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振东:美国的黄昏与华人的视野

距今约 3,000年(即公元前740年)前,在古以色列的圣城耶路撒冷生活着一个名叫“以赛亚”的智慧人,他身处一个世风日下、国运衰败的社会。面对当时的统治者、精英、智者以及众多的百姓,上帝对以赛亚说:

“你去告诉这百姓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要使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便得医治。’”我就说:“主啊!这到几时为止呢?”他说:“直到城邑荒凉,无人居住,房屋空闲无人,地土极其荒凉。” (圣经.旧约 以赛亚书 第6章9-10节)

这个以赛亚是个犹太人也是个基督徒、也被穆斯林视为他们的先知。以赛亚身处的时代也如同我们今天所处得时代,他身边的人也如同我们现在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当年,上帝呼召以赛亚去宣扬上帝的话,他去了;以赛亚他说的话语,仍在今天的世界,今天的美国、今天的我们每个人的耳边不断作响,余音绕堂。以赛亚所描述的圣城耶路撒冷的荒凉也如同我们今天看到的世界,看到的美国。美国作为一个被上帝祝福的山上之城,帝国的黄昏就在眼前。

一个微信朋友来信说,美国的“盛宴会快结束了。”

今晚这场总统大选辩论的地点在美国南部的内华达州,世界瞩目的赌城拉斯维加。记得帅哥Warren Beatty演过一本电影 “Bugsy”,讲的是一个来自纽约皇后区的坏蛋 Ben“Bugsy”Siegel,关于一个犹太人的真人真事。电影说,Bugsy有次开车路过现在的拉斯维加,当时还是一片沙漠,正好是黄昏时刻天色很美,他就不走了,他决定在这里建一个吃、喝、住和赌的多功能城市。拉斯维加就是在黄昏的夕阳下被“注册”的。所以,Bugsy也就算是赌城的发起人了。 一起演电影的漂亮女主演Annette Bening成了Warren的老婆,这是后话。

选择在这一个在黄昏设立的城市,一个赌城,来举办今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最后一场辩论,似乎是个巧合却不太像是;面对一个黄昏落寞的美国,凄凉的情感油然而生。

我们看到的总统大选辩论

第一个看点,两位总统候选人都为福音派基督徒,分别代表竞选的两方:共和党的川普(Trump)和民主党的希拉里(Clinton)。他们在过去几个回合的辩论中都给我们描述一个处在问题漩涡当中甚至已经在走下坡的美国。川氏要减税, 少管闲事(或闭门造车 ), GDP增速学习印度和中国,军事追赶俄国,重新强大美国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希氏要大家和非法移民绑在一起,给富人和企业加税再拉进叙利亚的难民绑在一起(stronger together)。

双方辩论内容基本就是第二场辩论的重复,感觉希氏背诵更加滚瓜烂熟,像个诵读机,几次主持人叫她踩刹车她都刹不住。(看来政客的话不能全信,台上讲的都不一定要经过大脑,因为可以是抄手写的政客背的。)风格上,川氏还是yes/no的短句,说不出具体的细节,一个商人的作派, 为他着急也失望。

这是我所关注的两个问题,两位候选人分别拿出答案:(1)关于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议题,川氏承诺将任命保守的大法官,并已经提出了一个20人的大法官候选人名单,希氏则称将巩固和扩大奥巴马(Obama)的极端左派成果,又提到对LGBT的承诺。(2)关于处理非法移民的议题,川氏提出加强边境管理,从严审查从ISIS地区来的穆斯林难民,希氏则提出在执政后第一个100天内大赦非法移民,并马上从叙利亚引进65,000名穆斯林。

第二个看点,辩论主持人是Chris Wallace(华莱士),保守电视台 Fox 新闻(Fox News)《星期天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华莱士应该是这三场总统大选辩论中最为公平、公正,也是对川氏最好的主持人。犹太人,民主党, 芝加哥出生,哈佛大学毕业。华莱士是2003年被Fox 新闻从 ABC Nightline 和 Primetime 挖角过来加盟。Chris 的父亲Mike Wallace 是个传奇式人物,从1968年开始做了37年 CBS 《60分钟》节目的主持人,一生中采访过许多重要和明星人物包括邓小平和江泽民,巴列维和霍梅尼,阿拉法特和萨达特等。Mike的风格就是粗暴尖锐地提问和深入犀利的调查性报道。中国的江主席在2000年香港一次记者会上的“图样图森破”,就提到同年他接受过Mike的采访,据说Mike的问题也涉及六四事件和坦克前的王维林,江主席不卑不亢动情处居然高歌很感染人。

主持人 Chris秉承父亲的采访作风,具有犹太人的大胆张扬和直接了当。这场辩论中他是公认的赢家,也是主流媒体第一次公平公正地对待选举,其中他拷问了希氏的“邮件门”和“维基泄密”,这场辩论是有利于川氏(可惜川氏并没有觉察)。据说希氏专门为次辩论给自己放假两天,安静准备迎战(Chris)和川氏。

我们期望了解的候选人

川普(基督徒/福音派):纽约市成功的房地产开发商,他比较著名的项目为Trump Tower。川氏自傲,大嘴无边无惧,似乎没有高大上的品质和品味。他一会儿是共和党,一会儿是无党派,一会儿是民主党,又突然间成为共和党,一种典型的商人作派。川氏出身基督徒家庭,但他从不上教会也对圣经一窍不通,是个一夜之间仿佛知错悔改要祷告的基督徒。川氏今年能否竞选总统成功取决于他是否能够得到大多数民粹主义者的支持,争取到摇摆中间派的大多数,光靠reality show手段不解决问题 。

川氏的优势:他在传统的pro-life 问题上是满足了共和党的要求;他在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问题上是满足了福音派基督徒的诉求;他在判断力和决策力方面具有商人的特质满足一些中小企业主和部分华尔街人士的认同,比如犹太人资本大鳄Carl Icahn和硅谷知名PE投资人Paul Thiel(也是个同性恋) 。他的弱势主要集中在:没有任何从政和官僚系统的经验,过分自我和自信(对手批评他的temperament control),和缺乏凝聚力(对手批评他 divisive)。

希拉里(基督徒/卫理公会):希氏的信仰得益她的妈妈Dorothy,因为Dorothy是教会主日学老师。希氏生活在芝加哥传统的共和党蓝领社区,爸爸是共和党,早期她也倾向共和党。但后来转身成为民主党便从此一无反顾。希氏个性刚硬、 精于撒谎、贪婪无度,一个的典型政客。她担任联邦参议员和国务卿期间,短短时间掠财积攒超过1亿美金的现金和资产。她与夫婿成立的家族基金会据说接受了大量包括沙特等穆斯林国家的捐款。目前希氏在民意调查中暂时领先。希氏能否巩固领先地位并争取更多选民的认可,有待一些因素,特别要争取那些对她仍持有疑虑的中间派和共和党内部不支持川氏的选民。对那些支持川氏的选民,他们期望看到希氏能够调整她对最高法院大法官挑选人选的看法,期望她能修正奥氏在8年执政期间的所实施的极左政策,包括“同厕同浴”以及关于“同性恋”的一些措施等。

重新认识“主流”媒体

今晚的总统辩论似乎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竞选时至今日,大家看到了一个明显的输家:“主流”媒体。直面观察辩论双方,都是个性直率之人,一个气呼呼嘴巴鼓鼓(川氏),一个呼出冷笑强装喜悦脸(希氏)。整场辩论,双方都充满了对另一方的敌对。是谁挑动让他们俩之间产生如此敌对之意,又是谁制造了这个世纪最丑陋的总统大选呢?正是这些“主流”媒体。

或许有人不知道,或者知道但不愿意承认:美国的主流媒体是有偏向性的。特别一些大陆背景的人因经历过太多的大陆媒体,一旦让他们接触到“貌似清新”的美国媒体,相比之下自然心神向往,喜欢去美化美国媒体所谓的“自由、公平、公正”。谁家的媒体向来就要听谁的话,这可是一条永恒不变的道理;而且媒体的商业模式决定了媒体内容和受众的需求是紧密相连的,受众群体愿意听什么他们就得提供什么。纯粹中立的立场和态度以及所谓公平公正是不存在的。(当然,这也是中国政府吐槽美国和西方之处:不要认为自己就是个高大上。)

美国主流媒体的自由、公平、公正其实从来就是个伪命题。笼统地讲,美国的“主流”媒体包括 CBS,NBC,ABC,和晚到的CNN和Fox News,以及 New York Times,Wall Street Journal,和Washington Post等。最近皮尤的调查也认为电视台和电视节目日益政治化。总统大选年的主流媒体和往年一样都在暗中各侍其主,到处亮相、煽风点火。每家媒体的自己政治立场取决于控股股东的意识形态,也取决于哪位候选人的钱包更厚实点。所以每年总统大选都是媒体大赚钱的好时候。今年川氏没有积极筹款不怎么做广告,只靠他熟悉的那些雕虫小技在社会媒体(推特和脸书)来接近票民,表面省了点钱,但却得罪了主流媒体。主流媒体一边倒向希氏的局面可以反映了川氏确实没有照顾好(喂饱)媒体。

(1)立体媒体(电视)

CBS (Columbia Broadcasting System)成立最早,1927年来自纽约的犹太人 Paley Judson在芝加哥成立了United Independent Broadcasts,紧接随着Columbia Records 唱片公司加盟把电视台改了名字。现在电视台总裁 Leslie Moonves 也是个犹太人,他的老婆Julie Chen是个华人,她父亲是来自中国农村,据说有九个老婆。 Rasmussen 报告调研,37%受调人认为 CBS 是一家最具政治倾向的电视台。由于是犹太人发起和经营的,CBS内部犹太文化强势而且大多极端左倾。

NBC (National Broadcasting Company)NBC News 是1940年开播,股东分别是RCA 50%,GE (通用电气)30%,和 Westinghouse (西屋)20%。现在的股东是 Comcast 51% 和 GE 49%。NBC 起步时的股东和现在的股东都是技术型,政治立场相对中立。现在NBC 的总裁是Steve Burke(基督徒/天主教),NBC 新闻的总裁是 Deborah Turness (基督徒/天主教)。

ABC (American Broadcasting Company)的母公司是迪斯尼(Walt Disney)。ABC 成立于1930年,最初的名字叫Mutual Broadcasting System,后来在1943年被 Edward Noble (基督徒/天主教)收购,当时 Noble 是一家“Life Savers”巧克力糖块和药店连锁公司Rexall的老板,据说他发明了用锡纸包装巧克力。Noble之后又当过罗斯福总统内阁的商务部部长。 在 Noble 的手里,Mutual Broadcasting System与分拆的NBC Blue合并组成今天的ABC。

后到的电视台有 CNN(Cable News Network),是由 Ted Turner (基督徒/福音派)成立于1980。运营方式和传统的三大电视台不一样,CNN是一家24小时连续不停地播放的电视台。

FNC(Fox News Channel)是由News Group(新闻集团)的默克多(Rupert Murdoch,基督徒/圣公会)投资于1996成立的电视台,具有保守派色彩。在2007年民主党初选,希氏和奥氏等就不愿意参加由FNC举办的总统候选人辩论,Howard Dean(当时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曾批评过FNC是右派的御用宣传机器。又比如,在2009年FNC就与奥氏内阁发生过言语冲突。Fox新闻的保守即右倾与基督徒默克多的强势有关。据调查,全国 56% 新闻从业人员认为Fox新闻内容保守,具有较强的意识形态取向。但公众评论却是正面的,2010年 Public Policy Polling 发现 Fox 新闻是美国唯一家被公众认可具有可信度的电视台。皮尤调查也发现25% 的观众相信大部分或甚至100% Fox 新闻所传播的内容。

小结,NBC、ABC 和 CNN 比较中立;CBS 左倾,FNC 右倾。

(2)平面媒体(报纸)

纽约时报是1851年Henry Jarvis Raymond 在纽约创办,自1896年以来,时报的发行权就一直控制在Ochs-Sulzberger犹太家族手里。虽然他们只拥有 1% 左右的股份,他们通过控股的 B Class 来控制时报的内容和发行。Ochs-Sulzberger是传统的宗教犹太人(Sphardic),当年为西班牙或葡萄牙的移民,典型装扮是穿黑衣服、带黑帽子、留胡子和辫角。 报纸的董事长和总裁是 Arthur Ochs Sulzberger, Jr,其母亲是具有圣公会背景的英国基督徒,妻子 Gail Gregg 也是个基督徒,所以他也是信仰基督教。拉美富翁 Carlos Slim 持有 17% 股份。因为犹太和拉美背景,纽约时报左派立场和反川也就可以理解。川氏的税表的爆料就是来自纽约时报。

华尔街日报于1880年开始发行单张。当年主要的写手是 Charles Dow 和 Edward Jones。1890年正式发行华尔街日报,又出版道琼斯经济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日报 2007年被出生在南亚的澳大利亚的默克多和他的新闻集团收购。日报的立场右倾 ,最近关于众多关于希氏丑闻的维基解密就是由华尔街日报爆料的。

华盛顿邮报现在的老板是世界最大书店 Amazon的发起人和控股股东 Jeff Bezos。Bezos 是个古巴裔的基督徒,也许是共和党籍(如古巴裔的Cruz)。邮报是在1877年由 Stilson Hutchins 创办的,1933年破产后被原美联储的主席 Eugene Meyer收购。Meyer是个犹太人。1948年,他把报纸交给了女婿Phillip Graham (具有基督教背景的?)和 女儿 Katherine。1963年,由于邮报再次破产,Graham自杀,邮报便由老婆 Katherine 运营和保留下来,成为后来的一段佳话。邮报的左倾文化应该和犹太人的Katherine有关,对川氏非常不利的2005年录音爆料就是由左倾的邮报提供的。

媒体的不公经常体现在选择报道与不报道之间。选择性的一篇报道(当然是事实),一个导向性的民意调查,经常会煽动和鼓励一群中间派的人调整或改变他们的选择。比如,前纽约市长Giuliani认为纽约时报关于川氏20年报税一事的爆料有失偏颇。这篇报道是造成川氏在民意调查从领先变成落后的重要原因。

小结,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左倾;华尔街日报右倾。

我们听谁的、听什么

在上一场(即第二场)总统竞选辩论结束后,川氏大话宣称在民意调查中他大胜希氏;但Politifact指责川氏在说谎,认为他不但没有大胜,甚至都还没有赢。显然,两家都是实话,并没有说谎,川氏依据的民意调查是在网络上进行的,可以由网民自由参加;Politifact讲的民意调查是由主流媒体精心设计、有选择地抽样参加者(当然这样的方式被美言为“科学性”的民意调查)。据了解,川氏得到的网上调查数据,参加投票人员较为年轻懂计算机和网络,可以随时、随意地参加、甚至有可能一人多投,因而结果的水分较大调查结果的可信度不高;同样,而主流媒体所做的民意调查,则被指责为问卷过于设计甚至带有引导性,以及人为操纵被抽样的人员,调查结果的可性度也是可疑的。

左派媒体会在进行民意调查时或者出结果时玩点小动作。比如说,他们调查的问题会设计得适合民主党多一点,安排被抽查的人具有民主党倾向的人多一点。美国智库(American Thinker)就发现 CBS 在2016年6月份做民意调查时,被抽查人中 28% 共和党,35% 民主党。盖洛普(Gallup)调查认为总人口中,共和党倾向27%,民主党倾向32%。美国绝大多数的选民自称是中间派(Independent),从年初到目前为止,一直保持在40%上下。相比年初,中间派的人数只下降5%百分点,说明绝大部分的人仍然在观望。 如果一定要在中间派中划党派或党派倾向,共和党应该为44%,民主党49%。

那么对于选民包括中间派,他们最关心的是什么?皮尤的调查是,共和党倾向(选民)比民主党更关心经济,缴税,工作机会和外交;民主党倾向(选民)比共和党更关心医疗保险,中产阶级,和族群之间的平等。Huffington Post 认为希氏是个更有经验的政客,为了选票她知道如何做各种承诺,但不认为选民会轻易相信她,毕竟希氏已经在政坛摸吧滚打了30年,她的底细、底牌大家都了解。希氏最大的危机就是选民对她缺乏信任。相反地,川氏作为一个政治的局外人会更多的优势也应大胆地去承诺选民,特别要赢得妇女和中间派;很可惜,几乎在所有川氏的竞选演说中,他关心的只有他自己,未来川氏内阁执政的本事也好像就是他自己。

民意调查只是提供选情的一个指南。最终“输赢”,赢的一方必须取得270张选票(electoral votes)。 一个赢了普选的候选人不一定就能当选美国总统,因为美国总统选举采用的是electoral college制度。我们仍期待选民特别是中间派的选民能够做出最终合理的选择。

我们看到黄昏下的帝国:一片荒凉

意大利历史学家 Roberto Mattei 是这样告诉我们,(西)罗马帝国沦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男)同性恋的盛行。 当然了,同性恋者反对这种说法。公元前200-300年,在罗马帝国经历了三次布匿战争(Punic War),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终于打败了迦太基帝国(Carthage,即今天的突尼斯)。战争之后,迦太基在北非的所有宗庶国全部划入罗马帝国,罗马帝国的北非首都设在北非Cartagena。之后同性恋从北非Cartagena开始,顺着帝国流行到全境,从而同性恋之风(按今天的术语叫“同性恋运动”)就在帝国内部流行了近600年 ,直到在公元后 410AD, 罗马帝国最终被来自北方的德国部落所击败。在罗马帝国沦亡时代,整个罗马就是个同性恋的天堂,罗马的公民们可以随意地找任何12-20岁男性奴隶和妓男,与他们发生性关系。我的一个在北京的同学,王博士这样评论,“同性恋著名的罗马浴场实际上就是几千人杂交的大妓院”。

美国现在的境况如何,前景也将大概如此吧。

一,同性恋和性模糊

(1)在奥氏第二个任期内的第一年(即2012年),奥氏在接受ABC的Robin Roberts关于同性恋婚姻采访时, 他说“I have been going through an evolution on this issue,” 公开表明他支持同性恋合法化的立场。同年他开始支持、推进、加速同性恋合法化的立法进程。34个州将同性恋婚姻合法化,高峰在2014年,有超过17州集中立法通过同性恋合法化。最后一步奥氏做得最为干脆彻底,2015年5月美国最高法院以5:4通过合法化同性恋婚姻,强迫最后13个州认同同性恋婚姻。从而同性恋正式登堂入室,彻底颠覆美国这个国家以圣经为信仰、一男一女为家庭的立国基础。

(2)2016年5月,针对北卡罗来纳州关于变性人使用厕所的规定,奥氏签署一份总统行政法令以联邦政府的名义强迫所有州政府在公立学校必须执行“男变性”与女同厕,或“女变性”与男同厕的政策。他要挟说,若有学校不执行奥氏的行政法令,他就让联邦政府切断给州政府的联邦政府学校经费补助。这是美国历史上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政府以行政方法强迫公众承认性器官也可以模糊,即一个人随时是男随时是女,而且根据个人意愿或喜好进行个人的认定和选择,随时、随地地改变不受限制。这个如厕的人是个“心理性别”的人,而非“生理性别”的人。

据纽约做律师的李同学和上海一家国际律师所所的李律师,目前的“同性恋立法”按照现行美国的法律框架是很难逆转的,除非能在国会众参两院和州长,而且必须有人出来公开挑战宪法。“同性恋运动”将继续持续发展和壮大。盖洛普和UCLA 的Gary Gates说美国LGBT有800万人,约占美国人口的3.5%。维基资料看到,LGBT的家庭数量从2000-2010年期间有5-35%增长,平均增长8%。根据同性恋运动的网站,LGBTmap.org,LGBT人数最多的州是纽约,加州、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美国同性恋运动组织 NGTF的口号是 “we are everywhere”(到处都是我们)。Alfred Kinsey甚至断言,37% 的男性有同性恋行为。

二,穆斯林移民、美国的伊斯兰化

不生育或无法生育,以及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法和规模化的美国所面临的挑战就如问题重重的欧洲,一定要从墨西哥和穆斯林世界有选择地引进移民。美国与墨西哥无边界化和非法移民大赦,以及美国准备大规模从叙利亚引进难民都是极端左派的举措。美国拉美化和伊斯兰化就是大趋势。

据美国国土安全部资料,到2014为止,奥氏已颁发超过83万绿卡给穆斯林,这些穆斯林主要来自巴基斯坦、伊拉克、孟加拉、伊朗、索马里、阿富汗等国家。迄今为止, 奥氏已经引进了超过100万穆斯林。如果包括那些持临时签证和非移民签证进入美国定居和工作的, 过期滞留美国探亲和工作的,人数将会更多。 由于持续引进穆斯林以及穆斯林的高出生率,有资料说目前美国穆斯林人口接近800万人,这个数据应该包括了1930年代一批从非裔基督徒改教伊斯兰教的后裔(1930年的穆斯林领袖 如Nation of Islam 的 Wali D Fard, 人权领袖 Malcolm X 等以及后来的拳王阿里),和部分近年来从基督教改教伊斯兰教的白人。皮尤资料显示是 330万人(2015年)。所以在奥氏担任总统8年,美国穆斯林总人口增长了250% 或甚至更多些。希氏也称若她当选总统,还要继续奥氏穆斯林移民政策。在2015年接受CBS的John Dickerson采访时希氏说,她要将叙利亚移民数量增加550%(从目前每年1万名增加到每年6万5千名)。美国国土安全部也说,希氏准备在她第一任期内再接受100万穆斯林移民。

就如罗马帝国一样,欧洲“帝国”和美国“帝国”的野蛮人也已经来临,但这次不是罗马时代所看到的孔武有力北方德国民族,而是来自中东拖家带口的穆斯林难民大军。据报道,有一个叙利亚的难民带着4个老婆25孩子移民德国。与罗马帝国的野蛮人不一样,这些南方的“野蛮人”即不带刀也不带枪,他们带来了一种不妥协、不融合的文化和宗教,他们带来了人口快速增长的家庭以及在住房、医疗、教育等方面需要州和联邦政府资助的需求,他们带来社会安保的问题和伊斯兰暴力事件。联邦参议员Jeff Sessions称,在目前穆斯林新移民中,91% 在接受粮票(food stamps)救援,近70% 在接受现金帮助(cash welfare)救援,再加上住房、医疗、教育等需求,必将给美国政府和社会带来经济压力。

华人的视野和使命

极端左派把控下的美国,离上帝所祝福的“山上之城”是渐行渐远了。今天中国大陆在世界舞台的突然兴起绝不是个偶然事件。我们看到中国过去30年的进程,虽然一波三折,仍旧是一党政治,对基督教教会还在限制,但中国在经济、民生、政治和文化、意识形态的进步和成就是有目共赌的。上帝对中国、对今天的华人是有深意和嘱托的。看到一个世俗化和伊斯兰化的欧洲,以及今天美国下行的处境,我们美国华人生活在其中,深有体会和体验,更要切切要深思要体会上帝的心意,以及上帝嘱托我们的使命和责任。

同时,传统中国人的保守价值观与共和党理念十分吻合。今年总统大选中,超过三分之一以上的华人和大部分华人教会大规模地脱离民主党倾向共和党,结合共和党在总统大选中暴露的种种问题,预示着意识形态转型后的美国华人在今后美国政坛上将有更大的参政空间和作为。美国华人越来越感觉到这是时候了,不要再把自己定位在弱小的、受欺负的少数民族队伍里。

首届美国华人大会是美国华人参政的新起点。美国华人以整体形象从底层出现和突破, 在美国全国各地参选参政,尤其女生如Teresa Mah博士,Lindy Li和Sue Googe惊艳美国政坛。所以,华人观政、议政、参政刚刚起步、才开始。今年总统大选为我们华人提供一个百年难遇的实战机会。对于华人基督徒来说,也是关于上帝的国安危的重要时候。从多个微信群了解,许多基督徒积极地议政,为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捐款。一些支持川氏的华人还捐款租飞机在二十多个城市为川氏做广告、为竞选摇旗呐喊。首届美国华人大会据说就筹款十几万美金。我个人就参加过联邦众议员刘云平的两场筹款活动。

据资料,华人背景的联邦议员有Patsy Mink(退休),David Wu(辞职),Anh Cao(落选),Judy Chu,Tammy Duckworth,Grace Meng,以及我熟悉的Ted Lieu(刘云平)。今年有超过50多位在美华人(包含来自香港、台湾等)站出来竞选市长、市议员、州长、州议员和联邦众参议员。可以说美国华人参政空前高涨,刷新历史记录。今年来自我们伊利诺伊州的Tammy Duckworth有望当选联邦参议员,Duckworth有一半的华人血统。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我必将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圣经.新约 启示录 2:7)

注:本文作者刘振东博士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和宣道会神学院。

(Visited 922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