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恒炜:蔡英文不要变成「蔡放水」!

已卸任的马英九公然藐视〈国家机密保护法〉规定的二十天申请时限,六月一日甫递件,六月十五日硬要闯关,公然要撕毁现行法律,要给二千三百万人民颜色看!马的原服务机关是总统府,作主的是总统蔡英文;蔡总统有而且只有打回票之一途,绝没有依违两可的余地。不然就是违法「放水」,蔡总统敢冒「蔡放水」之险?

面对马英九的突袭,总统府乃召集法务部、陆委会、国安局等相关单位,意欲建构卸任元首出境审核机制。看起来阵仗堂堂,煞有介事,反而让人质疑有玩法、违法,甚至毁法的可能性在。

此话怎讲?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一再强调:二十天虽是施行细则的规定,但此属法规技术层面,「对于提出的申请天数,…,不是这么有急迫性」,又说:「重点不在提出申请日期」。这是什么鬼话!〈国家机密保护法施行细则〉第二十六条白纸黑字、明文规定提出申请的要件:「应于出境二十日前检具出境行程」。如此明确的法条,可以摆烂不问?难道森严法条可以用「技术层面」一笔勾消?当初立法只是「仅供参考」?

条例中所订定的时间、时限,就是法律。别的不说,即以〈国家机密保护法〉而论,涉及「时间」的条文至少有三条(六、十一、廿六等条),〈施行细则〉更多,至少有五条(八、十四、十五、十七、三十四等条),这些「时限」难道都是无关宏旨的「技术性」层面?可以视为「无急迫性」而藐之?学法的蔡总统,请告诉我们法律可以这样解读,这样操作?

更可訾议的是府方下面这段的解释:「各机关涉及机密层级与范围不同,对出境申请提出时间规定也不一」,乖乖,难不成以低层级的各机关之「不同」,搓掉总统级的「二十天」?各机关有各机关的规定,固是事实,但规范卸任总统出境的法律只有一件,那就是〈国家机密保护法〉,就是「二十天」。我们讲究法定原则,二十天就是法定原则,没有丝毫「挪移」的空间,也不容「折扣」的余地。

马英九在府内酿假酒,造出狗屁不通的〈第十三任总统、副总统出国出境相关说明〉办法;还有人巧言诡辩,说什么「第十二任总统才开始适用国家机密保护法」做为伪法有理的理据。别忘记〈国家机密保护法〉是二○一三年修定的,基本上就为第十二任(及其后)总统所打造,哪需要为十三任另立「说明」?尤其把二十天改成十五天,完全抵触母法,其偷鸡摸狗,已到明目张胆的地步。

程序正义是法律要严守的铁律,二十天就是二十天,可多绝不可少。总统府要建构机制是一回事,但只要〈国家机密保护法〉存在一天,就只有依法行政一途。

总统府非严守〈国家机密保护法施行细则〉第二十六条不可,没有灰色、迂回地带,而所谓「国家安全上的特殊性、重要性和机密性」,是在没有抵触二十天之后,才排入考虑的议程。

——原载台湾《自由时报》2016/06/07金恒炜专栏

更多金恒炜文章请见其博客;http://wenichin.blogspot.tw/)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