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法國新總統換湯不換藥

法國總統大選結果,產生了自1958年法國第五共和之後首次不是傳統左右兩大黨的人當總統,因兩大黨候選人初選就出局。

最窩囊的是左派社會黨的法國總統奧朗德,都不敢謀求連任,因為他的無能和左瘋,導致法國經濟、外交和國家安全都一塌糊塗。他的民調降到只有5%,跟南韓出現醜聞時的朴槿惠一樣低,而他並沒有閨蜜事件。

奧朗德不敢謀求連任,該黨民調落到谷底。這種情況下,右派共和黨黨魁菲永本來很有希望,但糟糕的是,菲永的妻子涉入醜聞,導致他的民調直線下跌,初選就被淘汰。原來當過總統的保守派薩克奇,也是在首輪被淘汰 ,也跟他有個大眾傳統不接受的老婆有關。

去年才成立的小黨前進黨主席馬克龍,和被視為極右立場的老牌政黨 《國家陣線》的女黨魁勒龐,進入第二輪決賽;這就讓馬克龍撿到大便宜。在多數法國人抵制勒龐、更不要說整個法國的左派媒體發瘋一樣的攻擊聲中,勒龐的敗選可想而知。或者說,不是法國人支持馬克龍,而是為反對勒龐不得不選了馬克龍。

馬克龍當選了總統,法國會發生重大變化嗎 ?不會!因為馬克龍是左派社會黨總統奧朗德的經濟部長,法國經濟的災難,馬克龍有直接責任;同時在基本國策上,馬克龍和奧朗德也是大同小異。

首先,在對外政策上,馬克龍也是一個“統派”,主張法國留在歐盟,並發展更密切關係。而勒龐則主張法國脫離歐盟 ,強調法國主權,法國第一,是獨派。所以法國這場總統大選,也是統獨對決。

英國前首相、保守黨領袖撒切爾夫人非常反對歐盟這種大一統想法,她曾精闢地指出,歐盟的設立是人類最愚蠢的想法之一。而歐元區則更是愚上加蠢。因為歐洲國家,尤其前東歐國家,相互之間經濟規模不同 ,人均收入不同 ,GDP不同,稅率不同,又是不同的主權國家,怎麼能變成一種貨幣(歐元)呢?如果美國跟美洲的其他國家巴西 ,墨西哥,阿根廷,甚至現在人民不滿到走上街頭抗議到暴亂程度的委內瑞拉 ,如果形成一個“美元區”,那美國會是什麼樣子?完全不可操作!

但這就是歐洲左派知識分子的烏托邦幻想。所以保守派的美國前總統里根說過,那些最烏托邦的怪異想法,多是那些腦袋好像有很多知識的人想出來的。當然,共產主義理論就是馬克思和恩格斯閉門造車的結果,銀行家恩格斯(賺資本主義的錢)養活馬克思,兩人苦思冥想出要消滅差別,消滅階級,消滅私有制的均貧富共產主義。

英國通過公投脫離歐盟 ,而法國卻選出仍熱衷歐盟的總統;從這裡可看出英法兩國歷史文化傳統的根本不同。人類最早的個人權利思想是從英國正式開端的,尤其以英國思想家洛克提出的人的三大權利說(生命,自由,私有財產的權利)開始。美國之所以成為當今唯一超強,是因為美國站在英國的這種個體權利的思想肩膀上。美國的獨立宣言和憲法這兩個最重要的立國之本文件,其基本精神,就是照搬英國思想家的上述三大個人權利說。
而法國就不同了,想起法國,不是什麼自由平等博愛,而是法國大革命的血腥,尤其是法國開創斷頭台政治的殘忍。後來的共產革命,主要是法國大革命提供了最初的樣本。所以今天法國人選擇“統派”當總統 ,與英國人公投脫離歐盟 ,形成對照,根本原因是兩國的價值取向和歷史傳統都有不同。如果說英國是人類個體主義的發源地,法國則是群體主義,左瘋思想的大本營。

第二,馬克龍當選總統 ,法國在國家安全上也難有更多保障。因為馬克龍仍要繼續左派社會黨熱衷的所謂《申根協議》,開放邊境,跟歐洲連成一體,而導致邊界無法嚴守,非法移民(更可能有恐怖分子)進入法國。法國自2015年以來,發生多次恐怖襲擊,造成大量死亡。馬克龍對非法移民持寬容的軟弱立場,導致法國根本沒有可能放棄申根協議,所以法國的邊界仍會像奧朗德時代那樣漏洞百出、脆弱不堪。另外,馬克龍像奧朗德一樣,也是唱“文化多元“的高調,縱容伊斯蘭勢力在法國的擴大。目前六千萬法國人口中 ,穆斯林已佔10%,是歐洲國家中穆斯林人口比例最高的之一。在很多法國的清真寺里,宣揚的不是融入法國文化,而是反西方文明 、強調伊斯蘭主義,法國的穆斯林青年被灌輸聖戰意識,有的成為仇恨西方的伊斯蘭國惡魔。

第三,在國內經濟政策上,雖然馬克龍提出薪金稅率要削減(目前高達50%),但在整體經濟政策上 ,仍是個迷你型的奧朗德,還是大政府、高福利、政府主導和控制經濟的左派路數。

在奧朗德五年總統任期中,法國的經濟每況愈下,失業率高達10%,年輕人的失業率飆至24%!美國目前失業率是4. 4%,法國失業率是美國的兩倍以上。馬克龍的所謂經改方案,只是什麼辦更多的職業培訓,建立更多的青年學校等。但如果不能大幅減稅,企業招募員工的福利負擔仍那麼沉重,辦多少學校,年輕人也難找到工作,因為企業主無法承受員工的福利負擔,在招工上會非常謹慎,輕易不敢僱人。

但是,不論馬克龍的政策跟左派社會黨的奧朗德多麼相像,在法國左派媒體的煽動渲染下 ,很多法國人為了抵制極右翼的勒龐 ,寧可選擇馬克龍。這種被稱為“道德綁架”的戲碼在2002年就上演過一次。那時是馬麗娜.勒龐的父親老勒龐進入了第二輪總統決賽,也同樣是為抵抗勒龐,左右派同仇敵愾,勒龐就毫無機會。

老勒龐是個極端民族主義者,在2011年,他領導的國民陣線黨,把他從黨主席位置上拉下馬,他女兒當選黨魁。但老勒龐仍口無遮攔 ,隨口胡說,其極右派形象嚴重損害國民陣線,最後女兒忍痛割“父”,把老爹開除了黨籍。馬麗娜.勒龐領導的國民陣線,已跟老勒龐時代相當不同,更為溫和理性,所以這次贏得了35%選票,可謂史無前例(老勒龐時最高是20%)。

馬克龍雖然當選了總統,但難題在後面。他的小黨去年才成立 ,總共26萬多名黨員,不到法國六千萬人口的0.4%,而且在法國議會沒有席位。下個月(6月份)法國議會選舉,馬克龍的小黨能拿到多少席位,完全是未知數。

另外,這次法國大選是過去40年來投票率最低的,只有65%。說明有三分之一的法國人沒有投票。法國是每五年選一次總統,上一次(2012年)投票率是72%,再上一屆(2007年)是75%。這次所以投票率不高 ,因為很多法國人對兩個總統候選人都不喜歡,投不下票。在已投票者中,還有20%投了污損票,在票上打X等表達憤怒。

但是 ,馬克龍至少創造了兩項紀錄:一是他是法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總統,才39歲。另一個是拿破崙,掌權時40歲。拿破崙靠武力殺戮,要統一歐洲,最後失敗了。今天的馬克龍仍熱衷大歐盟,在這個意義上,他也是拿破崙那種大一統的思想傳人。

另一個記錄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個民選總統,妻子比他大24歲,是他媽媽的年齡,他的繼子(兒子)比他還大兩歲。新的法國總統夫婦一定會來美國訪問,跟川普總統夫婦站在一起,會形成戲劇性場面 ,因川普比妻子大24歲。美法兩國總統夫婦,在男女年齡上“平衡”了;但是,在左右派理念上,卻是南轅北轍。

2017年5月9日於台北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Visited 1,230 times, 1 visits today)

4 comments

  1. 兩人都不會帶來多大的變化。馬克龍上台的話,儘管他是左派,但實際上他不會左到哪裡去,目前的風潮是不利於左派推行自己的政策的。他憑他自己個人的魅力上台,然後基本上會是一個混日子的角色,順着現有的方向隨波逐流,跟現在的奧朗德後期和八十年代的密特朗後期差不多。勒龐即使上台了,她在議會也一定是一個少數派。照法國的憲法結構,她會不得不任命一個在大多數問題上跟她作對的總理,因此不可能發揮川普在美國的這種作用。她下一步能不能通過公民投票達到目的,還是很成問題的事情。她如果上台的話,主要效果就是造成一種歐盟更加不可持續的聲勢,迫使德國人做出選擇,要不要把歐盟規模縮小,退縮回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那種大中歐計劃。但是這件事情的主動權並不在她手裡面,也不再法國人手裡面,而是在德國人手裡面。歐盟的命運,歸根結底是掌握在德國人手裡面的。或者說得更具體一點,是取決於德國精英階級願不願意捨棄歐盟統一貨幣,給德國企業和銀行家在南歐獲得的重大利益上面狠狠地砍一刀。如果他們願意做出這個犧牲的話,有沒有勒龐都沒有關係;如果他們不願意做出這個犧牲的話,有沒有勒龐同樣也沒有什麼關係。主流派的各個政黨很明顯會像是在希拉克選舉的那一次,組織一個共識政治的聯盟來抵制勒龐。勒龐能不能上台,主要看他們這個聯盟脫離群眾基礎的程度有多大。http://mp.weixin.qq.com/s/I6j7GhvEzH945KnK9xGRpA

  2. 人類進化到現在,好不容易創造出一個相對文明的世界就要被這些社會主義者毀掉嗎?俄羅斯寡頭,流氓中共和伊斯蘭恐怖主義這些邪惡還沒被消滅,正義就這麼被扼殺在搖籃里了?呵呵,不甘心啊。。。。

  3. 法國該選個人獸交總統. 引邪教教徒入法國, 本質正是人獸交. 且是野獸姦人.

  4. 請長青兄在對台灣民進黨“一例一休”問題發表看法時小心一點。不要忘了在實行“一例一休”之前經常報道的台灣勞工每年工時在世界上高居幾乎首位,所以限制工時是必須的。加拿大對勞工工時有幾條硬杠杠:1每周工作小時不可超過 60 小時;2每天工作小時不可超過 12;3連續工作天數最多是 6 天。不實行這樣的限制,人的身體健康將受到損害。就我所知,美加之間大貨車司機的行程都有無線電記錄,美國加拿大都有相關部門對大貨車司機工作有監視和記錄。中國和台灣都有些與西方不同的思維習慣:只能僱傭員工,無錯就不能讓回家。這對很多季節性工作很不利。加拿大沒有強行規定僱主任何時候都要保留員工,員工可以任何時候“跳槽”走人。當然有“失業保險”作為配套。加拿大有很多季節性工作,比方說漁民,做花園或維護綠地,……或者僱主訂單沒有了……要是不送人回家,誰顧得起人?當然一旦訂單到手,僱主會盡量把那些員工再召回來,其中有的員工可能已經找了別的工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