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 日本的第三次重大变革

本原来没有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定期选举的文化,全是从美国进口的,而且还是在军事占领的强制下进行的。但日本再次展现出其与众不同,不像今天的伊拉克,或是阿富汗,动不动就有对西式民主的暴力反抗,而是出奇地平静与配合。日本没有出现“后军国主义”的骚乱,更别提军事反抗。虽然半个多世纪都有美军驻扎日本,但在日本社会,却没有强烈的反美情绪,而是输了就认输(日本战败承认输给了美国,他们不认为是败给中国国共两党军队),发誓反省、重新靠自己的努力再站起来。

Read more

曹长青: 西藏问题真相与洗脑

如果中国民主运动的领导人和知识分子一面主张民主自由,一面坚持对藏人权利和自由的剥夺,那就是对自由的亵渎,他们追求的也绝不会是真正的自由和民主。正如藏人旦真洛布在接受我采访时说的,“当我与天安们的学生领袖们谈起六四屠杀时,我们一起谴责北京政权,但当我提起西藏问题时,他们马上又附和起中国政府。他们这是争取的哪一门子的民主自由┅┅”

Read more

曹长青: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在绝大多数西藏人的心中,独立是他们发自心底的梦想。只是由於面对中国恶龙的霸气和暴政,他们不敢发出真正的声音;由於对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巨大尊敬和爱戴,他们以宗教情怀推崇达赖喇嘛的政策。但自由是每一个人心底的渴望,挣脱强权的压迫、建立自己的家园,是古往今来全世界每一个民族都一路浴血奋战所争取的,西藏人民绝不会例外!

Read more

曹长青:  独立∶西藏人民的权利

西藏问题,一直是一个争议的话题。不仅海峡两岸的中国政府与西藏流亡政府对此问题持截然不同的观点,海内外的中国人,对此看法也相当不同。这种种不同,主要源於人们对西藏历史与现实的了解程度和使用的“价值尺度”。因此,讨论西藏问题,不仅有助於了解西藏的真正历史和现实,更促使我们重新思考人的自由意志和国土统一、人民选择权利和国家形式、以及民族自决权等重要的价值概念和冲突。对这些价值采取什麽样的取舍,直接影响中国人走向自由和民主的进程。

Read more

曹长青:撒切尔夫人看透中国

撒切尔夫人不仅关心中国的人权,并对中国人的经济能力高度评价。她有一句名言∶中国人天生有做生意的细胞。意思是,如果没有共产党统治,中国人会爆发出更多的经济潜能,创造更大的经济奇迹。因为连共产党也承认,他们的经济改革,只是给中国人“松绑”。把原来捆绑中国人的绳子松开了几扣,中国人就爆发出这麽的经济活力,如果全部松开,或者压根就不捆绑呢?

Read more

曹长青:“高福利养穷人”是不道德的

推崇真正自由主义价值的人们的一个共识是,必须尽量限制政府的权力,国家的职能只限于∶对外,由军队保证国民不受外敌侵略;对内,由警察保证人身安全不受他人攻击、保护私有财产不受侵害,由法庭解决刑事、民事纠纷等。其余事项应由社会和市场自行调解。对穷人主要应由慈善机构自愿提供救济,而不是由政府强行通过税收以劫富济贫的方式进行“二次分配。”

Read more

曹长青:高税收摧毁美国

美国的税名目繁多∶联邦所得税,社会安全税,医疗税,企业税,联邦航空飞机税,汽油税,香烟税,酒税,各类的销售税;另外还有州一级和地方城市的税,包括购物税,财产税,旅馆税,水税,电税,电话税,等等等等。即使人死了,也得交“死亡税”,即遗产税。而且数额庞大(最高时曾达55%,现降至35%),如果后人交不起,政府就会没收遗产。先人如留下100万美元的房子,你如果缴不起昂贵的遗产税,房子就得被政府拿走(完全是强盗!)政府等于双重收税,因为这个人活著的时候,都已经缴付了各种税,死了,还得再被政府剥一层皮才能进棺材。

Read more

曹長青:川普和中國痞子

我在《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一文中寫道:外國有好人,有壞人,有魔鬼,就是罕見痞子。但目前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的房地產大亨川普(中國譯:特朗普)就是一個西方不多見的痞子。

痞子,中國人最熟悉。無論是虛構的阿Q那種低級痞子,還是現實中李敖這種文化痞子,這類人在全球所有種族中,華人占的比例最高,段數也最高。痞子,就是沒底線、沒準則,是非可以胡亂攪和,言論行為可隨機應變,“我贏、我賺、我的風頭”才是他追逐的最高目標。這種人在西方真是少見(雖然現在是日趨增加的傾向),所以大多數美國人根本不了解、不懂得這類人的本質和危害。

Read more

曹长青:奥巴马砸了美国这块名牌

全世界哪里的人民被欺辱,哪里的人民就会想到美国,就会期待、盼望美国的援手。那种期待和相信,是一种巨大的、无形的“信誉”,这个信誉不仅是美国最大的外交财富(在国际事务中说话有份量),也是美国的经济财富,是人们对“美元”的确信,愿意跟美国做生意的推动力,更是世界人民羡慕美国人、尊敬美国人、愿意做美国人的根本原因。

Read more
1 ... 31 32 33 34 35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