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挺韓公知們,請幫韓寒一把!

如果我是韓寒,現在我一定很寒心。當我的聲望如日中天時,當我被中國網民潮水般的網絡票選,推成《時代》周刊的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時,很多“公共知識分子”爭先恐後,在我的光環上再塗一筆金。那時候,你們是站在“當代中國最具影響力的意見領袖”一邊,因為我不僅有千百萬大眾粉絲,“站在發出呼聲最多的派系裡”,連政府都不打壓我,頂多遮屏幾個他們看不順眼的博客而已,連“被喝茶”都沒有過;我還可給眾多商家代言,是方方面面、各個層次都可以接受的最受歡迎偶像人物。所以,讚美我,不需要勇氣;歌頌我,你和正義在一起。

但今天,我被這麼多人嚴重質疑,他們中不僅有以打假著名的人物,還有記者、編輯、作家、學者、教授等等一大堆真名真姓的人們,出來寫了把我腦袋都看炸了的那麼多文章。更嚴重的是,我還被數不清的網民們窮追不捨,他們像福爾摩斯般把我過去13年的作品和影視節目都拿到放大鏡下面檢查。於是造假、有代筆、騙子等等大帽子扣上來。那些人的質疑被貼到千百個網站、博客上,已經基本上給我蓋棺論定了。而我的粉絲們,除了跟人家叫罵(給我的陣營降格)之外,一篇有力的東西都拿不出來。在關鍵時刻我才發現,擁有五億博客點擊量的我,除了官媒和一堆政協委員,還有些“偽公知”,竟然沒有多少人公開站出來給我說幾句話!這更使我確信我的韓三篇的正確性:中國人就是素質差,怎麼配民主?要給這樣一群人自由,這個國家還不亂了套。真名實姓幫我的,除了黨的利益集團的,就是我的商業集團的,像我的書商路金波和他的簽約作家饒雪漫就會罵人,女人也罵,“願世上所有的瘋狗都安息”,跟我自己罵質疑者是“你們朝天潑糞,只會掉到你們自己臉上”同一個檔次,統統只給我幫倒忙。

我真的很不忿,也無法理解——如果你們相信我是真的,如果你們覺得我仍在正義一邊,為什麼在我危難之際不站出來替我說句公道話?用你們的名望、你們理性的聲音、你們思辨的能力、你們有力的文筆,來助我一臂之力!你們現在的表現太讓我傷心。我說過要殺戮權貴、殺戮群眾,還真沒敢說過要殺戮公知,你們就不可以在如此關鍵時刻show一下公共良知嗎?難道你們只有結夥殺戮我對手老婆的本事嗎?

我上面這三段,絕對無意調侃韓寒。有網友搜集了過去這幾年一大堆文化人讚美、推崇韓寒的言論(其中也包括我本人的),所以我認為,由於大家曾經從不同的角度用自己的信譽給韓寒背書,大大小小、多多少少地都給韓寒做了廣告,增加了他的公信力。就像我們大家都給一個什麼奶粉做了廣告宣傳一樣,哪怕只是給鄰家剛育嬰的年輕夫婦推薦了一下,那麼今天在韓寒的誠信問題備受質疑之際(等於很多顧客懷疑奶粉有假),曾經給韓寒背書的公知們,是不是應該有勇氣做出一點對自己以前的言論負責任的舉動?曾給奶粉做廣告者,比別人更有一份責任促使專家對奶粉儘快檢驗。

我已經從給奶粉背書,變成嚴重質疑,所以寫了七、八篇文章表達這種質疑,以此否定之前的判斷。回想我自己對韓寒的美言,當時是不夠負責任的,如果我不只是看海外網站轉載的那有限的幾篇,而是真的去了韓寒博客看一眼(確實沒覺得他有分量到值得過去看一下),如果看到那些流氓痞子式的東西,尤其是那篇“文壇是個屁,誰都別裝X”(以及其後續),即使今天沒有韓寒涉嫌造假的事情,沒有韓三篇,我也絕不會捧韓寒一個字。因為那種東西不僅僅是文字極端下流,其思維方式,辯論方式都是流氓式的。中國文壇再爛,靠那種地痞流氓式的東西都絕不可能給它帶來一點點正向的東西。

韓寒已經被質疑兩個月,“鳳凰網”和“雅虎焦點關注”的民調顯示,“倒韓”網民人數已經超過“挺韓”。所以,到現在為止仍然相信韓寒、繼續支持韓寒的文化人,最應該公開站出來,幫助韓寒接受專家和公眾的檢驗。這樣第一可以駁倒那些質疑者,還韓寒的清白,別讓韓寒父子繼續受煉獄;第二可以證明自己以前給韓寒背書、現在仍然挺韓的正確性。這不僅是還韓寒的信譽,也是確認你們自己的判斷力、公信力的機會。

真正相信韓寒的,真正挺韓的,應該是最希望韓寒出來接受檢驗的。否則就等於目睹一個有才華的年輕作家、一個相當有影響力的青年意見領袖被網絡質疑的潮水吞沒而無動於衷,這起碼是對自己所支持的東西缺乏勇氣和道義感。挺韓、倒韓都不會有政治危險,卻是一個檢驗文化人價值取向、辨別真假能力、承擔精神的機會。

韓寒本人可能會認為這種出來接受檢驗的方式有失自己的尊嚴,甚至有受侮辱的感覺。但是,如果他是真的,應該考慮一下,到底是這樣躲起來拒不接受檢驗損失大、受侮辱大,還是站出來洗清自己損失大?毫無疑問,接受檢驗好處太多了:

第一,還自己清白。韓寒承認,這種對他的質疑“是一種毀滅性的打擊”。那麼面對毀滅性的打擊,出來接受檢驗的委屈和不出來被認定作假相比,那真是星星和太陽般的差別。誰會為了保星星瞬間一閃的小面子,而丟掉永恆的太陽的光芒呢?

第二,讓挺你的官方文化紅人們,《萌芽》的趙長天、李其綱們,易中天、蕭瀚、張鳴、葉兆言、馮驥才、葛劍雄,葛紅兵,梁曉聲,譚盾,尤其是新浪網、南方周末等力保你的媒體們真正揚眉吐氣一把,證明他們挺你的正確性。

第三,給那一、二百個為了挺你而不惜掉價、犧牲自己名譽去“追殺”你對手老婆的聯名學人們找回一點點臉面。

第四,給那些一個多月來刀槍不入、用義和團精神誓死保衛你的韓粉們一個驚喜。魔手套摘下來,秀一秀真正的魔手!韓寒不會忍心讓那些帶給他13年的春風得意和多少千萬人民幣的粉絲們傷心、失望吧?

第五,重創那些質疑你的人們。讓他們啞口無言,不得不道歉。(中國人做錯了事兒,沒有道歉的習慣。什麼吳征楊瀾呵,唐駿之類,被證明造假後從無一個字兒的道歉。不過在中國越錯越不用道歉,越不道歉過得越好。但在美國不行,無論什麼人,錯了就得低頭認錯。所以,如果韓寒能證明自己的確是署名“韓寒”的文章、小說、博客等的作者,我個人肯定公開撰文,為我前面那些嚴重質疑韓寒的文章道歉)。

我覺得除了那些曾在媒體上給韓寒背書的文化人之外,像下列這些人最應該行動起來,幫韓寒一把,促成韓寒上一個有公眾參與的直播電視節目:

《萌芽》主編趙長天,《萌芽》副主編李其綱,新概念作文選的評委葉兆言,方方,《三重門》的編輯袁敏,給《三重門》寫序的北大教授曹文軒,當年新概念作文的兩位高級評委:中國作家協會主席鐵凝,前文化部長王蒙等等。

還有在視頻節目中跟韓寒對過話的王朔、陳丹青、何東等。你們明顯是真誠地相信過韓寒,所以在和韓寒的對話中,對韓寒的談話、回答問題,你們經常顯得有些發愣,可能腦子裡想的只是韓寒的“特”和“酷”,所以一點都沒有挑戰他。面對今天這麼多質疑,你們是否也有一份責任,再跟韓寒對一次話。如果繼續相信韓寒,就應幫韓寒一把,更幫助讀者們認清一下,到底韓寒有多麼“天才”。如果不信了,是否有責任指出“三鹿奶粉”有毒呢?如果你們也像韓寒一樣“悶着”的話,觀眾腦子裡就留下一個你們被耍猴的印象。一直沉默,不等於過去給韓寒的背書還有效嗎?

韓寒在2007年對《南方人物周刊》說,“我掌握的知識和技能,要比全中國任何一個作家都要多”“我不看文學史,我就是文學史啊”。那麼也請你們給韓寒一個機會展示他自身的文學史般的知識和技能。

如果曾經讚美過韓寒的公知們都不肯出來幫助韓寒證明自己,那就等於傳遞一個清晰的信號:他們也認為韓寒造假,只是不肯負責任地出來表一下態而已。同時,韓寒本人的沉默(連高調的起訴都從法院撤了,沒再往上交),同樣也是給出了清晰的答案:他是假的。因為:

第一,筆頭上,韓寒沒有就被質疑的那一堆問題拿出任何可信、有力的反駁文章。

第二,真人秀上,迄今為止的所有視頻節目,都成為判斷韓寒的終審節目,都證明韓寒是個文學白痴、政治白痴。所以,不回答,已有的那些視頻節目就是答案,是結論。

我在“韓寒是石頭,不是金子”一文中已經列出了一大堆韓寒像白痴的表現。最近土豆網登出視頻“中文網採訪韓寒視頻實錄”(用括號里的字就可搜到),其中有一段是韓寒接聽一個電話,被無意錄下,有人認為該電話透露韓寒有代筆。這點是否準確還待考。但通過這個視頻,有一點是再清楚不過了,那就是在長達100分鐘的時間裡,韓寒的水平連一般初中學生都不如,完全回答不了任何問題。網友們提的問題都很正常,很有水平,都是關於文學、寫作和政治方面的,和韓寒的作品、博客密切相關的問題。但韓寒的回答——天哪,他連一個靠自己能力當上娛樂明星的人都不如!任何一個對自己、對讀者負責任的、曾給韓寒背書的文化人,都應該“浪費”100分鐘,看一看他們曾讚美的中國的“青年意見領袖”是何等水平!

視頻節目中的韓寒是個禮貌、謙恭、不罵人、也不說髒話、滿招人喜歡的小夥子,只是他的智能發展明顯緩慢,其說話口氣、內容、神態都像個未成年的中學生,和他的實際年齡有相當的距離,和文字中那個一會兒老成持重,一會兒狂傲不羈,一會兒又撒野罵人的韓寒更完全是兩個人。那麼到底哪個是韓寒?哪個是“替身”?哪個是“本尊”?

一個14歲寫《小鎮生活》,16歲寫《杯中窺人》,17歲出版《三重門》的作者,30歲的時候,其思想、成熟程度連上述作品作者的一半還不如。以前從沒聽說過智商可以隨着年齡增長而負成長的,難道30歲的韓寒已經得了阿茲海默爾症?

在人類迄今為止的歷史上,全世界無論有多少作家被懷疑抄襲、剽竊,或者有代筆,但沒有一個人(!)被質疑到今天的韓寒這種程度!

如果韓寒被證實是造假,那麼“韓寒”這個名字必定將成為中國歷史上造假的最典型代名詞,它將遠比“雷鋒、王傑、歐陽海”等等更具代表性,因為那些是黨造出來的低檔次的假。如果韓寒是被造,那麼所有挺韓公知都成為協助造假的一部分。

如果韓寒不是被造,那麼任何一個真正愛護韓寒,對公眾負責的“公知”,難道不應該此時用真正有效的方式幫韓寒證明一下自己嗎?(caochangqing.com)

2012年3月11日於美國

——原載“曹長青網站”

(Visited 395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