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顺庆 :美国比二战时更强大

有人担心川普把美国选民搞乱了;更有人担心川普如果真的当选美国总统,将会是一场灾难。加上当下的世界局势,反美的恐怖分子、独裁政权的野心勃勃,大有再打一场世界大战,埋葬帝国主义的妄想。其实,大可不必。

川普的那些奇谈怪论,在美国民众中本来就是长期存在的,,他不过是代替民众大发了一通牢骚而已。众所周知,有牢骚能够发出来就好;人有牢骚被压抑,会得忧郁症。

对于美国社会来说,言论本来就是自由的,当然包括牢骚,暴露问题总比掩盖问题好,因为暴露问题是解决问题的开始。

川普如果真的当选美国总统,绝不会造成灾难,因为美国的社会制度不允许任何人伤害美国;况且,川普先生是一个正常的人。

也有人担心美国会衰落下去,文明社会的发展进步同样是不可逆转,今天的美国比二战时的美国要强大得多。

不妨从美国的军事、经济、人文、社会等等领域来看看美国今天的情况:

首先从军事领域稍稍回顾一下美国在二战中同时在东、西方两个战场作战,消灭了法西斯,让世界有一段较长时间的和平稳定,战后世界的繁荣是同盟国和世界善良人们付出的牺牲换来的。

这里先仅仅从当时美军在战场上的三大法宝(老的三大法宝)说说,汽车、飞机、原子弹:

汽车:

亨利.福特先生有个理想:“要让美国人家家户户都有汽车”。于是美国有了汽车生产线;1941年,美国军方向美国各汽车公司提出战场用车的具体要求,结果,威利斯.奥夫兰多MB车型问世,当时的价格仅仅738.74美元/辆。

且不说美吉普在战场上的卓越和辉煌,仅说说谁家的宝贝还是谁家使用得最得心应手,还是一个谁是创造工具的“主人”这个老问题:

在欧洲战场,一次纳粹特种部队的一个小分队,用全副美式装备化装成美军要混进美方重地,路上正好和美军一个战斗部队相遇,双方到了面对面时停下,殊不知美国指挥官都是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跨一步就能上、下车,MB小吉普正是为美军指挥官在前线战场用车度身打造的;而德军指挥官总是习惯坐在后座上的。还来不及问话,更谈不上说漏了嘴,假美军已经被真美军识破而全歼。今天,战地汽车的越野性能、仪器设备等更是不言而喻。

飞机:

1903年,世界上第一架飞机在美国问世,主要使用材料是木头和布料,发动机为25马力,单人驾驶;二次大战后期,波音公司制造出B29型远程重型轰炸机;

上个世纪后半页,一位教授模样的人一边在一个大课堂的讲台上讲个不停,一边又在上、下可以移动的多块大黑版上吱吱咯咯地写个没完,写的都是那些高等数学的公式、符号、数字,看看大课堂里挤满的人群,并不是青年学生……。不久,隐形飞机在美国问世。

那位在讲台上讲课的人正是乔治.海 玛亚( George H.Heilmeier),液晶显示器和隐形飞机的天才发明家;在大课堂里听讲的正是美国航空专家、飞机设计师、结构工程师、材料专家、飞行员、制造商和决策人员等等,这是一个探索发现、创新发明的完善团队。

试问,哪个独裁体制国家能容得下这样的天才科学家的存在?

哪个“优越性”的社会制度允许那样的创新梯队勇往直前?

哪种社会的私营企业能和政府配合得如此默契?

原子弹:

世界大战,关系到人类的命运,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希望早早结束战争,罗斯福总统批准了麦哈顿计划,爱因斯坦等等科学家集中到了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

原子弹制造出来,罗斯福总统已经去世,副总统杜鲁门接替,在总统办公室柜子的最下面一个抽屉里的那份文件,杜鲁门总统详细阅读了文件,决定使用原子弹。

两颗原子弹在日本本土爆炸后不多天,日本天皇向同盟国宣布无条件投降。

其实,美国科学家们更多的是研究了核裂变的可控性,才有了原子能发电站等等。

这几天,东北亚半岛上的那个小疯子叫嚣有了氢弹,要用核风暴吧背离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粉碎”、把美国从地图上“抹去”。

其实,小疯子要“粉碎”的也未必背离了,“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

要“抹去”的笑话倒是以前也听说过:艾哈迈德.内贾德说要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时,布什,布莱尔正在谈话:如果他真的有原子弹,真的把那颗原子弹装上飞机去轰炸以色列,,恐怕飞机还没有飞到特拉维夫,德黑兰已经被夷为平地。

恐怖分子、独裁者和狂人们哪里知道美国的科学家们用托克马克磁笼来驾驭这巨大能量的核聚变,让它和核裂变一样为人类服务,这才是正事。

纵观这老的三件法宝,问世已经一个多世纪或大半个世纪,

虽说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也有了,掌握程度也参差不齐,质量和技术先进程度更不同,说到底,这三件法宝是文明的产物,文明的产物,只有存于在文明里才能茁壮成长、不断进化。

2016年4月2日 夏威夷

注:作者徐顺庆先生为中国旅美科学家

(Visited 685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