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順慶 :美國比二戰時更強大

有人擔心川普把美國選民搞亂了;更有人擔心川普如果真的當選美國總統,將會是一場災難。加上當下的世界局勢,反美的恐怖分子、獨裁政權的野心勃勃,大有再打一場世界大戰,埋葬帝國主義的妄想。其實,大可不必。

川普的那些奇談怪論,在美國民眾中本來就是長期存在的,,他不過是代替民眾大發了一通牢騷而已。眾所周知,有牢騷能夠發出來就好;人有牢騷被壓抑,會得憂鬱症。

對於美國社會來說,言論本來就是自由的,當然包括牢騷,暴露問題總比掩蓋問題好,因為暴露問題是解決問題的開始。

川普如果真的當選美國總統,絕不會造成災難,因為美國的社會制度不允許任何人傷害美國;況且,川普先生是一個正常的人。

也有人擔心美國會衰落下去,文明社會的發展進步同樣是不可逆轉,今天的美國比二戰時的美國要強大得多。

不妨從美國的軍事、經濟、人文、社會等等領域來看看美國今天的情況:

首先從軍事領域稍稍回顧一下美國在二戰中同時在東、西方兩個戰場作戰,消滅了法西斯,讓世界有一段較長時間的和平穩定,戰後世界的繁榮是同盟國和世界善良人們付出的犧牲換來的。

這裡先僅僅從當時美軍在戰場上的三大法寶(老的三大法寶)說說,汽車、飛機、原子彈:

汽車:

亨利.福特先生有個理想:“要讓美國人家家戶戶都有汽車”。於是美國有了汽車生產線;1941年,美國軍方向美國各汽車公司提出戰場用車的具體要求,結果,威利斯.奧夫蘭多MB車型問世,當時的價格僅僅738.74美元/輛。

且不說美吉普在戰場上的卓越和輝煌,僅說說誰家的寶貝還是誰家使用得最得心應手,還是一個誰是創造工具的“主人”這個老問題:

在歐洲戰場,一次納粹特種部隊的一個小分隊,用全副美式裝備化裝成美軍要混進美方重地,路上正好和美軍一個戰鬥部隊相遇,雙方到了面對面時停下,殊不知美國指揮官都是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跨一步就能上、下車,MB小吉普正是為美軍指揮官在前線戰場用車度身打造的;而德軍指揮官總是習慣坐在后座上的。還來不及問話,更談不上說漏了嘴,假美軍已經被真美軍識破而全殲。今天,戰地汽車的越野性能、儀器設備等更是不言而喻。

飛機:

1903年,世界上第一架飛機在美國問世,主要使用材料是木頭和布料,發動機為25馬力,單人駕駛;二次大戰後期,波音公司製造出B29型遠程重型轟炸機;

上個世紀後半頁,一位教授模樣的人一邊在一個大課堂的講台上講個不停,一邊又在上、下可以移動的多塊大黑版上吱吱咯咯地寫個沒完,寫的都是那些高等數學的公式、符號、數字,看看大課堂里擠滿的人群,並不是青年學生……。不久,隱形飛機在美國問世。

那位在講台上講課的人正是喬治.海 瑪亞( George H.Heilmeier),液晶顯示器和隱形飛機的天才發明家;在大課堂里聽講的正是美國航空專家、飛機設計師、結構工程師、材料專家、飛行員、製造商和決策人員等等,這是一個探索發現、創新發明的完善團隊。

試問,哪個獨裁體制國家能容得下這樣的天才科學家的存在?

哪個“優越性”的社會制度允許那樣的創新梯隊勇往直前?

哪種社會的私營企業能和政府配合得如此默契?

原子彈:

世界大戰,關係到人類的命運,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民希望早早結束戰爭,羅斯福總統批准了麥哈頓計劃,愛因斯坦等等科學家集中到了洛斯.阿拉莫斯實驗室。

原子彈製造出來,羅斯福總統已經去世,副總統杜魯門接替,在總統辦公室柜子的最下面一個抽屜里的那份文件,杜魯門總統詳細閱讀了文件,決定使用原子彈。

兩顆原子彈在日本本土爆炸後不多天,日本天皇向同盟國宣布無條件投降。

其實,美國科學家們更多的是研究了核裂變的可控性,才有了原子能發電站等等。

這幾天,東北亞半島上的那個小瘋子叫囂有了氫彈,要用核風暴吧背離社會主義道路的國家“粉碎”、把美國從地圖上“抹去”。

其實,小瘋子要“粉碎”的也未必背離了,“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

要“抹去”的笑話倒是以前也聽說過:艾哈邁德.內賈德說要把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時,布什,布萊爾正在談話:如果他真的有原子彈,真的把那顆原子彈裝上飛機去轟炸以色列,,恐怕飛機還沒有飛到特拉維夫,德黑蘭已經被夷為平地。

恐怖分子、獨裁者和狂人們哪裡知道美國的科學家們用托克馬克磁籠來駕馭這巨大能量的核聚變,讓它和核裂變一樣為人類服務,這才是正事。

縱觀這老的三件法寶,問世已經一個多世紀或大半個世紀,

雖說現在世界上很多國家也有了,掌握程度也參差不齊,質量和技術先進程度更不同,說到底,這三件法寶是文明的產物,文明的產物,只有存於在文明裡才能茁壯成長、不斷進化。

2016年4月2日 夏威夷

註:作者徐順慶先生為中國旅美科學家

(Visited 685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