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恒炜:天呀,NCC公然恐吓媒体!?

「政经」主持人在节目中公开抨击「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恐吓媒体、干涉新闻自由」!这个指控不能等闲视之,主管的行政院以及负监督之责的立法院必须做出明确而庄严的处置;不容NCC滥权枉法,人民也不许行政院、立法院装聋作哑,唬弄过去。

根据主持人彭文正脸书所示,NCC两天赫然「恐吓」了「政经」三次之多,内容是:「第一天说我们不该追兆丰案,第二天说,对兆丰案不可扯周美青,又说不该主张台独;第三天要我们封周玉寇的嘴」;并且透露:「NCC公文上有一个字段,写着『是否可转电信消费争议服务中心、业者或相关单位处理』」,彭文正的说明是:「转给业者不是唯一选项,而是经过筛选的」云云,也就是「意在沛公」。此一陈述基本八九不离十;依脸书所附的公文转载,民众所申诉的,什么「违法造谣和叛乱罪之嫌」,甚至要求「勒令停播」、「撤换民视董事长郭倍宏」等等,荒诞不经已到让人笑掉大牙又不能置信的地步。

重点是,这些那些指控,完全违背宪法第十一条所保障的「言论自由」,而NCC是应「党政军退出媒体」的呼求而成立,其组织法开宗明义第一条就是:「落实宪法保障之言论自由」、「维护媒体专业自主」。那么NCC已完全违背其宗旨而胡搞乱搞。在「政经」开火放炮之后,NCC的响应,有趣极了,除了冠冕堂皇的官话、屁话外,竟是:「过往就民众对广电内容的陈情意见,则依民众志愿、案件性质及涉法程度,区分为媒体自律事项及法律、管制事项,因此函予媒体知悉参酌。」真是不知何所据而云然!

NCC组织法的职权载于第三条,共十四项,没有一项赋予NCC有涉入「媒体自律」之权,最多只有「内容分级制度」。再观察所谓申诉的内容,却是要求NCC从事「言论审查」与「言论治罪」;这种违宪违法的无端「告密函」,NCC为何要慎而重之、藉端藉势的恐吓媒体?
NCC的托辞是:「民众透过电话检举,将民众意见去函民视要求响应,后续会将民视的说明再转回给民众。」这样无脑说法,是不是如某位名嘴所说,是「公报私仇」?行政院主管单位与立法委员诸公应该追究。

问题的重点是,NCC需要把违法言论的请愿式电话内容转给民视,以兹警告?用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可以指出NCC的玩法弄权了。根据刑事诉讼法的第二五二条「绝对不起诉」的十项列举,诸如:「无审判权者」、「行为不罚者」、「犯罪嫌疑不足者」等皆是。NCC收到这类无知、无识,既反动又可耻的民众告诉,自属「绝对不理」之列,丢到垃圾桶去就算了,最多存档即可;凭什么用公文向民视施压?

NCC有人说是「脏兮兮」,如果政党轮替了,还其脏如故,不如废了罢!(作者金恒炜为政治评论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6-09-13

——原载台湾《自由时报》

(Visited 360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