級外省人當總統那樣混無能又悠哉悠哉,可沒那種命!

  2. 說句實話,沒指望蔡能如川普,至少要奮起直追安倍晉三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