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寿龙:美国经济学家为何不喜欢特朗普

特朗普虽然不是经济学家,但他的天性使得他是天然的奥地利经济学家,或者说奥地利经济学的人。这样的总统候选人,只有非职业的、边缘的、非著名的奥地利经济学家才会支持他。

美国总统大选越来越好看了,不是特朗普,就是希拉里,美国人纷纷站队,而且还有好多人轮番换位,一会儿支持希拉里,一会儿支持特朗普。两位总统候选人的选情,也是孩儿脸,说变就变。刚说希拉里占据绝对优势,在自己的生日晚宴上俨然把自己称做总统,FBI局长科米给国会的信一发,两位候选人的民调就开始出现胶着状态,难分胜负。在这个关口,任何风吹草动,任何一根稻草,都能够分分钟改变格局。

就在这个当口,11月2日,也就是今天,美国400名知名经济学家,包括新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特在内,发布公开信,认为特朗普将会对美国民主制度、美国经济机构运转及美国繁荣构成特殊威胁,他们认为选民应该选“一个不同的候选人”。在这个时候不敢直接表达支持希拉里,显然是他们有内在的矛盾,因为他们不想直接支持一个有草菅国家机密历史、习惯说谎的政治家。但反对特朗普,却是非常直接的。

这是一个最新发生的事实。但是为什么呢?这可以有很多解释。最简单的解释是,米塞斯曾经解释过的,这些经济学家的知识结构是适合做帝王师的。这些经济学家研究的经济学是资源配置的经济学,是收入分配的经济学,还是起点公平的经济学,充分就业的经济学,是一个投入产出、生产消费平衡的经济学,还是一个合理利润的经济学,等等。这种经济学,都需要一个强大的政府支撑。没有强大的政府,这些经济学都没有任何用武之地。经济学学了后不会挣钱的经济学家,显然只能拿政府课题,去给政府出主意,让政府去扰乱经济。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400位经济学家中,没有自由的经济学家,尤其是奥地利经济学的经济学家。因为奥地利经济学家,强调的是人的经济学,是企业家的经济学,而不是资源配置、收入分配、起点公平、合理利润等等,一大堆只有在封闭的经济体里才能有逻辑基础的经济价值。

从秩序的角度来说,这是现代经济学与国家秩序高度契合的结果。市场经济可以是原始的市场经济,也可以是高度扩展的市场经济。原始的市场经济,是本地的市场经济。这是特朗普喜欢的,也是特朗普经营房地产、旅馆业、娱乐业等市场特征。所以,特朗普不喜欢给联邦政府纳税,也不太喜欢全球化。

现代经济学主张高度扩张的市场经济。主张国家的力量来推动世界经济。其结果是,高度扩展的市场经济,在国家力量的推动下,越来越脱离原始的市场经济。其结果是,美国有强大的国家资本的力量,大幅度扩张美元信贷,稍稍付出就可以获得大量廉价的美元。其结果是本地经济的式微,工作大量外流。中国等劳动力大国,利用国家权力,大幅度扩大产能,把劳动力、土地、资源等要素,从原始的本地经济中配置到外向型经济区域内,其结果是辛苦的劳动付出,获得了大量的美元资产,结果导致城市大规模发展,城市越大发展越畸形,农村则迅速衰落。

这种以国家力量为基础的全球化市场经济,是一个脱离本地原始市场经济的高度扩展的市场经济。其结果是两个国家经济体内自身的结构失衡。美国是债台高筑,越富钱越少,越富债务越多,越富产能越不足;中国是库存成山,越穷钱越多,越穷越产能过剩,越穷越可以借债给富人。而且不约而同都出现了资产泡沫,而中国的泡沫则更大,给社会经济乃至政治,都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在这个秩序结构里,代表原始市场的企业家,和代表原始社会力量的美国本地人,他们教育不高,没有深受现代经济学毒害,开始在美国不断地形成原始的力量。这股力量,需要打破各种各样国家秩序形成的民主教育、公共舆论以及一系列的高度体制化和高度智慧化了的礼仪、习惯、规则和政策,甚至与此相关的精英集团,包括知识精英、媒体精英,更不用说大大小小的政治精英。

正是这种原始性,使得特朗普虽然是企业家,但并不喜欢移民的全球化,也不喜欢美联储和华尔街的做法,更不喜欢现在的经济学家提出的政策。这一过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过去一直存留在美国的保守的本地(locals),现在则开始因为华盛顿政府越来越强势,越来越威胁到本地人的生活、经济和传统,而转变成总统政治的力量,而向华盛顿进军。

这股力量说明,美国原始秩序的力量,开始形成对国家秩序的力量分庭抗礼的能力。开始和国家来争夺市场秩序,市场到底是以国家为核心的市场还是以人和社会为核心的市场,或者说全球化到底应该是以国家秩序为基础的的全球化,还是以人和企业家为核心的全球化。美国的TPP,需要怎么样的改造,方能真正符合世界各地的人和企业的需要,这就需要大家更好地去支持这股原始的力量,也就是让特朗普,而不是希拉里,当上美国的总统。

当然,职业的、主流的、著名的经济学家,不会这样想,他们喜欢的是国家秩序为核心的经济政策和经济秩序。一个以本地的人、本地的企业家为基础的、不需要国家力量的扩展的市场秩序,这是这些经济学家的知识结构所无法理解的,却是以人和企业家为核心的奥地利经济学,也就是自由秩序的经济学所能够理解的。特朗普虽然不是经济学家,但他的天性使得他是天然的奥地利经济学家,或者说奥地利经济学的人。这样的总统候选人,只有非职业的、边缘的、非著名的奥地利经济学家才会支持他。

不过,美国奥地利经济学家不太会做这种事情,他们更相信个人的力量,自由的力量,而不是所谓集体行动的力量。

11/04/2016

维基百科:毛寿龙于九十年代初在北京大学获政治学博士学位,为中国著名行政管理和公共政策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人大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著有《西方政府的治道变革》,《有限政府的经济分析》等专著。

(Visited 994 times, 1 visits today)

One comment

  1. “By contrast, Donald Trump has no record of public service and offers an incoherent economic agenda. His reckless threats to start trade wars with several of our largest trading partners, his plan to deport millions of immigrants, his trillions of dollars of unfunded tax cuts, his casual suggestion that the United States could threaten default on its debt in order to renegotiate with our creditors as if Treasuries were a junk bond—each of these proposals could jeopardize the foundations of American prosperity and the global economy. His other rash statements about many subjects outside economics have also raised very serious concerns. ”

    因为他们是经济学家, 你不是。好好反省,要不变得更个茅坑里的石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