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 全球民主是不可逆轉的趨勢

在研究人類戰爭和民主方面,夏威夷大學的拉梅爾教授(Joseph Rummel)是公認的專家和權威。2014年去世(82歲)的拉梅爾一生都致力研究戰爭和死亡,寫過24本專著,包括《權力殺人》、《致命的政治:蘇聯的大屠殺》、《中國的血腥世紀:自1900年以來的大屠殺》、《政府造成的死亡》等。

研究戰爭和屠殺,使拉梅爾更確定,政府是主要殺手,人類的主要大眾死亡,都是權力者造成的。而要防止權力者和政府殺人,實現世界和平,就要建立民主,推廣民主,使整個人類都生活在民主制度之中。由此拉梅爾教授提出“民主和平理論”(democratic peace theory),設置了“民主時刻表”,用鐘錶方式標示人類民主的步伐和進程:

拉梅爾指出,人類在渡過了千百年黑暗的時代之後,直到1800年,全世界才有3個民主國家:美國,法國,瑞士。他把法國列入民主國家,可能是因為法國大革命推翻了君主王朝。但法國的羅伯斯比爾時代,是以“泛民主”實行暴民政治,根本不是民主,而是更恐怖的專制。

如果去掉法國,實際上二百多年前,人類只有兩個民主國家。而瑞士的民主,也不典型。所以更切實地說,只有從1776年美國的獨立,人類才真正開始了民主進程,實行了投票選舉,三權分立,多黨制,新聞、言論、宗教和結社自由等。

到了1900年,全球的民主國家有13個。也就是說,經過了整整100年,人類才增加10個民主國家。按照拉梅爾的“民主時刻表”,那個時候雖不是半夜時分最黑暗的時刻,但“民主時鐘”也只走到剛過午夜的一、二點鐘。

到了1950年,世界有了20個民主國家,佔全球人口的31%。在拉梅爾的“民主時刻表”上,鐘擺到了凌晨3:43分。

到2000年,全球已經有120個國家實行了多黨選舉,民主人口增至佔全球58.2%。“民主時刻表”的指針擺到凌晨6:59。拉梅爾說,這是民主的黎明。

這份民主時刻表展示,人類民主的步伐,是近年才疾速飛走的:1800年有3個民主國家,1900年13個,1950年20個,1970年30個,今天已經約有130個。也就是說,從1970到2015年的45年之間,實行多黨民主選舉的國家增加了100個!

民主的潮流和逆流

美國另一個研究民主浪潮的知名學者是哈佛教授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他宏觀研究了全球的三次民主浪潮(和兩次民主倒退):

第一波民主化發生在1828到1926年之間,源於美國獨立和法國大革命;第二波民主化發生在1943到1962年之間,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三波民主化始於1974年的葡萄牙的康乃馨革命,該國中下層軍官和平民發動政變,推翻了20世紀西歐歷史最長的獨裁政權(42年)。

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延續時間最長,波及地域最廣。先是“蘇東波”,蘇聯和東歐國家相繼結束共產專制、走向民主。然後是“中東波”,從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到埃及,到利比亞,以及伊拉克、阿富汗等國家的民主選舉,民主浪潮更加洶湧澎湃……

按亨廷頓的統計,全球有過兩次民主倒退,第一次發生在1922到1942年之間,22個國家失去民主;第二次發生在1958到1962年之間,又有22個國家從民主走向獨裁。兩次倒退,都是在民主化浪潮之後發生的。那麼全球第三次民主化浪潮(1974至今)後,民主是否會倒退?

第三波民主化不可逆轉

亨廷頓教授2008年去世,無法繼續他的研究統計。但據全球知名的《自由之家》的報告,過去七年,全球民主有所倒退,俄羅斯、委內瑞拉、埃及、土耳其、泰國、尼日利亞、肯尼亞、阿塞拜疆、匈牙利等,都被列為在民主自由方面倒退的國家。

但《自由之家》只是說這些國家在民主自由方面倒退,而不是亨廷頓所統計的從民主變成獨裁(不再選舉)。尤其像埃及,過去四年有過兩次全民公投、兩次總統大選,最近這次塞西將軍以超過93%的高票當選總統。不能因為他曾是將軍,就否定這個國家人民的投票選舉和民主性質。

尼日利亞同樣,原來的左翼政府貪污腐化,導致民怨載道,人民選擇了前將軍(獨裁者),但這位將軍早已放棄專制思維,建立政党參選已有15年。

即使在土耳其、雖然埃爾多安總統是伊斯蘭主義信奉者,但該國仍是舉行全國大選;他能贏的根本原因,是當地左派政策不得人心(這點跟新加坡很相像),所以左派(在野黨)才一再敗選。所以在這些國家,可以說民主有後退,但都沒有倒退到失去民主、完全進入專制的程度。

從整個大局來看,第三次民主化浪潮的成果,基本是保住了。個別國家的倒退,只是所有成功道路上都會遇到的挫折而已,就總體而言,民主大趨勢已浩浩蕩蕩,無法阻擋。

民主的三大好處

拉梅爾教授堅定地認為,民主可以創造和平,主要基於兩點:第一,民主能避免戰爭,而戰爭是人類的主要殺手。他統計,從1816年到2005年之間,人類一共有過371場戰爭,其中205場發生在兩個專制國家之間,166場發生在民主國家和專制國家之間,而沒有一場戰爭是發生在兩個民主國家之間。結論很顯然,如果全球都是民主國家,就根本不會再有戰爭,而只有和平!

第二,民主能避免大饑荒。全球發生的大饑荒(造成大規模死亡),全都發生在專制國家,而沒有一例是發生在民主國家。難道民主國家就沒有天災嗎?當然不是。而是民主國家可以抵抗天災,更不會把天災變成人禍。但在專制國家,常態是把天災轉變成人禍,人為造成大眾死亡。例如斯大林時代的蘇聯大饑荒,就跟共產制度有直接關係。中國六十年代的所謂“自然災害”造成的大眾死亡(四千多萬人喪生),從根本上來說,當然是共產黨的政策造成的。因為在大饑荒發生時,毛澤東們認為根本沒有饑荒,是農民故意藏糧跟政府作對,所以拒絕發糧賑災。在大饑荒最嚴重、餓死人最多的12個月里,中國糧食部的記錄顯示,庫存糧仍有403億斤,照當時標準,相當1億4千萬人一年的口糧。如按中國歷史上最常用的救荒手段,開倉放糧,即使拿出一半救災,也不會有幾千萬人被活活餓死。所以對這段歷史獨立調查和研究的專家眾口一詞,那是一場“人禍”!

拉梅爾沒有強調的第三點是,民主可以避免政府殘殺本國的人民。在任何專制國家,都有大量無辜者、更有優秀的思想者被殘害的悲劇。例如共產黨在中國建政至今,據西方學者的研究推算,在沒有戰爭的和平時期,由於中共政策(屠殺,迫害,飢餓等)造成的大眾死亡超過八千萬人!平均下來,每年有123萬人!這在整個人類歷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這是中國人的不幸,更是人類的慘劇!

2025年剷除所有獨裁者

但毫無疑問,無論是中國的專制,還是北韓的獨裁、敘利亞的野蠻、伊朗的恐怖威脅,所有的專制政權,其實都已到了窮途末日的歷史盡頭。前美國駐匈牙利大使、後擔任《自由之家》副總裁的人權活動家帕爾默(Mark Palmer)在2003年出版的《打破真正的邪惡軸心:怎樣在2025年之前剷除全球的最後獨裁者》(Breaking the Real Axis of Evil: How to Oust the World’s Last Dictators by 2025)一書中指出,獨裁者是導致貧窮、恐怖主義、專制的主要原因,也是對美國及全球安全的威脅。所以,全世界所有人都應該致力剷除那些最後的獨裁者(按他當時統計,全球還有45個)。

帕爾默曾做過總統演說撰稿人,里根總統當年那段對共產主義蓋棺論定的著名演說詞就出自他的手筆:“蘇聯拒絕給自己的人民自由和人道尊嚴,那是對抗歷史潮流的。我在這裡描述的是長程的計劃和希望:自由和民主的長征,將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這不僅是預言,更是對歷史的回顧:1776年全球只有1個民主國家(美國),今天全球已有130個國家多黨選舉。240年間,人類發生超過兩千年的巨大的變化:它雄辯地證明,全球民主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一切專制都將被歷史埋葬,任何獨裁者都會被刻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網站編輯:在留言處發言可只留名字(真名、筆名、匿名均可) 。是否留電子信箱請隨意, Email 和 Website 處可空白。支持和反對意見均會在稍後顯示出來,只有人身攻擊語言會被過濾掉。歡迎參與發言。

(Visited 1,524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