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山皕:从另一角度看英脱欧

英国脱欧这件事引起的震动,远不止英国和欧洲,美国、加拿大,远东,甚至全世界都感到他的震击波,连香港的股市汇市都有剧烈的震荡。其他英联邦国家,英镑区情况可想而知。这件事是祸是福,后果尚难预料,究竟对谁有利,也难预测。中国当局对此事是不大乐见的,甚至颇为惋惜。这大概是出于反对美国一霸独大的考虑,倾向多中心,分享世界权益。欧盟是一支重要力量,其实力仅次于美国,足可与之抗衡。

欧盟的削弱有利于美国的独大主宰地位。尽管美国不少人希望英国不脱盟,不要削弱欧盟的力量,怕不利于制俄,但以英美的传统关系看,英离欧后可能更亲美,强化他们之间的特殊关系。

英国对入欧从来就不是那么积极的,从欧盟的最早雏形欧洲六国煤钢联营就不感冒,因为这是对着英美来的,自然不会加入。后来欧洲逐渐强大,主张欧洲用一个声音讲话,有独立脱美的倾向,欧盟的组织正式成立。英国毕竟还是一个欧洲国家,大势所趋,她不能自外于欧洲,勉强加入了,但始终不能与传统的欧洲国家同心同德,融为一体。直到最后,她也不肯放弃英镑,改用欧元。她也不乐意开放边界,让欧盟各国自由出入。可以说她在加盟后,始终是三心二意的。因为她有许多历史传统是不能轻易放弃的,比如英镑的独特地位,日不落帝国的辉煌,曾经主宰世界的霸主气派,都会成为一种心理纠结,挥之不去。(就如中国至今仍不能抛弃“天朝上国”的旧梦,留恋大汉大唐的辉煌,尽管那个“天朝上国”曾破落到极为悲惨的境地)。

当英国独霸天下时,她不屑于与任何国家结盟,她有理由傲视环球,因为她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都是处于领先地位,她的生活水平也是世界各国所向往的,公认为是文明的典范。所以她敢于在国际上实行“光荣的孤立”政策。我们的父辈祖辈谈起英国来,都是敬畏羡慕有加。直到一战之后,才开始衰落,然而依然威风不减,人们仍不敢小觑。二战以后,大英帝国才真正没落了,成了二流国家,不得不让位于美苏。作为曾经的世界领袖的老大帝国,此情此景情何以堪?这种尴尬无奈的悲哀情怀,我们在丘吉尔的《二战回忆录》中随处可以看到。对美国不能不“心悦诚服”,遇事谦退;对斯大林的讥讽调侃,蛮横无理也不得不忍气吞声。英国毕竟是一个文明素养很高的民族,在国际博弈中,也很有“费厄泼赖”精神,赢要赢得漂亮,输也要输得体面,输了就得认输,不装佯,不耍赖。不像阿Q的同胞,动不动就要把祖先的阔气摆出来,还要反唇相讥,“你算个什么东西?”

说到这里,不由得想起一段往事来。记得还是上个世纪的53年,匈牙利国家足球队以6比3的比分大败英国职业足球队。报纸上大加渲染,小小的匈牙利居然打败了足球发源地英国当时号称世界第一的职业球队。不久,电影纪录片在各地上映,片名就叫《6比3》,匈牙利足球,普希卡士名扬天下。看这场电影时我注意到一些细节,很有意思。一开头,英国人真没把对手放在眼里,入场式上球员们面带微笑,下巴高扬,一副大人逗小孩玩的架势。球员的服装也特别,笔挺的白衬衫配以西装短裤,完全不用流行的运动衫。十足的绅士派头。当场上处于下风时,英国队员仍然保持良好的体育风格,服从裁判,没有因发火而恶意犯规,扯皮耍赖,伤人报复等,与今天的各种大赛相比,真是高下立见,无待多评。英国栽了一个大跟头,自然不会服气,第二年又与匈牙利队约战,结果却以7比1的悬殊比分惨败;大不列颠真的一蹶不振了吗?我也很关心英国观众的表现。那时英国的球迷看球都是规规矩矩的,衣着毫不随便,都是西服外套,头戴鸭舌帽(戴盆式呢帽会挡住后面观众的视线),不像现在都穿与球员一色的衣服,打扮得怪模怪样,乱哄哄闹成一团。输球之后,英国的观众还是保持了冷静与克制,尽管满脸难以掩饰的失望与痛苦,还是把这苦果默默地吞下,不喊不叫,不吵不闹,各自回家。平静地接受失败,也是一种文明修养。不知什么时候,这风气突然变了,英国的足球流氓横行于世,而臭名远扬,以致每逢大赛都遭到举办国抵制,禁止英国足球流氓入境。这不,欧洲杯大赛头一场英国对俄罗斯,两国球迷就大打出手,丢人现眼。传统的费厄泼赖到哪里去了?难道堂堂的大英帝国有点“输不起”了吗?

英国也有一件别国所不具备的家当,有如一个已经败落的大家后代,还剩有一块不曾卖掉的风水宝地,那就是与阔佬美国的“特殊关系”。

英美之间也可以称得上是“同文同种”,“血浓于水”,当自己阔绰的时候,可以把对方当做小弟,给与提携与宽容。对这种“特殊关系”不妨淡然视之。当小弟已然壮大,成了世界的老大时,这种特殊关系就成了一种资本,虽不是老大,但是老大的最亲最近,最贴心的亲兄弟。不仅与有荣焉,而且还可以借“吾家小美”,抬高身价。在同一阵营中,论尊荣,除了老大,舍我其谁?这虽然是一笔资本,但也成了一个包袱,在与欧洲同伴打交道时,总放不下这个架子,拿不下身段,也为欧洲同伴视同另类。所以入欧多年,却不能像德法那样成为中心,倒是有边缘化的危险。这也怪不到别人,是你自己先自外于人嘛。强调特殊就难得融为一体,英国这次脱欧,还有一个原因,是欧盟中有不少破落户,穷哥们,累得境况较好的哥儿们不时要掏腰包,打发穷亲戚。更有一些外亲远戚不远千里从亚洲非洲赶来投靠,吃大户,这就是当今的难民潮。整个欧洲都被搅得动荡不安,怨声载道。这也让英国的绅士们好生不爽,忍受不了。绅士和平民平起平坐已属不快,现在简直就要打开大门让他们进来同吃同住,谁能忍受得了?德法在难民潮面前不得不高调收容,吞下这一苦果,谁叫你欧洲过去是人家的领主呢,农奴主有权利剥削农奴,但也有义务养活老年丧失了劳动力的农奴。欧盟的难民政策英国难以接受,她有地理上的优势,可以隔绝难民,但留在盟內就很难拒绝。

小时候曾就读于一所英国人办的教会学校,校长、主任、教师都是中国人,还有两个英国人牧师。学校的行政、教学大权都在中国人手里,这两个英国牧师似乎只管宗教事务,也兼职教一点课。再就是作为学校创建者英国教会的代表,可能也有经济上的支持。(该校有一块石碑,说该校为巴修礼爵士捐资兴建。我怀疑这个巴修礼爵士就是英法联军攻下北京时,同中国谈判的英方代表巴夏礼。)这是我最接近观察的英国人。英国人确实很高傲,他们从不与学生“亲切交谈”,也从未见过与学生“做思想工作”,他们从不“与群众打成一片”。但他们也很“客气”,并不欺压侮辱被他征服的人,这一点和日本人很不相同。日本人占领中国时,中国人过日本岗哨前得脱帽行礼,稍有不慎便打耳光,罚跪,“八格牙鲁”。同样为岛国,气质胸襟的差距咋就这样大呢?这是我许多曾在沦陷区生活过的亲友所亲历亲见的,并非我对日本人心存偏见。

有一件事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说起来这事还与我有关。我们几个一年级学生,养蚕好玩,可是为采桑叶伤透脑筋,寄宿学校平时是不许出校门的,而全校只在洋人住宅跟前有一颗桑树。洋人住宅用灌木与校区隔开,一般学生也不进去,有时进去了,也不算犯规。不巧我们上树采桑叶时,被校长看见了,都被捉进校长室。训斥一通后,校长先生用拐棍在每个人屁股上掸灰似的敲了几下,算是处罚,然后命令“都给我到礼拜堂去”。照说这事也就算完了,可是还有下文。可能养蚕的也不止我们几个,侵入园区的人多了起来。学校便在洋人住宅路口竖立了一块牌子,“禁止学生入内”。却不料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高年级的大同学看不过了,提出抗议,一时间在办公楼走廊上贴出了大字报、漫画、标语,有的内容相当尖刻,说是“不平等条约早就废除了,为什么校园里还划出了租界”,“不要忘记大英帝国给中国带来的恩惠——鸦片”!“打倒帝国主义”!等等。弄得两位牧师很尴尬。本来他们上班回家都要经过走廊,这时就改道从操场走。不两天,那块牌子也悄悄地撤消了。事后也没有处罚一个学生,两个牧师也没有申辩或抗议,很有“绅士风度”。

这事使我对英国人的宽容大度,尊重别人发表意见的自由,有了良好的上个月,一位老友从英国旅游归来,忍不住给我写了一封长信,谈他的观感。有件事给他印象很深。那是他们在温莎城堡观光,出来后,一位女士把手机遗失在城堡里。女士非常着急,因为手机上有许多重要信息,一旦丢失她在国外就寸步难行了。便委托我那朋友向门卫的女警员说明情况,请求帮助。那位漂亮的、很有风度的中年女警,听了述求后,似乎毫无所动,一脸的冰霜,叫他们等着。她挂了一个电话,就再也不管了。过了十来分钟,大门里跑出一位男警员,把手机交给女警。正是女士失落的手机。女士和她老公对女警千恩万谢,那位女警却冷淡异常,连个笑脸也不给,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我那朋友不禁大发感慨,说英国警察办事认真负责,效率极高,而且廉洁奉公,连感谢都不接受。只是英国人太高傲,太矜持,冷冰冰的让人受不了。后来到了爱尔兰,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爱尔兰人不仅服务热情,而且态度亲切,与之接触如坐春风。朋友的描绘相当到位,我过去看到的英国人就是这样的。抗战期间有不少美国大兵到大后方来,他们比英国人要随和得多,脾气也特好,不拿架子,也乐于与中国人接近。英国这次脱欧,恐怕也有英国人的贵族情结作祟。

英国人这次脱欧行动,还真不乏令人赞赏之处。首先,这样的国家大事交由国民公投表决,最广泛地征询国民意愿。一旦投出结果,便依照办理,哪怕政府反对,盟邦劝阻,甚至不乏危言恐吓,都不能改变。

卡梅伦首相说要改变这个决定是不可想象的。即使首相辞职,内阁改组,社会震动,也都不能改变这一结果。真个是“言必信,行必果”,过去常说什么“国家至上,民族至上”,英国人要作一个修正,加一条“民意至上”。这正是民主和法治的最好范例。其次是英国的老百姓,公民意识的成熟,不管外界的反应如何,一切以自己的独立判断为准。(且不管这个决定的正确与否,“脱欧”派与“留欧”派,都各自有充足的理由)。二战时期,丘吉尔领导的战时内阁终于打败了强敌,挽救了英国,可谓立下了不世之功。然而,胜利之后,波茨坦会议还没有开完,英国人民就毫不客气的把丘吉尔选下了台。丘吉尔感叹之余,不得不以“对伟大人物的忘恩负义,正是一个民族强大的表现”这句话来安慰自己。英国人民的强大,就在于他们把政府都看作公仆,不是主宰,更不是什么“大救星”,一切让自己做主。

对英国的脱欧,也不是没有悬念和质疑。毕竟现在不是20世纪之初,英国早已不是昔日那个日不落帝国了,脱欧之后,难道还能走“光荣孤立”那条老路吗?(倒是美国的川普颇有想走光荣孤立道路的味道)。就在几天前,一个本家兄弟转来一封常住英国的亲戚的信。她说一般人都认为在英国物价很贵,伦敦居大不易,在英国的留学生生活非常清苦。其实,久居英国的人找到了生活的窍门,才知道英国的物价比香港、北京、上海更便宜,堪称是物美价廉。她还开出一份菜单价目,加以比较,确实如此。而日用工业品则比购物天堂的香港还要价廉。究其原因,则是欧盟各国大量优质农产品进入英国,全都免除了关税,让英国人充分享受到加盟的好处。一旦脱欧,这样的好日子恐怕就再难继续了。

2016.7.1.于破万书房(哈尔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