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九個阿拉伯國家的勇氣

沙特阿拉伯等九個國家跟卡塔爾斷交,是罕見的外交現象。除了1971年聯合國通過2758號決議,驅逐了蔣介石政權的代表,導致很多國家與中華民國斷交之外,從未有和平時期,突然很多國家跟一國斷交的政治景觀。更何況被斷交的卡塔爾是個很小的國家,面積只有一萬多平方公里(不到台灣的三分之一),人口是二百多萬(台灣的十分之一)。

 

不要說與其斷交的全部九國,僅僅是其中的埃及,其9千萬人口就是卡塔爾的45倍,土地是其100倍;沙特阿拉伯人口是卡塔爾的15倍,土地是其200倍。

 

卡塔爾被指控:支持伊朗(德黑蘭是全球恐怖主義的幕後黑手);支持巴勒斯坦的恐怖組織哈馬斯;支持本拉登的基地組織;支持被埃及政府列為恐怖組織的穆斯林兄弟會。而且卡塔爾出資辦的半島電視台,在阿拉伯世界煽動極端伊斯蘭主義,是導致周邊中東國家內亂的根源之一。

 

如此一個小小的卡塔爾怎麼有這麼大的能量和膽量?主要因為它有錢。它的富有不是因為有民主政治和市場經濟,而是因為幸運:地底下有石油,其儲藏量排全球第13位,天然氣排第3位。這種幸運使卡塔爾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世界第一,高達8萬8千美元(是台灣的近四倍 )。

 

正因為它有錢,所以才有“實力”支持恐怖主義。例如巴勒斯坦的哈馬斯向以色列發射的近兩萬枚火箭炮,被報道說都是卡塔爾出資的。而且全球恐怖主義的頭目就藏身卡塔爾,這是公開的秘密。

 

早在2012年,卡塔爾就跟沙特阿拉伯、埃及等周邊中東國家交惡,因它力挺在埃及崛起的穆斯林兄弟會。穆兄會曾一度在埃及掌權,但很快被(軍方出面)推翻,但卡塔爾仍予支持,由此與埃及高票當選的總統塞西政府發生嚴重分歧,而沙特阿拉伯則是埃及的最親密盟友。2014年,沙特和埃及等國曾一度撤回了駐卡塔爾大使,外交關係降級。

 

卡塔爾是世襲王朝,1995年老國王去瑞士度假期間,兒子發動政變奪取了王位。這個兒子國王有很強的伊斯蘭主義,因而傾向伊朗。三年前他把權力交給了自己的兒子。

 

卡塔爾不僅很小,且地理位置特殊,是個半島,三面環海,陸地與沙特接壤。沙特已宣布關閉與卡塔爾的陸地通道和海空領域。這對卡特爾的經濟造成很大影響,因為該國的主要物資(包括食物等)都是從陸地運進。今後卡塔爾的主要食物,尤其建築材料等都只能從海上運進,這將增加巨大成本,甚至造成通貨膨脹。長期下去,很難維持。

 

尤其是卡塔爾正在新修首都多哈的機場,還在建新的港口。更重要的是,2022年世界盃足球賽在多哈舉行,其賽場和旅館等建築原材料更需從陸地運進。沙特關閉邊境,對卡塔爾的建築業打擊嚴重。北京官方媒體報道說,中國有多達43家企業在卡塔爾有投資,包括參加修建首都機場,新港口等。甚至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在卡塔爾斷交風波中,也被質疑要“短路”。

 

一般來說,兩個國家斷交,可能發生,但多國同時跟一國斷交則比較難,它需要一個強有力的領導者。而今天發生的與卡塔爾斷交事件,就再次展示出沙特阿拉伯在中東的領袖地位。

 

沙特阿拉伯以前給人的印象,就是病病歪歪的老國王,毫無生氣。現代沙特阿拉伯建於1932年,開始老國王就定下規矩,王位在他的37個兒子之間傳。所以沙特的國王都是垂垂老矣,到了2015年91歲的阿卜杜拉國王去世時,他接班的弟弟薩勒曼已經79歲。但薩勒曼上任後打破父規,決定不再傳位給兄弟,而是把侄子納伊夫定為第一王儲,兒子默罕默德定為第二王儲;並銳意改革,原來政府的12個委員會被廢除,代之兩個機構:國防外交,由納伊夫負責;經濟司法,由默罕默德負責。等於是把國家管理權給了侄子和兒子。

 

納伊夫今年56歲,曾在美國留學,是個親美派。他的掌權令美方高興。默罕默德今年31歲,更有革新勁頭。這兩人掌權後,沙特的經濟、軍事、外交都發生重大變化:

 

在經濟上,兩人傾向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要把政府控制的石油公司上市,走民營化道路;在軍事上,更增兵擴軍,沙特的軍費在其國民生產總值(GDP)中占的比例全球第一(13.7%,美國是3.3%,台灣今年是1.86%);外交上,則組織了多達34國的聯軍,打擊也門的胡塞伊斯蘭集團。胡塞武裝受到伊朗支持,顛覆了也門的民選政府。在美國奧巴馬政府軟弱的外交政策期間,沙特阿拉伯則挺身而出,承擔了中東反恐的領袖責任。薩勒曼國王的兒子默罕默德領導34國聯軍反恐,聲望大振。三千萬人口的沙特阿拉伯,70%的人30歲以下,是個年輕的國家。青年人對王子默罕默德的改革相當支持。美國媒體彭博社去年在採訪默罕默德的報道中稱讚說,這個王子正在改變世界。

 

沙特阿拉伯、埃及等九國與卡塔爾斷交的風波還在繼續。近日約旦也與卡塔爾外交降級,並取消了半島電視在該國的執照。美國總統川普則公開在推特上說,誰在金源恐怖組織,大家指向了卡塔爾。這等於變相支持沙特阿拉伯等國的斷交行動。卡塔爾的唯一支持者只有伊朗。德黑蘭表示要全力支持卡塔爾,派船隻向卡塔爾運送食物等(當地人民已搶購食品),但這種海上運輸難以維持長久。

 

卡塔爾的最後選擇,很可能是妥協,放棄支持恐怖主義的政策。這樣的結果將是中東反恐的重大勝利,而領導這場反恐之戰的沙特阿拉伯,在中東的領袖地位將更會彰顯,也可強化它力挺的埃及世俗政府,使前將軍塞西總統領導的對穆斯林兄弟會的打擊更加順利。中東地區伊斯蘭主義的弱化,不僅是該地區之福,也增加全球的安全與穩定。所以,這次九國與卡塔爾的斷交之舉,有利於世界的長久安全。

 

2017年6月9日於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Visited 657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