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老師:編造馬克思疫情語錄反西方

昨天網上流傳一幅圖,在馬克思頭像下面有一段話:“當人類出現瘟疫大流行,資本主義就會暴露出種種弊端,從社會主義必然取代資本主義的趨勢來看,瘟疫也是資本主義的喪鐘。”並且還標出是馬克思1876年說的。好幾位朋友和家人知道我是專門研究馬克思文獻的,特別傳圖過來,並向我求證。我做了如下的回復:

我對此沒有印象,剛才又檢索了一下我電腦中的馬克思著述,也沒有發現這句話。根據我對馬克思當時思想狀況的了解,大致推測1876年的他已不太可能再說“趨勢”和“喪鐘”之類的話了,相反他倒是決定:“在英國目前的工業危機還沒有達到頂峰之前,我決不出版(《資本論》)第二卷”。

不料,今天中午,遠在加拿大的錢宏先生又來短信求證,但他發的圖上不僅有馬克思的頭像和那段話,更標出是在“馬克思全集第三卷232頁”。對此,不需要有任何猶豫就可以做出判斷了——這樣的捏造真是太離譜了!世界上並沒有單獨以“馬克思”為名出版的“全集”,他的著述總是與恩格斯合在一起出版的,中外都一樣;而曾經出了兩個版本的《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收入的是其1844-1846年的著作,舊版是《德意志意識形態》,新版開頭部分是《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對於這兩本書的內容,我是太熟悉了,其中怎麼可會有這樣的話呢?以下就是這兩個版本第三卷232頁的照片。

這件事也令我思考了一些問題。

每當世界出現普遍性危機,人們就想會起馬克思。以“馬克思主義”為建黨立國的理論基礎的中國是這樣,對其毀譽不一的西方也一樣。這是這位畢生致力於對現代社會進行深刻反思和批判的思想家當代影響的表徵。但是,馬克思不需要以這樣的方式彰顯其存在!這樣的做法,無論動機如何,只會敗壞他的聲譽!事實上,馬克思生前就對類似對其思想進行的闡釋、傳播和宣傳極其反感,保持着高度的警覺,在多種場合激憤地指出:“我播下的是龍種,收穫的是跳蚤!”“這樣做給我過多的榮譽,也給我過多的侮辱!”“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但遺憾的是,人們強調和發揮了他很多在其思想體系中並不重要或者需要還原為特定語境進行理解而不能無限演繹的話,但無視、迴避、抵制了他這些振聾發聵、語重心長的警示。

更令人嘆息的是,類似這樣無中生有的造謠之事,在現在的中國卻愈益普遍起來。特別是最近新冠肺炎疫情的泛濫,好像為在家閑着的人們創造了更容易製造這類謊言的條件和時間,每天遍布網絡、微信圈的信息,真假難辨,混淆是非。這是當代中國癥候的集中顯現。少有人認真思索:這個追逐着“中國夢”的國家,怎麼會出現這樣不堪的狀況?為什麼會發展到這樣非理性的地步?每天眾聲喧嘩胡扯淡,不應該深究一下這樣的問題嗎?

2020年4月2日

——原載網絡。原題:馬克思不需要以這樣的方式彰顯其當代存在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