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问天:自由是勇敢的果实——香港民主靠年轻人勇敢

古希腊人的德性中包括勇气,这是中国古代德性基本不包括的。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最崇尚的德性,就是勇气。他们的神祗可能没有一个是完全高尚的,但没有一个不是勇武的。自由的秘诀在于勇敢,自由有如肌肉,越用越发达!正如古希腊伟大的政治家伯里克利在著名的葬礼演说中所说:“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而自由则是勇气的果实”。当自由在窗外招手、虚弱的专制政权拼命挣扎、企图苟延残喘的时候,要获取自由,最需要的已经不是智谋,而一举挣脱松动的枷锁、破窗而出的血性和勇气!这个时刻,耽于一己利害得失的精于算计的头脑,反而是夺取自由的最大障碍!下面一个事例能说明这个道理。

美国科学家曾做过一个实验,把一头饥饿的狮子放入一座饲养着20只短尾猕猴的特殊饲养场,这个饲养场全封闭,且无可攀爬之处,结果猴群争相逃命,望一个角落挤成一大堆,强壮的猴子们占据着靠里面的位置,为之不惜把候群中的老、幼、弱者推挤到外面让狮子尽情撕咬……结果,狮子从从容容地把猴子一个个地抓出来吃掉。显而易见,聪明的猴子之所以被吃,纯属咎由自取,因为以它们拥有的锐利爪、牙,如果团结一致围攻狮子,完全可以把狮子打垮。与之对应,科学家把另一头饥饿的狮子放入另一座饲养着20只牛犊的特殊饲养场,出人意料的是,愚笨的牛犊们没有四散奔逃,反而排成半圆阵,以初生傇角对着狮子,严阵以待,饥饿之下,狮子发威进攻,咬死了一牛犊,其他的牛犊却一起上前把狮子死死顶住,狮子居然被顶死了!

面对恶魔,每只猴子无疑是精明的,因为抢先逃跑更有利于保存自己;而牛犊的举动,对个体来说,是非理性的、不明智的,因为上前顶撞狮子将置身于更危险的境地。但是,个体行为的理性并不等于集体行为的理性,由于猴子的精明是以牺牲其他个体生存机会为代价的自私行为、也是放弃聚合集体力量抗敌的短期行为,反而造成了集体行为的非理性,从而被狮子各个击破。同样,个体行为的非理性也并不等于集体行为的非理性,牛犊个体不管三七二十一,个个上前顶撞狮子,最大限度地聚合成抗敌的集体力量,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你一头狮子纵有铁爪钢牙,又怎么拗得过20头不知死活的“疯牛”同时发飙的犟劲,因此,牛犊这种个体的行为的非理性反而造成了牛群集体行为的理性,从而得到了最好的结局:损失比猴子小得多,却打垮了天敌,彻底消除了危险源。

为什么会有这样奇特的结局对比?猴子究竟比牛犊差在哪里?猴子差就差在比牛犊自私自利——精于个体的算计!在遭遇天敌时,猴子有足够的智商算计个体的利害得失,然而,也正因为个体利害的计较,猴子成了胆小鬼,成了“改良”的鼓吹者!

牛没有这种算计的智商,而且牛天生有一副犟脾气,脾气上来了不管后果,因此牛容易豁出去;牛犊更因为缺少经验,根本不知道狮子的厉害,对付狮子没有心理障碍,因此牛犊比成牛更为勇敢,素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说法。牛犊能够团结一致地顶撞狮子,最终把狮子顶死,不是因为牛犊能认识到“团结的重要性”,也不是因为牛犊中有“组织者”,而完全是因为一股没有算计的勇气——为自由而死的“革命”勇气。今天,香港的年轻人就是这样不怕死的“牛犊”。

在以上事例中,狮子象征着专制政权;牛犊,就象一举推翻齐奥塞斯库残暴政权的反专制群体;而猴子,恰似“经济动物”化的中国民众、犬儒化的知识分子群体。在政治上,有时勇气本身也会带来一种冲力,会改变政治力量的对比,从而战胜专制势力。为什么有人要“宁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呢?黑格尔说过:“主人(指公民)为了尊严(自由)而战,而奴隶却为了自己的口粮而妥协”。可见,贪生怕死就是奴性。奴才就是宁愿受奴役而鄙视抗争的,此所以心奴之为心奴。自由人是通过勇气与奴隶区分开来。近些年来,常常发生农民工因工资被拖欠愤而行凶杀人的事情。当事人都说得很明白,他们并不是没那份工资就没法活下去,他们是受不了那份窝囊气(这当然不意味着他们杀人是对的)。最让民工们愤愤不平的还不是贫穷本身,而是因为贫穷而被人瞧不起、被人侮辱、被人不当成人。古今中外,驱使人们铤而走险的,常常不是利益,而是自尊心,是那股子气,那股子血性,是要求得到承认的意志。

2016年6月11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