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蔡英文应有柯文哲的勇气

昨天,台北国中教师萧晓玲终于被“复职”,成为各报的新闻。这个已有九年之久冤假错案,终获平反。

萧晓玲原为台北市立中山国民中学的音乐教师,在2007年因反对当时国民党台北市长郝龙斌的“一纲一本” 政策(用大中国主义统一教科书,不允许老师做自由选择),而被学校解雇。

国民党做贼心虚,不敢公开说是因为萧晓玲反对一纲一本,而是找了莫须有的理由,甚至发动十几岁的学生孩子检举揭发,像中国文革批斗老师那样,找萧老师的“罪状”。但当时的台北教育局长吴清基说得很清楚,萧晓玲的“不胜任”是从反对郝龙斌的一纲一本开始的,等于明說,这是政治报复。

柯文哲2014年底当选台北市长后,很多人都期待这个案子得到平反。但因为当年整治萧晓玲的校长和教育局长等,后来都升官,所以这个案子的平反阻力重重。而且这个案子已被最高行政法院判处没有违法,所以从法律角度,也是难以更正。虽然有监察院调查指出,萧晓玲的解雇过程有缺失和不合理之处。

很多绿营人士对这个明显的错案迟迟没被平反愤愤不平,柯文哲市长受到很大的舆论压力。后来的信息证实,柯文哲一直努力想平反此案,但在台北市教育局和法务局那里都有很大的阻力。不久前国民党台北市议员钟小平的爆料指控(拿到了柯文哲市长催促属下教育局长、副局长平反此案的谈话录音),更证实了柯文哲对平反此案的努力。

这个案子迟迟没有平反,最大阻力来自台北市法务局长杨芳玲。作为部属,杨芳玲怎么敢抵制市长?就因为杨芳玲的丈夫姚立明是柯文哲选市长时的竞选团队总干事,对柯的当选立下汗马功劳。当时姚立明说他绝不入阁,于是“柯市长”就把重要的法务局长职务给了姚的妻子,也可说是酬佣报答。

姚立明曾是红衫军倒扁时的副总指挥,施明德的左右手。虽然他后来反戈一击,痛批马英九和国民党,被视为走向绿营,但在倒扁等问题上仍是坚持己见。对萧晓玲老师的冤案,也跟其他绿营的人士看法不同。

台北市府高层人士说,萧晓玲的案子就卡在法务局长杨芳玲那里。柯文哲面临一个选择:是坚持转型正义,平反萧案,还是为报答姚立明当年的力挺,而对杨芳玲退让。最后,显然是柯文哲的道德勇气占了上风,不顾人情世故,坚持纠正此案。而杨芳玲也坚持了自己的立场,宁可辞职走人,也不在自己做法务局長任内通过这个纠正案。所以在杨芳玲辞职第二天,这个案子就平反了。

柯文哲市长能够平反萧晓玲案,其道德勇气来自两个重要的认知:一是萧晓玲案是政治案;第二,政治案就应用政治方式解决。

杨芳玲阻止纠正的理由是,此案已经过行政最高法院审理,所以没有法条可以翻案。但柯文哲的智慧和勇气在于,他能够认清并明白说出,这就是政治案。用他的说法,这是国家暴力打看不顺眼的人。敢于挑战国民党意识形态的人,就被郝龙斌们“看不顺眼”,就被政治清算,解除教职。所以柯文哲市长没有再寻求法律渠道解决,而是按政治案的性质,用政治方式,以行政命令为萧晓玲的冤案平反。这是柯文哲当选市长以来,台北市的司法转型正义最典型的一例,也是柯市长最展现改革魄力,赢得人们喝彩的勇敢行动和正确决策!

萧晓玲的冤案获得平反,自然令人想到比此案更引人注目的陈水扁案。蔡英文总统要不要学习柯文哲,展示同样的道德勇气,用总统应有的权力,纠正陈水扁案。

跟萧案相比,扁案更是明显的国民党马英九们的政治报复案。马英九和他的司法打手们,对陈水扁前总统长期关押、押人取供、篡改笔录,还把通缉犯找回做证人,甚至教唆做伪证等等。公开践踏司法公正,严重程序不正义之处,在扁案中比比皆是。

在此仅举一例:指控陈水扁的很多案子,包括被重墨渲染的海角七亿洗钱案等,最后都被判无罪,或签结不再办(因无证据而无法办下去)。而被判罪的龙潭土地案,则是一目了然的、典型的违反程序正义,违反“法定法官原则”。

所谓法定法官,是美国英国德国等西方民主国家普遍实行的法治规定,包括中华民国宪法第80条也有如此明确条文:法官独立判案,不受任何干预。法定法官,就是法官凭抽签等获得分案,独立判案。当初审理龙潭土地案时,台北法院主审法官周占春凭抽签,获得了合议庭长的审理机会(领导其他两名法官)。

周占春以独立判案、铁面无私出名。在陈水扁担任总统的2006年,周占春曾负责审理陈水扁的女婿赵建铭的股票内线交易案,重判了赵建铭。总统的女婿被判重刑,标志台湾司法的进步和走向独立,因为国民党党国时代的常态是,总统的亲人就是皇亲国戚,谁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周占春等三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在审理二次经改案时,做出陈水扁等21名被告全部无罪的判决。结果随后周占春就被撤换。他明明是通过抽签获得审理扁案的机会,但却被法院的行政会议决定取消。 而换上的新法官,如果也是通过抽签获得,还算有一点点公平,但国民党马英九们就胆敢赤裸裸地践踏“法定法官原则”,通过“行政会议”,直接任命了蔡守训法官审理扁案。蔡守训曾在审理马英九总统的特别费案时,全力为马总统开脱辩解,最后判马英九无罪。用蔡守训换掉周占春,是陈水扁案中最违反司法程序正义的恶行!是用马英九的粉丝,去审判马英九的政敌!其审判结果当然事先就明确了,一定是判陈水扁有罪。用行政会议的手段换法官,就是要换掉公平审理扁案的可能。如此做法,是“民主台湾”司法史上的一大耻辱。

西方民主国家,都坚持同样的法治原则:证据第一,程序正义,无罪推定。陈水扁案,且不谈其他一大堆违反程序正义的事实,仅仅是临时强行换法官这一件事,就已明明白白地展示了,这是严重的司法不公,明显的政治报复、政治案。

今天 ,面对萧晓玲老师的冤案,柯文哲市长有道德勇气和担当,敢于推动司法转型正义,纠正此案,获得掌声和喝彩。那么,面对更大、更严重、影响力更广泛,意义更深远的前总统陈水扁的政治清算案,蔡英文总统有没有同样的道德勇气和司法公正的担当,平反陈水扁案?对这个清晰明确的政治案,当然必须用政治手段处理!

蔡英文在总统就职演说时,两次被最热烈掌声打断之处,都是在谈到要司法改革时,承诺要强力推动转型正义,把这点作为新政府的要务。那么怎样面对和处理陈水扁案,则是新政府是不是真正要推动司法转型正义的一个最重要的检验。如果这个再清楚不过的、严重违反程序正义的政治迫害案不被纠正,那么新政府的司法转型正义就是一句空话。

柯文哲市长所以致力推动萧晓玲案的平反,不仅是因为他有清楚的认知,这是政治案,要政治解决,还由于,这个案子越拖下去,越会引起社会大众(尤其绿营支持者)的不满,影响柯文哲的民调和声誉。他不仅是为了正义,也是为了自己的形象和政治遗产,以及自己能否连任市长的政治考量。

西方民主国家都有总统赦免权这一特殊行政机制,处理司法过程当中的各类问题。那么面对如此明显的司法不公正、程序不正义、基本人权被践踏的陈水扁案,蔡英文总统应该有道德勇气,动用总统赦免权,做出无罪(取消案子)赦免的“政治决定”,使台湾的司法转型正义,迈出关键的一步!

2016年9月22日于台北

——原载台湾《民报》

(Visited 912 times, 1 visits today)

One comment

  1. 我不知道法官怎么样抽签,也可能周占春因为重判了赵建铭,所以被抽到签了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