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田弘茂要殺李遠哲全家嗎?

最近李遠哲在新書中爆料,當年曾因支持陳水扁而接到黑函,對方要把他全家殺光。後又有名人到他家裡做同樣的威脅。1月25日李遠哲在接受三立電視《新台灣加油》主持人廖筱君的專訪中指明,這個名人就是現任海基會董事長的田弘茂。這馬上成為“爆炸性新聞”,各媒體紛紛報道。

那麼李遠哲的這個說法是否成立?

第一,李遠哲曾為中央研究院長,這是台灣學術界的最高職務;李遠哲還曾獲諾貝爾化學獎,這更是全台灣獨一無二的(得獎者)。用基本常識判斷,以他這麼特殊的身份地位,不大可能隨意(隨便)講話,而且是這麼嚴重的指控!

第二,李遠哲的為人處世、言談舉止展示,他是謹言慎行的人,而不是那種夸夸其談、隨意放話類型的,所以應該不會輕易指控他人。

第三,李遠哲在新書中寫了這段(但沒點名,只說一個知名人士),現在更在全國電視專訪中明確指出,這個人就是田弘茂。這是一種為自己書中的說法負責的嚴肅態度。

第四,李遠哲與田弘茂無論從官位、學術領域等等,都沒有利益衝突和競爭。李遠哲現在只是一個(沒有薪水的)政府資政;李也從未擔任政府內閣職務。從這個角度來說,李遠哲也更無常理去誣陷田弘茂。

第五,李遠哲新書出版後,坊間就有傳聞,書中說的“知名人士”就是田弘茂。有人就此問田弘茂,田以“不予置評”迴避了。從常識角度,如果不是田,他一定會在第一時間感覺非常憤怒,斬釘截鐵地一口否定。因為這是一個任何文明人,更別說是政府官員,都無法承受的、極端惡劣的黑社會行徑!但從田的那種躲閃態度來看,給人清楚的“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第六,李遠哲指明是田弘茂後,媒體廣泛報道,政論節目上議論紛紛(多要求田弘茂出來說明),但田弘茂沒有在第一時間出來否認,而是第二天發表簡短聲明說,他沒做威脅的事,“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與誤解”。這麼嚴重的事情怎麼可能是“誤會”或“誤解”?田弘茂這種模糊化的用詞本身就沒有可信度。坦率地說,他這個簡短說明,給我的印象是,更傾向李遠哲說的是真話。

對這件事情蔡英文政府有責任採取措施調查,因為田弘茂擔任的是涉及兩岸關係的“海基會”董事長職務,如果田弘茂做過那麼惡劣的事情,他就絕沒有資格再擔任這個職務,必須辭職,或者被撤職!

李遠哲披露的這個事情,有兩個層次:

1998年,當時擔任中研院長的李遠哲接到黑函,對方威脅說,如果他支持陳水扁連任台北市長,就把他全家“殺光光”。

這個黑函出自何方?從當時的政治氛圍來看,最可能是國民黨方面。當時的國民黨眾志成城,力挺馬英九出來選市長。從國民黨主席李登輝(他舉着馬的手呼籲全黨支持)到副主席連戰等,都是挺馬。國民黨把奪回台北市視為決戰,所以,威脅阻止李遠哲挺扁,最可能是出於國民黨勢力。甚至可能出於馬英九本人。這有三個線索:

第一,馬英九表面好像很斯文,但骨子裡很兇殘。這從他虐待、追殺陳水扁就可看出。馬曾公開說,槍已上膛,要讓陳水扁死得很難看。全世界民選國家領導人,找不出第二個像馬英九這樣的、對自己前任的民選領導人公開地展示殘忍。馬英九鬥爭黨內大佬王金平的卑劣手段,也可清晰看出他內心的冷血。

第二,雖然陳水扁市長政績很好,但因台北是中國城的特點,以及國民黨李登輝們全黨眾志成城地力挺馬英九,所以陳水扁沒有連任。選後李遠哲見到馬英九時,祝賀他當選市長後,向他反映自己曾受到“全家要被殺光光”的威脅,馬英九的反應卻是沒有一點驚訝,甚至也沒說要調查,只以一句“我在競選的時候,也有人背後打我一拳”就應付過去了。這種反常的、不合情、不合理的反應給人強烈感覺,馬英九好像事先知情。因為從基本常理來說,聽說有人要把中研院長全家殺光光,這是多麼嚴重的事情!作為市長,這種威脅就在他的地盤發生,他應該非常憤怒,應該對李遠哲表示深刻的歉意,更應該說、應該做調查處理。但這一切都沒有。所以這個“殺光光”不排除跟馬英九有關。所以李遠哲對馬英九這種反應的感覺是“不可思議”!

第三,據李遠哲說,1998年台北市長投票日,他們全家去了曼谷。這讓人聯想到,他也可能是為了避險。當時亞洲運動會在泰國曼谷舉行,台灣宏基董事長施振榮是贊助商之一,邀請李遠哲夫婦前往參加開幕式。李遠哲一家從曼谷回來後,他們居住的社區主委到他們家裡告知,在市長選舉次日,有人爬樹要進入他家,被報警給社區警衛。這個被記錄在案。

上面三點都說明,這個要把李遠哲全家殺光光的威脅不僅是存在的,也很可能是準備實施的(爬樹要進入李家的人是不是去行兇)。當年在二二八周年日,在監獄被關的民進黨主席林義雄的家人不是被殺、幾近被滅門了嗎?

李遠哲說的田弘茂登門威脅的事,發生在二千年總統大選時,當時國民黨分裂,有了兩組總統候選人(連戰/蕭萬長;宋楚瑜/張昭雄),對民進黨的候選人陳水扁/呂秀蓮。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國民黨感到很緊張。

據李遠哲說,田弘茂是到他的家裡,威脅說,如果挺扁,兩年前的不愉快事情(指1998年威脅把李遠哲全家殺光光)可能會再發生。當時在場的李遠哲太太就說,這不是威脅我們嗎?李遠哲還在電視上說,之後他太太還接到電話威脅。而那個打電話者是否還是田弘茂?

現在田弘茂說這件事情時間已久遠而否定(這種事情,有或沒有,一百年也不會忘)。但有一個重要證據線索,國民黨方面對此有一定“證實”:李遠哲在他的新書里(278頁)寫到,田弘茂威脅的事,當時在圈子裡有議論,連蕭陣營中一位李遠哲認識的人出來表態說,“威脅一事乃是該人士自作主張”。這明顯是要撇清干係。但這個“自作主張”之說,等於宣布“確有這回事”,但不是我“連蕭陣營”乾的。

台灣政治圈裡的人都知道,田弘茂是蕭萬長的親信,所以有做那種事情的“由頭”。那麼到底是國民黨指使,還是田弘茂“自作主張”,他都必須出面說清楚。但不管是哪一種,如果田弘茂有過如此劣行,他的人格就徹底破產,不僅絕不能再擔任海基會董事長,連做個普通人都應被不齒。在美國,做這種危害人身安全的威脅,哪怕僅僅是語言威脅,都會受到法律懲處的!

不管是國民黨利誘,還是連戰們威逼,都說明,如果李遠哲的說法是真實的,那就是說,只要有利誘或威逼,田弘茂就可能出賣最基本的做人良知,做出黑社會那種地痞流氓的舉動;他擔任董事長的海基會,是台灣政府重要的涉及兩岸政策的機構,如果被共產黨利誘或威逼,他不會故伎重演嗎?不會做出任何下作的行為嗎?如此人格人品做海基會的領導人,台灣還有什麼情資、秘密可保?!

對田弘茂的可能威脅問題,蔡英文政府必須調查處理!對一個堂堂中研院的院長,一個諾貝爾獎得主,他們都敢用這種“全家殺光光”的殘忍威脅,那還談什麼保護台灣其他人、普通人的命運?!

如果林全內閣對此置若罔聞、不做調查處理的話,那就只能讓台灣人民看清,這個政府不是無能的問題,而是沒有是非、沒有道德,把自己降低到田弘茂的地步!

2017年1月26日於美國

(Visited 942 times, 1 visits today)

2 comments

  1. 李先生太軟弱了,如果是我,首先錄音錄像,然後絕不會讓田活着出家門,會把他給活埋掉。警察找上來,就用準備好的材料威脅提供給反對黨。然後搬到美國,準備好槍支,江南案之後我就不信你國民黨敢再嘗試暗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