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逢时:尊严的代价——“六四”27周年纪念

弹指二十七年,挥不去的恶梦,卸不下的负担。

去年中秋节,我照例给“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老师送去了问候。以往,一旦收到我的信函,丁老师都会很快回复,可这次却迟迟不见音讯。几天后收到了接替丁老师“天安门母亲”组织工作的尤女士的来信。从信中得知,丁老师的丈夫蒋培坤老师已于中秋节的当天不幸离世。白发人随黑发人归去。我忍不住想,当在天堂里见到了先走一步的爱子时,作父亲的他能说些什么呢?

长年来,丁老师对我们给“天安门母亲”的人道捐款总是细心地分发给其它生活困难的难属。这次,在与“芝大”同仁商量后,我们决定给她本人一些捐助,也是作为我们对蒋老师的悼念。于是,我给尤女士去电表示了我们的愿望,同时也给丁老师去了慰问电。当问及是否要为蒋老师举办追思会时,丁老师却说,根据蒋老师的遗愿,不会举办任何追思会。因为只要一办活动,“他们”就来了,蒋老师的灵魂便得不到安宁。再说,“他们”也没资格为他办追思会。因通话不方便,丁老师就此打住。“我们得有尊严啊! 逢时,你懂的。”

我的眼睛湿润了。是的,我懂,丁老师。

生者有尊严,死者亦有尊严。为了“天安门”母亲们生的尊严,为了“六四”殉难者死的尊严,丁蒋夫妇抗争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如今,儿子仍然死未瞑目,父亲的灵魂怎能再被夺去了儿子生命的“他们”骚扰凌霸?保持尊严乃是要付出代价的。丁蒋夫妇为此作出了明智的选择。

联想到自己因用音乐记念“六四”无法送父母最后一程,二十多年来所走的这条“不归”之路,岂是选择,又岂不是选择?!心中怎能不感慨万千……

“天安门母亲”是个微弱而执着的群体。自一九八九年至今,在专制强权的打压下始终挺立不屈。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把关注的重点转向照顾年老多病的难友,把来自各方的捐助送到需要者手中。这种群体间相互扶助之精神怎不令人动容。籍“六四”二十七周年之际,我们会和“天安门母亲”一起守护记忆,守护良心,守护人的尊严。谨此告慰蒋老师及所有“六四”之灵。

下面请欣赏我们新制作的“六四”纪念音乐视频。谢谢观看,谢谢支持。愿生者在音乐中昂首,愿死者在音乐中安宁。

https://youtu.be/2mbENz2Kuy8

(EMW 最新音乐视频)

6/1/2016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