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談飛:選舉人制度——美國先驅的傻神傑作

吃中國大餐,看美國大選,中美兩國鮮明的特色差異就在這一吃一選之間。中國人吃了五千年,還在繼續吃,但卻越吃越憨;美國人選了兩百年,還在繼續選,但卻越選越歡。吃貨的世界與選票的世界雖然都同屬人間,但其距離卻是一個在地一個在天。

吃是為了保命,選是為了保權,吃與選孰輕孰重?中國人說“生命高於一切”,但美國人卻說“不自由毋寧死”。因此,中國人開門只為油鹽柴米醬醋茶,關門就是吃喝拉撒睡,但美國人睜眼卻是飛呀飛呀飛呀飛,閉眼還是飛呀飛呀飛。結果呢?中國人為了一張飯票,不但活得很卑賤,死相更難堪;但美國人僅憑一張選票,不但活得很光鮮,死也很尊嚴。

美國人的選票有這麼神奇嗎?

選票並不神奇,但美國人的選票真的很神奇。因為一般選票的概念就是強調“多數人決定”,但美國人的選票概念恰好是強調“千萬別忽略少數人”。那要怎麼選才能實現“千萬別忽略少數人”的概念呢?這就不得不對美國開國先驅所發明的選舉人制度而拍案叫絕。

選舉人制度,嚴格說叫選舉人團制度。其原理就是:各選區選民在選出自己心儀的總統候選人時,還必須同時選出最終投票選舉總統的代表人,這個代表人就叫選舉人,由各選區(州)選舉人組成的選舉總統的團隊就叫選舉人團。選舉人團必須宣誓:按照本選區選民多數意志將全部選舉人票投給在該選區獲勝的總統候選人,這就叫勝者通吃。最後所有州的選舉人票加總,贏得選舉人票過半者當選為總統。

當你讀完上述選舉人制度原理後,多半一頭霧水,甚至還想罵娘。真尼瑪麻煩,這美國開國先驅吃飽了撐的,搞出這麼繞的選舉道道。嘿,筆者一開初就是這麼鬱悶的,反覆研究也不明其究里。但當我看見國內反美派總是苛責美國大選,說什麼選舉人團制度是間接選舉,還說什麼有可能違背多數意志的不公云云時,我就在想,這美國開國先驅不會這麼蠢輕易能讓人說三道四。迄今為止,1787在費城制定的美國憲法一字未動,其中就包括這個選舉人制度。當我們津津樂道美國憲法的三權制衡時,基本就忽略了這個選舉人制度逼真展現州州制衡的奧秘。當我看見有人說“在美國豬都可以當總統”時,我就知道不懂美國的人還真不少,而這個選舉人制度恰好就是徹底消除“豬都可以當總統”的投機競選思維。美國這麼牛叉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這個選舉人制度只能讓最恰當的大智慧政治家最終獲勝,美國就是這樣先後被44任牛叉總統領導為世界巨無霸的。

這個選舉人制度的神奇由兩部分構成:一是各州選舉人數目確定原則,二是各州選舉人票歸屬勝者通吃的原則。

各州選舉人數目是按照各州在參眾兩院獲得議員席數來確定。參議員是各州平等分配為兩名,50個州就是總計100名參議員席位。眾議員是各州按照人口數量比例分配總計435個席位,人口多的州獲得席位當然就多,人口少的州自然就少。但是,無論人口有多少,眾議員席位至少必須有1個席位打底,這樣,無論多小的州至少都能分配到三張選舉人票。美國首都華盛頓所在地哥倫比亞特區也是按照最小州原則給予3張選舉人票。因此,美國全國選舉人票總數=參議員席位+眾議員席位+特區席位=100+435+3=538張。候選人贏得過半(270)選舉人票就勝選為總統。

由於選舉人票的數目是事先固定的,再由於各州的選舉人只能將票全部投給勝者通吃的候選人,這樣,選舉人手中的這一票幾乎就沒有任何選擇餘地(緬因州和內布拉斯加州例外),所謂選舉人,與其說是人,倒不如說是選舉器。正因為如此,隨着信息技術的普及,就不再用真正的選舉人組團去走形式選總統了,選舉人實質上僅僅作為貫徹選舉人制度的計票工具而已。一旦各州選民投票完畢,選舉人票自然就按勝者通吃落袋為在各州勝出的候選人。因此,選舉人團制度根本就沒有二次再選的間接選舉之說,恰好是一次性體現選民意志的一種表現方式而已。

為什麼不用直接的選民選票數來決定總統歸屬,而硬要用這種繞個彎的方式來確認花落誰家呢?奧妙就在這裡了。

如果直接由選民選票數決定總統歸屬,也就直接落入“簡單多數決定”的陷阱,競選人為了競選效率,完全可能只須拼殺大州而放棄小州,即投機分配競選力量和競選方略,這對小州來說就有被忽視的不公平。通過選舉人制度這個巧妙的計票原則,選舉人票明顯偏向小州分配,就大大提升了小州選民選票的權重份量,每個競選人就不得不平均發力各州的拼選,在死拼大州的同時絲毫不敢怠慢對小州的重視,競選人一旦偏廢用力,即便贏了多數大州和全國多數選民選票,也可能輸給所有小州計總出來的選舉人票數,這種意外在美國大選史上的1876、1888、2000年發生過三次。州州平等,一個州也不能丟下,讓每個州的選民獲得同等尊重。這是選舉人制度對每個競選人上緊的一道魔咒。

勝者通吃的原則也是制約競選人過度將精力血拚大州,微弱優勢勝出與大獲全勝都是獲得一樣的選舉人票。同時,勝者通吃也制約選民的民粹狂熱,鼓勵選民對不同候選人都要傾注關注熱情,否則,選民手中這一票的權重份量就會貶值。因此,選舉人制度的奧妙就在於,不但促使每個競選人認知到每個州非常重要,而且促使每個選民要認知到自己手中這一票也非常重要。

每個州都很重要,唯有地方平等自治;每個人都很重要,唯有人人平等自治。我的國家我的天,我的地盤我做主,這就叫自治,這也是民主的本質。選舉人制度就是通過大選這種橋樑形式,絲絲入扣地貫徹這種民主自治理念。

選舉人制度讓我弄清了兩個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一是所謂“華盛頓全票當選為開國總統”是啥意思?我就說不可能是每個選民都選他吧,原來是獲得選舉人全票,這一下子就很好理解了。二是為啥美國的公共交通總不擁擠?因為民主國家都是地方平等自治,一旦平等自治,資源的自由流通和自由競爭就會自動消除弱肉強食的差別,因此,國家就不會有所謂的城鄉差別、地域差別或先後差別,這樣,人口分布和職業分布就不再會有過度集中現象,公共交通也就自然不會打擁堂了。那種所謂“讓一部分地區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流氓作風,本質上就是通過暴力手段打劫窮人和窮地區去扶持富人和富地區,從而導致資源過度擁擠在中心城市和中心地區,逼迫人力資源也就不得不向中心城市和中心地區集中,這就是為什麼北上廣的公共交通有懷孕流產風險般擁擠的原因。

美國制度很好,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也是人制定的,是誰?就是美國的開國先驅們出生入死和自帶乾糧立下的規矩。可想而知,制度好不好關鍵還是在人,不是在於所有人,而是在於總有一批死腦筋硬骨頭秉持傻冒精神的傻冒們。我們這裡之所以這樣,問題就在於傻冒實在太少了。傻冒一旦傻到底就會成神,美國的神級先驅就是這樣傻來的,這個神奇的選舉人制度就是這樣傻出來的。

2016年8月8日

——原載網絡,讀者推薦

(Visited 1,123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