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劭夫:纪念美国独立战争(自由之路对中国人的启示)

自由之路(上)

多年来有一个愿望,就是想到美国波士顿附近的莱克星顿小镇去,实地看看这个被称为“美国摇篮”的小镇。1775年4月19日在莱克星顿打响了美国独立战争的第一枪。从这儿开始,北美十三州走上了独立之路。“莱克星顿的枪声”,成了一个历史事件的代名词。

沿着95号公路,我驶入了莱克星顿。这个只有三万多人口的小镇,还保留了独立战争时期那些著名人物的故居以及作为民兵总部的酒吧。最为世人所熟悉的是独立战争纪念碑。纪念碑矗立在镇中心的公园里面。纪念碑是一个手握步枪,头戴草帽的民兵铜像,碑下的铭文是:“坚守阵地。在敌人没有开枪以前,不要先开枪;但是,敌人如果硬要把战争强加在我们头上,那么,就让战争从这儿开始吧!”举头瞻仰这座朴实无华的纪念碑,令人想起二百多年前的那个夜晚。那是1775年4月18日的深夜,“自由之子”民兵保尔•瑞威尔和威廉•戴维斯从波士顿骑马疾驰,向聚集在莱克星顿的民兵报告殖民军政当局派军队搜查爱国者的军火,以及逮捕爱国的领导人。莱克星顿以及附近村镇的民兵很快集合,严阵以待前来搜查的英军。次日清晨,天蒙蒙亮,800名穿着赭红色军装的英国轻步兵,在少校指挥官史密斯的带领下,趁着薄雾,偷偷摸进镇子。却发现几十个手握步枪的民兵,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史密斯挥舞指挥刀率领士兵们冲杀,“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清晨的寂静,独立战争的第一枪打响了。

我相信,在那个漆黑的深夜,那两位骑马疾驰的“自由之子”民兵去报信的时候,他们一定不知道自己在创造历史。这个看似寻常的报警触发了美国的独立战争,他们成了美国独立战争的英雄,被镌刻在美国的历史上。不仅是他们,就是连所有迎战英国轻步兵的莱克星顿的民兵,都不可能意识到他们的反抗行动,正在创造了伟大的历史。莱克星顿的枪声响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共和国诞生了!

今天,当我们重温美国建国的这段历史的时候,不会有人质疑当年这些民兵拿起武器反抗英国殖民当局的正义性。历史是不是全都由胜利者书写的呢?我以为,美国独立战争的这段历史,不存在胜王败寇的问题。美国独立建国,人类诞生了一个伟大的国家,无疑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巨大进步,是人类历史进入了新的纪元。回顾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十八世纪的美国独立以及在二十世纪的崛起,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伟大事件。这个星球因为有了美国,世界才有可能变得光明和正义。作为一个东方人,我伫立在美国独立战争纪念碑面前,真诚的怀着一份崇敬的心情。

自由之路(下)

波士顿有一条旅游路线,叫做“自由之路”。我沿着这条“自由之路”,追寻美国独立战争的足迹。春寒料峭,波士顿公园是全美国第一个公众园林。“自由之路”便是从这儿出发。公园早先是英军驻扎的地方,后来成为了公众自由发表言论的场所,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曾经在这儿发表过演讲。这里见证了美国许多历史事件。往事如烟,波士顿公园如今成为了市民喜爱的憩息场所。

跟波士顿公园隔着一条马路的是马萨诸萨州议会大厦。这座有着金色圆顶的宏伟建筑是波士顿著名地标之一。大厦由美国国会大厦的设计者,著名的建筑师布芬奇所设计。大厦建于1798年,屋宇的圆顶由24K黄金铺就,在阳光照耀下金光万丈。除了二战时期,为了防空把屋顶涂上黑色,在其余的时间里,它座落在灯塔山上金光灿灿的闪耀了两个世纪。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曾经作为麻省参议员的肯尼迪总统,就是从这里走向全国,最终成为美国第三十五任总统。这位爱尔兰后裔的参议员,在这座议会大厦多次发表演说。被誉为金童玉女的肯尼迪和他的夫人杰奎琳的风采,倾倒了一代的美国人。

波士顿公园东边的公园街教堂,建于1809年。教堂的主体结构为“美国式”的红砖砌成,“伦敦式”洁白的塔尖高耸入云,淳朴而不失优雅。在1831年7月4日,美国独立日的那一天,这里第一次响起了全美为庆祝国家生日而高唱的美国国歌——《美丽的亚美利加》。走在这条“自由之路”,最值得一提的是谷仓墓地。这个墓地实际上是波士顿(也是美国)的历史博物馆。长眠于此的是本杰明•富兰克林、保尔•瑞威尔、萨缪尔•亚当斯、约翰•汉考克等独立战争时期的风云人物。这些跟美利坚合众国的历史连在一起的先贤,至今受到人民的崇敬。

我和来自各地前来瞻仰的人,在穿着独立时期服饰的讲解员的带领下,逐个在他们的墓碑前伫立缅怀。保尔•瑞威尔的故居,是波士顿唯一保留的十七世纪最古老的建筑,保尔•瑞威尔的塑像是坐在一匹腾起前蹄仰天嘶鸣的烈马上,生动的再现了这位爱国者的神采飞扬。

“自由之路”的最后一站是邦克山纪念碑。纪念碑高221英尺,为了纪念1775年美国独立战争时第一次与英军交战中不幸阵亡的爱国战士。1775年6月,独立战争爆发两个月后,在波士顿郊外发生了邦克山战役,在人数和装备都大大处于劣势的独立军虽然战败,但是也使英军付出了死伤过半的惨重代价。此役大大激发了独立军的士气。此时,乔治•华盛顿被任命为独立军总司令。邦克山是美国著名的古战场。

登上纪念碑,波士顿全城历历在目。暮色中,大西洋的海浪熠熠生辉,波士顿港的樯桅林立,正可谓“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2016年7月4日

作者为旅居加拿大的中国异议人士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