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垂亮:台湾中研院的中国派和台湾派之争

日前(2016.07.04)中央研究院召开院士会议,因院长遴选惹议。院士项武忠等53人联署要求修改《中央研究院组织法》,建议院长改由院士直选。项院士先前批评新院长廖俊智是“不合法的”,又批前院长李远哲长年把持中研院,前院长翁启惠遭检调调查却能回聘特聘研究员,“假如再不改,台湾要垮了!”

学术自由越来越高

项武忠还说,他和廖俊智谈了一小时,盼选出院士组织委员会,重新讨论中研院评议会的组织和功能,他扬言如不这么做,有人将辞去院士,并说要告马英九和蔡英文,“他们是做了一个完全莫名其妙的事。”

总统蔡英文当晚宴请院士时致辞说,她特别感谢廖俊智愿意回台,扛起台湾学术研发工作的重责;她也肯定在座院士都是学术菁英,“我只有一个重要讯息要传达给大家:这里的学术自由是不会走回头路,各位的自主性只会越来越高。”

总统接着提到,她非常期待中研院不只成为国内外年轻学术工作者奋斗的目标,同时也能透过研究工作、产学合作、社会参与等,为台湾的年轻人开创一番新的格局。

她期待:“中研院能在台湾困难的时刻,推台湾一把,这也是我邀请陈建仁副总统加入团队的其中一个理由。”

这个闹得沸沸扬扬的院长任命风波,表面上看来是任命程序正义的争执,实质上问题更严重,是台湾派和中国派的权力斗争,更是台湾国家认同分裂、纷争的意识型态之战。

项院士们不满的程序正义,有没有道理,当然可以、应该提出来讨论,能改进就要改进。这没争议的地方,不必大惊小怪,闹得满城风雨。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不过,我们都心知肚明,他们的不满,绝对不仅如此。他们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直白地说,他们大都认同中国(不一定是共产党的中国),主张统一,不认同台湾,反对台独(不一定反对台湾的民主)。他们大都是反对中研院台湾化、去中国化的学术菁英。

他们反对李登辉、陈水扁和蔡英文把中华民国台湾化,把中研院本土化、台湾化,任命三位台湾人李远哲、翁启惠和廖俊智当院长。他们口中的程序正义,只是合理化他们反对中研院台湾化的借口。他们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个沛公不是中研院,是台湾。

简言之,他们打的就是台湾认同和中国认同的战争。

反对项武忠们“院长直选”主张的很多院士,如廖运范、陈定信、杜正胜等,大都是台湾派。他们指出,院士是荣誉职,很多长期旅居海外,不在台湾工作,八百多位长期在中研院工作的研究员才是中研院的主体,只由前者、不让后者参与院长选举,才是违背程序正义原则。

外国人选台湾的院长

此说有无道理,一样可受公评。我倒注意到前教育部长杜正胜说的一句话:让住在外国对台湾不了解的院士直选,会有“外国人在选举台湾的院长”的不良观感,那才是根本问题所在。

杜院士说得够白了。我插一句:请问项院士们,不像备受尊重的余英时院士(他拒绝去专制中国),这些年来,你们跑专制中国要比跑民主台湾,多跑多少次?你们认同中国还是认同台湾?我知道项武忠对六四天安门事件后的中共政权非常不满,因而较少去中国访问、讲学。

我在美国、澳洲住了53年,对侨界生态很了解。台侨和华侨,就像台湾和中国,因为祖国认同的不同,壁垒分明,虽不致兵戎相见,但也不常往来。台湾侨委会苦心孤诣,要把两侨拉在一起,制造“一家亲”的国族情景,用心良苦,但效果不好。即使是支持中华民国的华侨、老侨,他们认同的仍然是中国的中华民国,而不是台湾的中华民国。他们对李登辉和陈水扁的“中华民国在台湾”、“中华民国是台湾”很感冒,不认同。

所以,有台湾官员在美国侨界活动,被邀上台,既唱台语的〈爱拚才会赢〉,又唱华语的〈中华民国颂〉,本无伤大雅,却被骂得臭头。台湾人就是不喜欢听〈中华民国颂〉,中国人就是不喜欢听〈爱拚才会赢〉。

鸡同鸭讲的对话

回头再读蔡英文总统的讲话,她强调“这里的学术自由是不会走回头路,各位的自主性只会越来越高”,说得很对,很好,项院士们应很高兴。但蔡总统要院士们“能在台湾困难的时刻,推台湾一把 ”、“为台湾的年轻人开创一番新的格局”,口口声声为台湾,很明显,她的中研院是台湾的、不是中国的中研院,要为台湾、不为中国打拼。

这项院士们又要不以为然,大不爽了吧!总统和院士对话,都是大学士,学富五车,但没有国家认同的同理心,鸡同鸭讲,很难讲得通、说得清楚明白。

2016/07/08

——原载台湾《民报》;原题:还是国家认同问题──院士和总统的对话

注:邱垂亮(台湾大学毕业)为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博士,七十年代起为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政治系教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