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智官:敲锣女和八千万冤魂

这次伤亡惨重的武汉大疫最发人深省的是李丽娜敲锣救母。钟南山、金庸为代表的受害者遗属们的主动忘却难咎其责,敲锣女为了向党表忠心竟无情地反噬施与她援手的人。这些都儆示我们,被共产党迫害致死的八千万冤魂的冤情还没清算,八千万冤魂的正义还没伸张,这是整个民族的创伤巨痛,不能因他们不肖子孙的忘却而轻弃。

Read more

曹长青:从魏京生到刘晓波

被中共围剿的美国务卿蓬佩奥最近在费城研讨会上向全场赞誉魏京生。魏京生当年敢挑战邓小平,智慧指出“在工业农业国防科技4领域之外中国还需民主化(第5个现代化)。中国的发展全部被他说中,没有民主的现代化,就是吃人用刀叉了。魏京生前后被判29年,从未低头屈服,始终坚定反共。看到美国务卿对魏京生的评价,想起当年我写的这篇比较文章,转刊这里供读者思考。

Read more

曹长青:现代世界与天安门屠杀

六四周年反思89民运,那场运动的失败不是必然的,如一开始就对中共本质有清晰认知,不是体制内改革,而是推翻它,以当时全国民众的声势阵势,结束共产党不是没可能!今天更要认清:我们不仅有敌人,而且面临一个邪恶程度远超所有人想像的敌人。认知的正确与否,是成败的全部前提!

Read more

曹长青:习近平的遗产是瘟疫

武汉病毒如是意外泄出,那么之前安徽和北京的实验室都有外泄发生,怎么没造成今天这样大灾难?因那些外泄都是发现了就立即通告、封锁、救治,星星之火很快被扑灭。而这次病毒所以蔓延世界,因习近平1月7日做出指示隐瞒。现在习最怕世人提到这个“指示”。

Read more

喻智官:知识分子从未像现在这样堕落

王蒙、莫言、叶辛、贾平凹、刘震云、韩少功、张炜、苏童、池莉等,这些大腕作家交出的作业,幼稚的就像小学生向老师表决心。可见,作家一旦失去骨气,他的文字失去了灵气;一旦失去了正义感,他的文字就失去了美感。若说方方的日记是从血管里流出来的血,他们无关痛痒的帮闲话就是从水龙头里流出的水。

Read more

德国之声专访《图片报》主编:“想证明中国的事情难于上青天”

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图片报》(BILD)主编批评中国政府隐瞒疫情造成全球蔓延,中共驻德大使馆反驳,该主编随后发表致习近平公开信、并做视频配中文字幕。之后《德国之声》记者采访这位主编,但其问话口气好像是中宣部,并用中共使馆的话替北京辩解;由此更可见《德国之声》是谁的声音?

Read more

喻智官:《方方日记》之辩

作家方方:我获知的信息虽为灾情的极小部分,却足让我感受灾民的惨状,忍不住就事论事直言评述:人不传人,可控可防’这八个字,变成了一城血泪,无限辛酸;那些渎职者,一个也不宽恕,一个也不放过;我非常想提醒一下我的湖北同行,以后你们多半会被要求写颂文颂诗,但请你们在下笔时,思考几秒,你们要歌颂的对象应该是谁。

Read more

无中生有的造谣之事,在中国愈益普遍起来。特别最近疫情泛滥,好像为在家闲着的人们创造了更容易制造这类谎言的条件和时间,每天遍布网络、微信圈的信息,真假难辨,混淆是非。这是当代中国症候的集中显现。

Read more

曹长青:中国病毒源头何在

今天的中国疫情更凸显制度、文化、人这三位一体扼杀生命、泯灭人性的链条。怎么解决这个恶性循环?当然,根本在于文化,只有新的文化、人性的文化,才可能塑造出看重生命、尊严、自由价值的新人。但要有这种文化,前提是结束党天下,因为极权制度是党文化的保护伞。制度不改变,党文化的独尊地位不可能撼动,而文化土壤不改变,就不会有新人。所以改变制度不仅是当务之急,更是一切改变的前提。

Read more

喻智官:“中国病毒”有治吗?

这次大疫也是改变中国的一个契机,如能够换来巨变,那么罹难的灾民就没有白白牺牲,中共的罪孽也将得到清算,同时散布世界各地的“中国病毒”也就随之灭除。如若不然,非但“中国病毒”将继续在世界扩散,中国难免还会遭受一个又一个“新型”病毒的劫难。

Read more

徐山皕:中国绕不过资本主义这条路

【曹长青按:武汉学者徐山皕老先生(80多岁)这篇文章,在国内难以发表,因该文高声倡导中国走资本主义,并对毛泽东们公私合营并进而党天下(霸占垄断经济)有批评。我推荐给海外的反共网刊,也没有被接受,可能是认为不够反共。我觉得徐山皕先生探讨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中国无法回避资本主义这条路;并对晚清以来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演变等做了简练清晰的评介,值得一读。】

Read more

曹长青:习近平妻女愿意他成为屠夫吗?

习近平政权很可能采取“拖”的战术,进行宣传恐吓战,通过控制内地网络,在窒息一切支持港人声音的同时,保留那些对香港人喊打喊杀的文宣、网民帖子;同时军事演习,军车进港等等,构成恐怖氛围,达到其目的。

如果中共战略是恐吓,那么所有人,从台湾到海外,就应最大力量地支持香港人民,给他们打气,鼓舞士气,而不是随着北京的调子渲染镇压什么的。如果香港人民被吓住,都不出门上街抗议了,是绝对安全了,但能获得什么?只有香港人民不被吓住,坚持抗争,就起码可能赢得有限的胜利,为未来的更大胜利建立基础。

Read more

曹长青:现代世界与天安门屠杀

93年前的1926年,段祺瑞政府杀害了两个学生,鲁迅先生写了《纪念刘和珍君》,愤怒到认为,简直不是活在人间。但起码,事后段祺瑞跪在刘和珍遗体前道歉。而当今中共政权,杀了千百个无辜学生市民,不仅没有一个字道歉赎罪,反而抹杀血写的历史,既不承认、更完全不允许悼念。政府倒退到不如百年前!何等悲哀的中国!

Read more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