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老师:编造马克思疫情语录反西方

昨天网上流传一幅图,在马克思头像下面有一段话:“当人类出现瘟疫大流行,资本主义就会暴露出种种弊端,从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的趋势来看,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并且还标出是马克思1876年说的。好几位朋友和家人知道我是专门研究马克思文献的,特别传图过来,并向我求证。我做了如下的回复:

我对此没有印象,刚才又检索了一下我电脑中的马克思著述,也没有发现这句话。根据我对马克思当时思想状况的了解,大致推测1876年的他已不太可能再说“趋势”和“丧钟”之类的话了,相反他倒是决定:“在英国目前的工业危机还没有达到顶峰之前,我决不出版(《资本论》)第二卷”。

不料,今天中午,远在加拿大的钱宏先生又来短信求证,但他发的图上不仅有马克思的头像和那段话,更标出是在“马克思全集第三卷232页”。对此,不需要有任何犹豫就可以做出判断了——这样的捏造真是太离谱了!世界上并没有单独以“马克思”为名出版的“全集”,他的著述总是与恩格斯合在一起出版的,中外都一样;而曾经出了两个版本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收入的是其1844-1846年的著作,旧版是《德意志意识形态》,新版开头部分是《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对于这两本书的内容,我是太熟悉了,其中怎么可会有这样的话呢?以下就是这两个版本第三卷232页的照片。

这件事也令我思考了一些问题。

每当世界出现普遍性危机,人们就想会起马克思。以“马克思主义”为建党立国的理论基础的中国是这样,对其毁誉不一的西方也一样。这是这位毕生致力于对现代社会进行深刻反思和批判的思想家当代影响的表征。但是,马克思不需要以这样的方式彰显其存在!这样的做法,无论动机如何,只会败坏他的声誉!事实上,马克思生前就对类似对其思想进行的阐释、传播和宣传极其反感,保持着高度的警觉,在多种场合激愤地指出:“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这样做给我过多的荣誉,也给我过多的侮辱!”“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但遗憾的是,人们强调和发挥了他很多在其思想体系中并不重要或者需要还原为特定语境进行理解而不能无限演绎的话,但无视、回避、抵制了他这些振聋发聩、语重心长的警示。

更令人叹息的是,类似这样无中生有的造谣之事,在现在的中国却愈益普遍起来。特别是最近新冠肺炎疫情的泛滥,好像为在家闲着的人们创造了更容易制造这类谎言的条件和时间,每天遍布网络、微信圈的信息,真假难辨,混淆是非。这是当代中国症候的集中显现。少有人认真思索:这个追逐着“中国梦”的国家,怎么会出现这样不堪的状况?为什么会发展到这样非理性的地步?每天众声喧哗胡扯淡,不应该深究一下这样的问题吗?

2020年4月2日

——原载网络。原題:马克思不需要以这样的方式彰显其当代存在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