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comments

  1. 就我所知,日本人,起碼一部分日本人,認為台灣就是台灣,而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20年前,一位日本在讀大學生對我說的。當時,我感到很震驚。

  2. 轉一篇“穆斯林路線圖”

      雅可夫先生有著名的關於“穆斯林路線圖”的論斷:

      1、他們首先宣稱自己是“和平的宗教”,通過經商、避難的方式零星遷徙到一個新地方,很低調,很和善,很遵紀守法——除了對吃某種食物有點神經過敏,除了干涉婚姻自由之外(不過我們總是想,哎,不吃什麼食物是他們自己的事情,內婚雖然很討厭,但不跟他們接觸不就行了嘛)——誰能拒絕這麼一群可憐巴巴的外來人呢?於是,他們站住了腳。

      2、既然站住了腳,那麼第二步就是形成社區了。這個進程會持續幾十年,他們的繁殖速度異常迅速,幾十年之後人們會發現,周圍已經到處是“他們”。“他們”遊走於我們的開放社會中,而“我們”卻對“他們”的圈子針插不進——除非“我們”也皈依了“他們”。

      3、第三步,你會發現身邊的暴力和犯罪現象突然增加,就象1995年前後人們驚訝地發現周圍突然到處是某族小偷一樣。即便是犯罪,也是在不斷地發展:1995年我抓住第一個某族小偷,在把他扭送派出所時他用刀片自殘了;2000你年我抓住第二個某族小偷,立刻圍上來幾個人跟我對峙,儘管我沒能把他扭送派出所,但他們也沒敢對我暴力相向;而現在,據說這些傢伙已經動不動就砍人了。

      4、第四步,犯罪行為會升級到群體性暴力,“他們”十分善於結為一體對付單個的“我們”,侵佔財產,強佔耕地,讓“我們”生活在威脅的陰影中。

      5、第五步,群體性暴力會變得越來越頻繁,無處不在,無時不在,動不動就出動幾十、幾百毆打、騷擾“我們”。在這種情形下,“我們”面臨選擇:如果有可去的地方,“我們”就得背井離鄉;如果沒有可去的地方,“我們”要麼繼續在驚恐中度日,要麼不如皈依“他們”,以免遭迫害。

      6、OK,至此,某個特定地域的綠化已經接近完成,其標誌是,“他們”佔了局部人口的簡單多數,或者是相對多數(即成為多民族中最大的族群)。這時,“他們”就要鬧獨立、鬧分裂了,“他們”鬧獨立時既有“溫和派”(文的),也有“激進派”(武的),還有“犯罪派”(無間道)。你興兵圍剿,“溫和派”就來宣揚和平;你罷兵休戰,“激進派”就來殺人防火;而“無間道”是不管文武,片刻不歇。

      7、此時的“我們”面臨兩種選擇:要麼,屈膝投降,看着那塊地方分裂出去,眼睜睜地看着留在那裡的“我們”的同胞被迫害、被驅趕、被屠殺、被同化(無論在車臣還是科索沃,當“他們”控制了該地之後立即都對當地其他民族實行了搶劫、屠殺、迫害和清洗);要麼,奮起反抗。

      8、同意他們分裂出去就能乞求來和平嗎?就能結束這綠化步驟嗎?誰要相信這個,那他的智商不會高於60。這個分裂過程永遠不會停止,過段時間你就會發現,現在的進程重新進入了“步驟一”,或者“步驟二”,只不過換了個地方……

Leave a Reply