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川普要重新定義“一中政策”

川普與蔡英文通電話,成為一條國際性新聞,在全球主要媒體,幾乎都成為頭版報道要聞,因為這是美國自1979年跟中國建交(跟台灣斷交)後,美國當選總統第一次跟台灣領導人通話,對美中台關係,具有震撼性的意義。

不管這是川普隨性所致,還是精心安排,這通電話起碼效果明顯,給Taiwan做了一次全球性的免費廣告!

美英法德加意日等七大工業國的主要媒體,都紛紛報道這個通話,並邀請專家分析研判美國的對台政策,及對中美關係的影響等。除主流媒體,更有數不清的社交網絡關注討論川普的“驚人之舉”,對Taiwan的網上搜索率,達到100%的熱度!

隨着對台灣的了解,更多國際人士知道,這個像美國一樣民選總統的主權國家,由於北京專制政權的打壓,至今被排除在聯合國之外的不合情、不合理!川普作為商人總統,用商業模式給台灣做了一個全球性宣傳!凸顯了Taiwan的生存處境,增加了民主台灣的世界曝光率!

在美國,媒體報道更加密集,專家學者爭相分析。但左派與右派,明顯反應不同:左翼民主黨發表聲明,譴責川普的這通電話魯莽草率,影響美中關係。左媒《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等,調子基本是批評。而保守派媒體像福克斯,更有共和黨的議員等,則多稱讚川普說實話(把台灣視為主權國家),敢於跟美國的亞洲盟友加強關係。

雖然副總統彭斯表示,這只是禮貌性通話,不代表美國對華政策改變。但其實這個通話本身就已是政策“改變”了,因為這是過去近四十年從未有過的。除此之外,川普稱蔡英文為“台灣總統”,等於公開承認台灣是主權獨立的、民選總統的國家,而且突顯這個國家的名字是台灣。1979年美台斷交後,歷屆美國總統都沒這樣做過,這本身就是一個具有重要意義的重大變化!

很多人關注到底是哪些人安排了這次通話,但這不是關鍵。重要的是,川普為什麼會接受蔡英文總統的電話。川普當選後,有太多的國家領導人希望跟他通話、拉關係,但據副總統彭斯披露,川普當選後只有過五十通電話。剛被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的弗林將軍說,他就接過十多個阿拉伯國家領導人祝賀川普當選的電話。那些阿拉伯元首,沒法跟川普直接通話,就打給川普的親信弗林。所以,川普能夠接蔡英文總統的電話,當然是精心安排的,絕非偶然所至。設法給他打電話,怎麼做都不稀奇,而他是否接,才是關鍵。

川普接這通電話,跟他的智囊有關。在競選時他說過會啟用專家。從目前他已任命的內閣成員來看,不僅都是該領域的專門家,而且幾乎都是立場非常堅定的保守派,甚至都是鷹派,而且多親台灣,厭惡中共政權。反而只有華人趙小蘭比較四平八穩。

例如川普的三位重要智囊——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前共和黨主席蒲博思(已被任命白宮幕僚長)都是親台派。而這三人都跟力挺台灣的前副總統切尼的亞洲安全顧問葉望輝有關係:朱利安尼和金里奇當年選總統時,葉望輝是他們各自的亞洲問題顧問,雙方有深交。去年共和黨通過的黨綱,列專章力挺台灣,葉望輝是黨綱起草人,蒲博思作為黨主席是主導者,兩人對台灣問題很默契。這些人都相當影響川普的台灣觀點(包括對華政策)。

另一個重要智囊,是國務卿人選呼聲很高的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博爾頓。在川普與蔡英文通話前一天,博爾頓被邀到川普的曼哈頓寓所,媒體猜測,可能川普就是聽取博爾頓的意見。博爾頓早在今年一月就發表文章強調,面對中共在南中國海擴張,美國應打“台灣牌”,加強美台關係。意思是,要給北京一個下馬威。在川普與蔡英文通話後,博爾頓又在美國電視上力挺川普,毫不客氣地批評北京說,美國總統跟誰通電話,不需要獲得中國的同意。面對左派們批評川普的通話,博爾頓甚至提出,美中關係需要“震動一下/有個新的起點”(shake up)。而川普本人則在競選中說過,他希望美中關係穩定,但中國如執意盲動,雙方也可以“分道揚鑣”。這展示川普頗有些美國的西部牛仔風格,敢想敢做,不墨守成規。這點也是北京最忌諱的,所以至今中國方面沒敢直接批評川普。這種態度也是以往從未有過的。

雖然川普的一通電話並不能導致美國對華政策一夜驟變,但它預示着,未來美國政府的對華政策,不排除發生重大調整的可能。調整的方向是:不會改變一個中國政策,但會更明確“一中”指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公開承認台灣的主權國家地位。

北京的“一中原則”跟美國的“一中政策”有兩點一致,一點不同:北京的一中原則是三段論:這個世界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大陸和台灣都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的一中政策是,同意北京的前兩條(北京政府代表中國,中華民國不能代表中國),但不同意第三條。美國從未承認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前幾年聯合國公文說“台灣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美國國務院特别致函糾正。里根總統1982年提出的《對台六項保證》,其中第六條就明確寫着:美國不會正式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

但對這個“第三條”,美國一向不那麼公開強調。川普下個月就職總統後,起碼在前兩年是共和黨完全執政,不僅掌控白宮,並在參眾兩院都是多數黨(直到2018年中期選舉),所以川普政府要調整對華政策,也不是沒有可能性。

但現在的問題是,即使川普政府想跟台灣關係正常化,在技術上、法律層面上都是無法操作的。因為美國不承認“自認”代表全中國的“中華民國”,這個立場美國不會改變,因為中華民國不能代表中國是事實、是現實、是常識。所以只要台灣還戴着“中華民國”的帽子,美國就不會跟台灣正式建交,因為在法律上,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一個叫“台灣”的國家。目前台灣只是一個地名,而不是國名。

所以跟川普的這通電話,雖讓蔡英文總統感到很爽,甚至可能在目前民調低迷、大眾支持不斷下降的情況下,像打了一針強心劑。但與此同時,也等於美國把這個球踢給了民進黨政府,需要你首先致力“國家正常化”,不再有中華民國代表中國,或“中華民國就是台灣”這種荒唐的政治宣稱,把“台灣”正名為國號,才會有美台關係的正常化,美國才能正式承認台灣,雙方建交,而後幫助台灣加入聯合國,真正走向國際社會。

如果美國政府開始朝向這個目標,那蔡英文總統準備好了嗎?開始準備嗎?如果蔡英文繼續要“維持現狀”,不致力改變馬英九國民黨遺留的政治現狀,跟美國傾向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的願望不合拍,那麼台灣的綠營支持者,台派知識分子,要做怎樣的反應?是默認,服從,還是反抗,施壓,甚至用選票懲罰民進黨,尋找綠營的敢於改革的川普?這是此通電話之後,擺在台灣人面前的一道必須回答的問題!

2016年12月4日於美國

(Visited 1,714 times, 1 visits today)

3 comments

  1. 曹老師,可以給小英鼓一下掌了嗎?

  2. 曹老師!
    我非常喜歡你的正直言論!
    台灣欠缺像你這麼客觀而且理性的人 ,而且不做作 , 有什麼說什麼
    我真巴不得以你可以在台灣當一個具有影響力的官員
    好好整頓這七十幾年的遺毒!
    加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