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我為什麼“摻和”高智晟/唐柏橋之間的詐捐之爭?

就高智晟指控唐柏橋詐捐七萬美元一事我寫了兩篇文章:“高智晟妻子耿和應該出來澄清”、“關於高智晟指責詐捐的12個困惑”。結果有些我認識的朋友公開、私下或直接發信給我,表示反對、不解,或勸說我停止寫這件事,有的甚至撕破臉開罵。支持者是極少數。那我就簡述一下我為什麼寫這兩篇文章:

原因很簡單,第一,我非常支持郭文貴先生的爆料!認為這是射向中共的重磅炮彈,其對中共的打擊是任何其他人都無法比擬的。這點我在台灣的【政經看民視】節目多次講過,也在郭寶勝先生一個多小時的直播採訪中清晰地表達過。今後還會再講。目前“支持還是反對”郭文貴爆料,似乎已經成了海內外所有反共/民運/異議人士劃線歸類的標杆、指標了。郭文貴不僅把中共高層給攪了個一團亂糟,同時也把反共陣營給折騰得很多人不知該往哪邊站隊了。很明顯,過去三十年來的各路民運組織中的要角們,異議人士的頭面人物們,還有評論家們,公開力挺郭文貴爆料者很少,這在我眼裡是咄咄怪事!

唐柏橋是明確支持郭文貴爆料中的一個,目前又在籌備支持郭文貴爆料的民主大會。正巧在這個節骨眼上,冒出這個指控他的“七萬美元詐捐案”,那我就關注了一下。對高智晟律師兩個聲明的內容完全沒法接受,認為不真實、不正確、態度也不對。所以有必要評論幾句。

第二,唐柏橋以前有爭議事件,諸如他跟曾宏之爭、跟劉青韓曉蓉之爭等。對那些我早有所聞,也另有看法。幾年前曾宏參加過一場我在紐約的演講會,會後主持人安排聚餐,我也叫曾宏一起參加,以便聊天。餐桌上雖然只是簡短交流,但我感覺他是一個很優秀的小夥子,談吐大方得體、彬彬有禮,做旅遊生意謀生,一直很關注美國價值的學習和傳播。他給我和妻子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曾宏跟唐柏橋的那場經濟糾紛,以及前中國人權主席劉青的妻子韓曉蓉和唐柏橋的學校貸款糾紛等等,我都有跟本次高智晟指控事件不同的看法。但是,一碼是一碼,道理很簡單:

如果這是陪審團判案,一個人被指控犯罪,他曾經的作為(無論定案與否),當然可以做為本次案件的參考,但只能是參考。在完全沒有人證、物證、事實證據的情況下,你可否給這個被告定罪?當然完全沒有可能嘛。而且在這種有爭議的情況下,尤其要強調無罪定論的原則。詐捐七萬美元是犯罪呵,可以因為這是高智晟指控就成立嗎?

一個頗令人思考的現象是,就我兩篇文章指出的問題,如上所述,民運/異議人士圈內支持者是極少數。但在大眾讀者中,支持者(也就是跟我觀點相同者)占絕大多數,反對者是極少數。從我看到的推特和Youtube關於此事的討論中大致得出的結論是:非常高比例的人(我感覺起碼90%以上,讀者可以自己去瀏覽估算),1,不認為有詐捐七萬美元的事情(沒有任何證據),2,不相信捐款人在國內(基本常識)。3,不認同耿和不接受採訪澄清問題的做法。另外還有相當一部分人,非常不滿(不是一般的不滿)高智晟女兒耿格的說話口氣和用語。

這件事情更讓大家看清了我一直在台灣電視節目上強調的“陪審團制度”的重要性。大眾是根據事實、證據、常識判案,而不是先入之見。這就是為什麼律師選陪審團成員時,多願意選擇管道工、清掃員、出租車司機等普通人,而不是什麼教授、作家、文科學者之類。正因為在這件事上我預料到民運圈的很多人一定會是讓先入之見左右、未審先判,所以就出來喊了一嗓子。

這下不知惹了多少人非常憤怒,不僅叫罵,甩出各種指控,還憤憤不平——那你怎麼不寫唐柏橋的其他事情?正如幾年前我撰文批評王丹的時候,紐約律師李進進以楊非羊假名指責我說,那麼多比王丹錯更多的人你不批,為什麼專批王丹?這類“你罵甲為什麼不罵乙”的指控還真有過不少。天哪,我既不是超人,也不是大俠,想挺誰就挺誰,想滅誰就滅誰的,還得按照你們的要求?我更從未宣稱過代表正確、正義,我只是就自己碰到的事情,當時有想法,評論幾句而已。如果後來事實證明我錯了,改正就是。有那麼嚴重嗎?我不是就對川普的一些錯誤評論公開寫了檢討書嗎?

明擺着,那些對我的不滿和憤怒,不僅僅是對着我評論高智晟指控唐柏橋一事,更是衝著我的高調支持郭文貴爆料。這不,不僅台灣的紅色傀儡電視台中天電視指控我拿了郭文貴的錢,連某些反共/民運人士也指控我是“背後有巨大利益的驅使”。這“巨大利益”當然只能來自郭文貴。看來他們無論親共/反共,都認一個共同的理兒:人為財死。大概那些自己會為財死的人,認定你們大家都是會為財死的。如此看來,我的運氣相當不錯——

二十多年前我支持西藏獨立,就有人指控我“拿達賴喇嘛的錢”,支持台灣獨立,就是“拿李登輝和陳水扁的錢”,今天我支持郭文貴爆料,就又“拿了郭文貴的錢”。

真得感謝這些人對我的器重,否則我還真不知道自己這麼厲害,支持哪個陣營的理念,都能從其最高領導人那兒拿到錢。其實他們還是低估我了,迄今為止,我花最大功夫支持的是美國共和黨,他們知道我從布什和川普總統那兒拿了多少錢嗎?今後我似乎應該考慮給習近平當筆杆子,他隨手一甩不就得有幾個億?

真夠鬧的!在強烈反共的人士中,有人甚至寫道:“有一位曹粉給我來電話,一聲不迭一聲地說:‘曹長青完蛋了,曹長青完蛋了。’”我這兒回一句,喊得太晚了點吧?

其實曹長青早該“完蛋了”。N多年前冒天下之大不韙支持藏獨的時候就該完蛋了,N多年前跟橫眉怒目的14億人喊支持台獨時更該完蛋了,N多年前反對中國最多精英簽名的《零八憲章》時也該完蛋了,N多年來以N多萬言痛斥了中國全部的三個諾獎得主之後難道還不該完蛋嗎?居然好像還倖存,已經白撿了四分之一世紀,還怕挺郭文貴把自己挺完蛋?

看到推特上一條留言說,“曹長青你怎麼還不去死!”我噗哧一聲笑噴,第一次真正深刻理解了“笑噴”之意,因為把剛喝的一口水噴了滿鍵盤,一邊擦一邊想,我寫了啥?能把人氣這樣?太過癮了!

2017年8月14日美國

【註: 因Spam太多,管理不過來,所以關閉了評論欄目。請到我的推特留言。謝謝!】

(Visited 2,402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