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越农:就《白岩松:中国已不在乎金牌?若被日本超越绝不能忍》说几句话

1、白岩松因为诙谐解说里约奥运开幕式而被网友誉为国宝级的“段子手”。近日,他就霍顿批评孙杨的事情说:“说霍顿是混蛋那是对混蛋的侮辱”。

我收看了VOA宁馨以“里约奥运中俄卷入禁药旋涡”为主题对于四位知名人士(程晓农、王康、曹长青、陈破空)采访的视频。这四位与白岩松的看法大相径庭。他们认为,霍顿说孙杨嗑药并非污蔑:在体育上实行举国体制的中俄早已卷入禁药旋涡。

陈破空认为白岩松最终批评的不是霍顿,而是孙杨。我不认为此一说法有依据,不清楚陈对白岩松的好感从何而来。

2、时间来到8月14日,白岩松发现我国的奥运金牌获得数出现下滑态势,又发表《白岩松:中国已不在乎金牌?若被日本超越绝不能忍》,说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话:“体育就是和平时期的战争”。

如果说白岩松骂霍顿坏蛋只是对于一个运动员撒撒气,那么,这句话就是他发出的“举国奥运金牌意识”的最强音。

且看白岩松的表述:“群众眼睛是雪亮的,虽然大家在淡化金牌意识,但事实上,奖牌越多,我们(?)还是会越开心(?),如果体操、射击金牌极少,肯定让大家揪心(?)。当然,看客心态要放松,但参加者一定要认真,因为这是实力的标志。”“这是对中国体育很好提醒,举国体制现在面临市场影响,我们在十字路口,我们茫然要抉择方向,回去之后要反思,4年后奥运会在东京,此消彼长,我们当了这么多年亚洲老大,如果2020年,日本超过中国,说无所谓的人就少了,因为体育就是和平时期的战争。(?)”

作为“群众”的一份子,我不在乎金牌、奖牌的多寡。我仅仅心疼政府把纳税人的钱大大方方地花在体育金牌面子工程上。

中国奥运代表团从里约回国以后,不论怎么卧薪尝胆,怎么加大国家队、地方队的资金投入,都是执政党可以为所欲为的事情,民众想管也管不了。

但是,体育不过是体育,我希望政府不要以“千万不要让日本重返亚洲老大的目标”为号召,不要把永远“当亚洲老大”的包袱世世代代背下去。伪爱国主义,滚远一点吧。

和平时期没有大战争,但是充满着各国之间的竞争,包括体育竞争。但是,最重要的竞争是治国理念的竞争,科技、经济实力的竞争,人权状况的竞争。还有,各国知识分子刚正不阿精神的竞争。

知识分子齐刷刷地被驯服的国家是不会有希望的。

2016年8月16日

(Visited 980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