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永智:陈水扁总统让我第一次认识民主社会

我是来自大陆地区的一名普通工人,我了解台湾的渠道很少,我是通过大陆中央电视台的海峡两岸节目来了解台湾的。我06年到08年经常观看海峡两岸节目,那时正是陈水扁总统执政时期,通过海峡两岸节目我发现陈水扁总统是我见过的最弱的统治者。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08年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发起的百万人民倒扁大游行,我发现台湾人居然敢于公然反对领袖,台湾人民对政府并不感到恐惧这令我感到不可思议。同时让我感到困惑的是陈水扁作为总统那么多人反对他,他为什么不让军队向反对他的民众开枪。我要是总统的话,我把坦克开到街上我看谁敢反对我。作为一个统治者你不杀人如何保证你统治的稳定?一大批人反对你你如何推行你的政策?政府的执行力如何保证?你养那么多的军队、警察是干什么的?作为统治者你最起码要将军队和警察牢牢掌握不然谁听你的。我不明白当有人反对陈水扁时那些警察为什么不抓人?这样不是可以向领袖表示自己的忠诚吗?

这些问题都让生活在大陆的我感到无比困惑。陈水扁总统是我所知道的第一个民主体制下的统治者,他让我知道了统治者原来可以这么窝囊。他和我认识的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等统治者完全不同。和这些领袖政治强人的铁腕统治相比,陈水扁总统不及他们的万分之一。列宁创建契卡把苏联的敌人都枪毙了。斯大林枪毙了几百万人,整个苏联都跪倒在斯大林的屠刀之下。毛泽东不停的搞阶级斗争对政府和领袖不忠诚的人都被整死。在朝鲜家家都要挂领袖的相片,别说走上街头反对领袖,就是家中着火第一时间也必须保护领袖的相片,如果不第一时间保护领袖的相片而保护家人生命的话就会被政府处决。领袖有错误必须领袖自己认识到,如果给领袖提意见说领袖的政策有问题就是反革命分子就会被处决。在苏联在朝鲜谁敢反对领袖?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等人能成为〝伟大领袖〞千古一帝靠的就是铁腕统治,陈水扁总统为什么不效仿他们?还有让我不理解的就是当时民进党已经取得政权,为什么民进党不取缔其他政党走一党专政的道路?那样不是可以保证江山永远在自己手里?

陈水扁总统卸任后坐牢更让我震惊,总统竟然也可以坐牢。后来我认识到台湾的法律不是为了统治人民,统治者也会受到法律的约束。陈水扁总统不效仿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等统治者不在于陈水扁软弱,而在于台湾的民主制度约束了统治者的权利,保证了统治者不能危害人民的自由。台湾的宪政民主体制才是最适合人类的。和现代民主社会的领导人相比那些所谓的伟大领袖其实是极权恶魔,他们之所以成为〝伟大领袖〞关键是极权统治,他们在自己的国家制造血腥的杀戮,让人民跪倒在统治者的屠刀下,人民在统治者的杀戮和洗脑下沉沦。

通过海峡两岸台湾自由民主的风吹进了大陆,台湾的民主实践在潜移默化的影响大陆民众,让大陆民主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促进了大陆民众的觉醒。

在我小时候我极端仇视台独,认为台独分子背叛祖国和人民,我想台湾要独立,我一定要去当兵,与台独分子决一死战,报效祖国。现在想想真是可笑,我身为奴隶却想着保卫奴隶主,在中国大陆我只是一个奴隶。共产党可以免除非洲几百亿美元外债却不会免除我的高中学费;全世界都可以使用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唯独中国老百姓自己不可以用;台湾最让我羡慕的就是12年的义务教育,如果大陆也实现12年义务教育我的人生也不会这么悲惨。

我现在明白台湾和大陆之间不是统一独立的问题,台湾和大陆是民主自由和专制独裁之间的对立。我作为中国人渴望祖国统一,但是统一的前提是在宪政民主的基础上实现统一,如果是专制独裁的体制下统一,台湾还不如独立。现在的我虽然已经觉醒但身体已毁,再无当兵的可能了,如果现在的我当兵的话中共要武力攻打台湾,我绝不会将枪口对准台湾人民,而是会将枪口对准专制独裁的中共为台湾的自由而战。

2016-06-15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