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智官:敲鑼女和八千萬冤魂

這次傷亡慘重的武漢大疫最發人深省的是李麗娜敲鑼救母。鍾南山、金庸為代表的受害者遺屬們的主動忘卻難咎其責,敲鑼女為了向黨表忠心竟無情地反噬施與她援手的人。這些都儆示我們,被共產黨迫害致死的八千萬冤魂的冤情還沒清算,八千萬冤魂的正義還沒伸張,這是整個民族的創傷巨痛,不能因他們不肖子孫的忘卻而輕棄。

Read more

曹長青:從魏京生到劉曉波

被中共圍剿的美國務卿蓬佩奧最近在費城研討會上向全場讚譽魏京生。魏京生當年敢挑戰鄧小平,智慧指出“在工業農業國防科技4領域之外中國還需民主化(第5個現代化)。中國的發展全部被他說中,沒有民主的現代化,就是吃人用刀叉了。魏京生前後被判29年,從未低頭屈服,始終堅定反共。看到美國務卿對魏京生的評價,想起當年我寫的這篇比較文章,轉刊這裡供讀者思考。

Read more

曹長青:現代世界與天安門屠殺

六四周年反思89民運,那場運動的失敗不是必然的,如一開始就對中共本質有清晰認知,不是體制內改革,而是推翻它,以當時全國民眾的聲勢陣勢,結束共產黨不是沒可能!今天更要認清:我們不僅有敵人,而且面臨一個邪惡程度遠超所有人想像的敵人。認知的正確與否,是成敗的全部前提!

Read more

曹長青:習近平的遺產是瘟疫

武漢病毒如是意外泄出,那麼之前安徽和北京的實驗室都有外泄發生,怎麼沒造成今天這樣大災難?因那些外泄都是發現了就立即通告、封鎖、救治,星星之火很快被撲滅。而這次病毒所以蔓延世界,因習近平1月7日做出指示隱瞞。現在習最怕世人提到這個“指示”。

Read more

喻智官:知識分子從未像現在這樣墮落

王蒙、莫言、葉辛、賈平凹、劉震雲、韓少功、張煒、蘇童、池莉等,這些大腕作家交出的作業,幼稚的就像小學生向老師表決心。可見,作家一旦失去骨氣,他的文字失去了靈氣;一旦失去了正義感,他的文字就失去了美感。若說方方的日記是從血管里流出來的血,他們無關痛癢的幫閑話就是從水龍頭裡流出的水。

Read more

德國之聲專訪《圖片報》主編:“想證明中國的事情難於上青天”

德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之一《圖片報》(BILD)主編批評中國政府隱瞞疫情造成全球蔓延,中共駐德大使館反駁,該主編隨後發表致習近平公開信、並做視頻配中文字幕。之後《德國之聲》記者採訪這位主編,但其問話口氣好像是中宣部,並用中共使館的話替北京辯解;由此更可見《德國之聲》是誰的聲音?

Read more

喻智官:《方方日記》之辯

作家方方:我獲知的信息雖為災情的極小部分,卻足讓我感受災民的慘狀,忍不住就事論事直言評述:人不傳人,可控可防’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無限辛酸;那些瀆職者,一個也不寬恕,一個也不放過;我非常想提醒一下我的湖北同行,以後你們多半會被要求寫頌文頌詩,但請你們在下筆時,思考幾秒,你們要歌頌的對象應該是誰。

Read more

無中生有的造謠之事,在中國愈益普遍起來。特別最近疫情泛濫,好像為在家閑着的人們創造了更容易製造這類謊言的條件和時間,每天遍布網絡、微信圈的信息,真假難辨,混淆是非。這是當代中國癥候的集中顯現。

Read more

曹長青:中國病毒源頭何在

今天的中國疫情更凸顯制度、文化、人這三位一體扼殺生命、泯滅人性的鏈條。怎麼解決這個惡性循環?當然,根本在於文化,只有新的文化、人性的文化,才可能塑造出看重生命、尊嚴、自由價值的新人。但要有這種文化,前提是結束黨天下,因為極權制度是黨文化的保護傘。制度不改變,黨文化的獨尊地位不可能撼動,而文化土壤不改變,就不會有新人。所以改變制度不僅是當務之急,更是一切改變的前提。

Read more

喻智官:“中國病毒”有治嗎?

這次大疫也是改變中國的一個契機,如能夠換來巨變,那麼罹難的災民就沒有白白犧牲,中共的罪孽也將得到清算,同時散布世界各地的“中國病毒”也就隨之滅除。如若不然,非但“中國病毒”將繼續在世界擴散,中國難免還會遭受一個又一個“新型”病毒的劫難。

Read more

徐山皕:中國繞不過資本主義這條路

【曹長青按:武漢學者徐山皕老先生(80多歲)這篇文章,在國內難以發表,因該文高聲倡導中國走資本主義,並對毛澤東們公私合營並進而黨天下(霸佔壟斷經濟)有批評。我推薦給海外的反共網刊,也沒有被接受,可能是認為不夠反共。我覺得徐山皕先生探討了一個重要的問題,中國無法迴避資本主義這條路;並對晚清以來的中國民族資產階級的演變等做了簡練清晰的評介,值得一讀。】

Read more

曹長青:習近平妻女願意他成為屠夫嗎?

習近平政權很可能採取“拖”的戰術,進行宣傳恐嚇戰,通過控制內地網絡,在窒息一切支持港人聲音的同時,保留那些對香港人喊打喊殺的文宣、網民帖子;同時軍事演習,軍車進港等等,構成恐怖氛圍,達到其目的。

如果中共戰略是恐嚇,那麼所有人,從台灣到海外,就應最大力量地支持香港人民,給他們打氣,鼓舞士氣,而不是隨着北京的調子渲染鎮壓什麼的。如果香港人民被嚇住,都不出門上街抗議了,是絕對安全了,但能獲得什麼?只有香港人民不被嚇住,堅持抗爭,就起碼可能贏得有限的勝利,為未來的更大勝利建立基礎。

Read more

曹長青:現代世界與天安門屠殺

93年前的1926年,段祺瑞政府殺害了兩個學生,魯迅先生寫了《紀念劉和珍君》,憤怒到認為,簡直不是活在人間。但起碼,事後段祺瑞跪在劉和珍遺體前道歉。而當今中共政權,殺了千百個無辜學生市民,不僅沒有一個字道歉贖罪,反而抹殺血寫的歷史,既不承認、更完全不允許悼念。政府倒退到不如百年前!何等悲哀的中國!

Read more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